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老处女

第四百四十八章 老处女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祝可贞现在究竟有几岁,唐宾没有办法判断。

现代女性,只要是保养好的气质佳的也不偷懒的,外人根本不能从其面貌上看出岁月留下的痕迹。最近不还在网上盛传某某女星六十高龄装嫩扮演十六岁少女吗,六十跟十六,相差何其之大!

甚至还有更夸张的,不老女神潘迎紫,现在已经七十古来稀,但听说面容还犹如二八年华,脸上居然连一丝皱纹都没有,简直就是妖怪的化身。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祝可贞外表的年龄,顶多也就能看个三十出头,肤白面嫩,光艳逼人,甚至有种说不上来的娇媚,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处处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风韵,跟年老色衰这四个字肯定是扯不上边的。

唐宾走到祝熟女的面前蹲下,视线落在她一只白嫩细腻的玉足上面,五根脚趾微微上翘,趾甲上透着淡淡的粉红色泽,颇有珠圆玉润的味道;再加上那双**上光滑溜溜的,什么都没有穿,连细毛都不见一根,滑腻如酥,白皙透亮,活色生香的展现在唐大官人面前;两腿从膝盖处并拢在前端形成一条直线,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再往上就被一片天蓝色的衣角遮住,无法再直视。

唐大色狼看的眼泛绿光,暗暗吞了口唾沫,心里面像是有猫爪似的丝丝瘙痒,七上八下。

面前这女人可是跟谢竹芸同辈,而且她还口口声声称是自己的小姨。面对如此诱惑的小姨,唐大官人却止不住的心猿意马,一种男人的本能**在缓缓升腾,脑海里忍不住在想,如果把那衣摆轻轻撩开一些,那会是怎样的光景……

“该死的,我在想什么?这位可是姑姑的闺蜜!”

正在这时候,唐宾骤然醒过神来,立马收摄荡漾的心神,一瞬间脑门上都隐隐冒出一层细汗,太卑鄙了,太无耻了,太没有下限了,居然对姑姑的朋友也会产生这样的想法,简直不可饶恕,他暗暗的想到这些,恨不得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他抬头看了看祝可贞的脸部表情,见到她正好也在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上面透着一抹莫测高深的笑。

唐宾顿时脸上微微一红,知道刚才自己的表情全都落入了她的眼中,一时间止不住汗颜,赶紧低头不敢再看她,表情就像做错了事情被老师发现的小学生。

“那……,我开始了,你,别乱动!”唐宾拿起朱红色趾甲油的小瓶子,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开始小心翼翼的就着脚趾涂了起来。

近距离观看,祝可贞的脚趾甲剪的非常平整,估计是刚刚修过,上面晶莹透亮,如一片片羊脂美玉,又像是盛开的樱花,上面没有丝毫生硬的纹理,非常美丽,极其诱人。

一根脚趾涂的差不多,唐宾还轻轻在上面吹了吹,这是上次给叶雁涂的时候她教的,这个动作让祝熟女异常享受,五根趾头不由撵动了几下,脸上的笑意也更浓了,等到唐宾抬手去涂第二根脚趾的时候,祝可贞忽然开口问道:“小宾宾,你可不可以告诉小姨,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

“啊?”

唐宾已经抬到半空的手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干嘛问这种问题,女朋友……,还能有几个的吗?”

祝可贞伸出一根纤细的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还不肯承认呢,我刚才可都听到了,快跟我说说,我又不告诉别人!”

在她一俯身的刹那,唐宾的眼神透过咧开的衣襟,看到了里面无限柔美的风光,两只沉甸甸的玉兔,像是要跳出来一样,或者像是要跳进他的心里去。

“好大,最起码也有d!”

唐宾暗暗估算了一下,赶紧又挪开了视线,嘴里支支吾吾的说道:“也就……一,两个!”

祝可贞追问:“究竟是一个,还是两个?”

“吧嗒!”

突然,趾甲油的瓶盖一下从唐宾的手里滑落,先是掉在了祝可贞的脚背上,在上面弹了一下留下一抹朱红,然后才掉到玻璃矮几上滚了两圈。

原来是祝可贞在追问的时候身子再度往前倾了一下,同时那两条并拢的腿也分开了开来,而唐宾蹲在她的面前,正好将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小巧而透着肉色的半透明,依稀可见里面透出隐隐的黑色。

可惜,只是惊鸿一瞥!

祝淑女一惊之下马上将两腿再次合了起来,她也没想到居然会不小心走了光,脸上微微浮起一片红云;不过熟女就是熟女,完全把唐大官人当成了无害公物眼眸翻了翻说道:“瞧你,一大小伙子,胆子这么小,就问你一个问题而已,至于慌张成这样吗?不会还是个小处男吧?”

尽管早就不是处男,但唐大官人听到这么一句调侃还是微微脸红了一下,这个小姨实在太撩人了,还是少惹为妙,他手忙脚乱的捡起瓶盖,一边去拿餐巾纸给她擦掉脚背上的朱红,只是趾甲油这东西沾上了就很难擦掉,吭哧吭哧擦了半天却是越擦越大,越擦越红。

“好了,小处男,你再这么擦下去,小姨的整个脚背都要被你弄肿了!”祝可贞咯咯咯笑着说道,看到如此表现的唐宾,心里更加认定他是个小处男,要不然能紧张成这样?

“汗!”

唐宾无语了,居然被误认为是小处男,心里暗想处男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至于如此表现那还不是因为身份关系,两人并不熟悉,却又无端端变成了小姨,言语间还尽是挑逗,要是换个人何至于这样。

正在这时,浴室门打开,谢竹芸携带着一身水汽从里面出来,一头如瀑黑发湿漉漉披在肩头,大概洗的是热水澡,脸颊有些红,皮肤也红润润的,身上仅仅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大概是没想到唐宾会这么快赶到,洗澡的时候都没带衣服。

她一出来就听到祝可贞说的话,看了看脸色尴尬的唐宾,不由笑骂道:“祝腐女,你怎么可以大庭广众调戏我们家小宾宾,还要不要脸的了?”

祝可贞针锋相对,笑着道:“那也总比某些人衣服都不穿就跑出来见人强吧,这里可还有男同胞呢,你怎么不索性去裸奔得了?”

“哎呀!”

一个白色的枕头重重砸在祝熟女的脑袋上,熟女搁在玻璃矮几上一条美腿顿时一滑,啪的一声踹在唐宾的下颚上。

“咯咯咯……,小宾宾,我可不是故意的,要怪只能怪你姑姑!”祝可贞放肆的笑了起来,前俯后仰如花枝乱颤。

无妄之灾啊!

唐大官人看看祝熟女,再看看谢竹芸,站起身来远远的躲开。

熟女凶猛,生人勿近!

谢竹芸再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穿了一件白色的蝙蝠衫,下身是黑色紧身短裤,她似乎对白色有种偏执的喜好,穿的衣服基本上都以白色为主。

她朝唐宾招了招手:“小宾,跟我走!”

“噢!”

唐大官人从床沿边站起来,乖乖跟在谢竹芸的后面,两人是要去见隔壁的房间见谢大鹏,他今晚就住在那里。

早知道,刚才就直接去隔壁好了,哪里需要跑来这里被祝熟女调戏!

“小处男,小姨还有几个脚指甲没涂呢,一会记得过来帮忙啊!”祝可贞趴在床上,笑着向唐宾摆手。

“……,我不是处男,不过听说小姨你还是个处女,所以以后还是不要再叫我小处男了!”出门的瞬间,唐宾回头这样对祝熟女小声说道,祝熟女还是处女的事情,当然是谢竹芸偷偷告诉他的。

什么?

祝可贞瞬间脑门充血,然后张口大叫——

“谢竹芸,你这个叛徒,你还不是跟我一样,是个老处女!!!”

唐宾看到前面脚步轻盈的谢竹芸忽然像是脚软了一下,连忙伸手在旁边的墙壁上扶了一把,这才没有摔倒,回头看了眼唐宾:“小宾,那腐女的话,你不会相信的吧?”

唐宾怔怔的点了点头,又摇摇头:“那……,姑父不会是张市长吧?”

谢竹芸闻言却是一愣,眼神变的无精打采:“好吧,你小子女人多,姑姑也骗不了你,处女怎么了,处女又不犯法!哎,那张真张大市长,刚才被你爷爷赶走了,估计你想找个姑父还得再等几年。”

“这样的啊?”唐宾若有所思,道:“那你现在算不算失恋,要不等会我陪你喝几杯?听说失恋不喝酒,就好像上完厕所不擦屁股一样遗憾。”

“哪听来的歪理,上完厕所不擦屁股……,呵呵,好,那等会跟你爷爷说完话,咱们就去喝酒。不过我那也不叫失恋,还没开始呢就结束了,想起来就叫人郁闷!”

谢大鹏的房间就在隔壁,两人敲了敲门,谢老爷子马上过来开门,估计本来就等在那里。

“爷爷!”

唐宾恭恭敬敬叫了一声,虽然感觉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谢大鹏脸上笑意很浓,看见孙子就好像见到稀世珍宝一样,几人进房坐定,谢大鹏也没说什么废话,开口就道:“小宾,爷爷这次过来匆忙,不能在江州久留,明天一早就会返回京城,所以这么晚还叫你过来,就是有几句话要跟你说说。”

唐宾笑道:“我反正几天不睡都没关系,爷爷你难得来一回,咱们爷俩说说话也难得。”

谢大鹏拍了拍唐宾的肩膀:“好,好,的确是难得,上次相聚太过匆忙,但这一次爷爷也是来去匆匆,哎!”

说到这里,谢大鹏朝谢竹芸点点了手指道:“小芸,我好像看到冰箱里有几瓶酒,去拿过来,老子今天高兴,咱爷孙一起喝两杯。”

谢竹芸笑了笑道:“这房间的几瓶酒哪够你们喝啊,我可记得小宾的酒量也不差,这样,我打电话让酒店里送一箱白的上来,小宾,你晚上也就住这好了。”

唐宾点头道:“好的,那我先打个电话。”

不一会,服务员送来一箱五十二度精品五粮液。

几个人围着茶几小斟,就连谢竹芸也陪着喝上了,几杯下肚,谢大鹏打开了话匣:“小宾,你一直流落在外,对咱们谢家了解可能不多,过几天让你姑姑带去祖屋看看,也顺便了解一下你父母的情况,今天我就不多说了。如今我们谢家面临最大的困境就是……”</dd>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 我和小姨的故事》《 年轻的嫂子》《 妻子的婚外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