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身世之谜

第四百四十九章 身世之谜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酒逢知己千杯少,何况是失散多年的至亲重逢,祖孙三代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自然是无酒不欢。

唐宾的酒量是从卖酒中练出来的,不过比起当年,最近一年来喝的就少了,按照道理酒量应该会或多或少稍微走点下坡,但反过来另一方面他现在的肉身比过去不知强悍多少倍,内力也突破一元圆满,对酒精的抵抗力自然也有提升,姑不论那山寨版的六脉神剑是不是可以像段誉那般作弊,但比起以前来酒量应该有增无减。

谢老爷子就不用说了,豪迈的武人就鲜少有不会喝酒的。

谢老爷子的兴致无疑很高,那是杯来酒干,基本上和唐宾算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至于谢竹芸就弱了不少,一是她一个女人家对喝酒终究不热衷,何况喝的还是白酒,味道实在不合口味,两杯下肚之后,脸上便出现了红云。

谢大鹏一边喝酒,一边给唐宾讲谢家的根源和目前遇到的麻烦,谈起从前谢家一族的兴盛,忍不住激昂勃发;但是再讲到近年来谢氏渐走下坡,甚至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又满腹悲呛,透着英雄迟暮的哀伤。

至此,唐宾终于明白自己的身世来源——

父亲名为谢竹罡,是八部天龙迦楼罗中一员,按武力只在谢老爷子之下,曾建过赫赫战功,颇受天龙卫拥护,其身世就不必多说;母亲也姓谢,叫谢舒,这当然不是因为巧合,而是因为谢舒实为谢老爷子无意中在一处破庙门口捡来的孤女,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一名被丢弃在破庙门口的女婴,想要找回亲生父母那是极其渺茫的事情,所以谢老爷子以自己的姓氏取名谢舒。

谢竹罡和谢舒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类型,长大后结为夫妇也成为一时佳话。

而唐宾却是在国外出生。

据老爷子的口称,当初唐宾的父母因为一个任务,长时间在国外潜伏,偶尔才会送一些消息回来,那时候谢老爷子已经得知谢舒身怀六甲,只是因为任务需要,也就一直呆在外面没有回国,直到国内连续三个月以上没有再收到他们的消息,这才预感到出事,但谢老爷子带领天龙卫去寻找的时候,却早已鸿飞冥冥,潜伏在外的人员一个都没找到,一直到如今。

唐奇曾经是谢家的官家,其一身武功也相当不俗,一直在外面照顾唐宾的父母,如今唐宾能活生生站在这里,也全靠唐奇,只是如今唐奇去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这让谢家人毫无办法,无从追查当年事宜。

另外,唐宾也听说了谢家的根源,却居然是传承于北宋年间的武林世家,谢家族谱上曾经出现过雄霸一时的江湖豪杰,也有过官拜三品的大内侍卫总管,一套青虹掠影经过无数先辈的改良,到后来发展成为冠绝武林,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绝世轻功,据说比起少林七十二绝技一苇渡江有过之而无不及,修炼到最高层甚至可以凌空虚度,破碎虚空……,当然这听起来有点夸张,甚至谢大鹏自己说的时候也不禁莞尔,因为从古至今,谢家人就从来没一位可以修炼到第十二层的,最高也就是明朝时期有一位先辈练到了第八重,估计后面几重都只在理论和幻想层面,不能当真。

唐宾一边跟谢老爷子对饮,一边饶有兴致的听着这些轶闻,权当听武侠,毕竟这些事情太过玄虚,而且都过去了几百年,往事已不可考,听着就有些不真实;不过说到百年前建立八部天龙开始,却有证可查,如今天龙卫依然存在,只是说起这些,唐宾也逐渐了解八部天龙存在的意义,可以说这是属于国家的一支秘密部队,专门处理威胁国家存在的危机,是一个特殊的人群,但却以家族、门派、势力为划分单位,这就像是一个存在至今的江湖,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明争暗斗,但又效忠于国家,是一个隐藏在暗处的世界,光明和黑暗并存,又有着极高的权利。

唐宾听到这里,想到了以前的一个权利机构:锦衣卫!

但是八部天龙比锦衣卫更加神秘,更加复杂,可以说是凌驾于国家安全之上的特种部队。

而谢家现在面临着因为核心战力稀缺而导致的退位,在这方面,八部天龙完全就像是一个江湖,谁的势力强大,谁就做老大,谁就能享有更高的权利和地位,得到的资源也更多;谢家现在的主要战力就剩下了谢老爷子一个,并且年纪老迈,终究人力有时穷,独木难支,那么一旦退下八部众的神坛,名望和地位必定大不如前,资源也要被瓜分,甚至现在最重要的是,谢家的绝世武学,也要被抢夺。

上一次谢老爷子公开言明要退出八部天空排位战之后,现在已经有人觊觎这门武学,甚至厚颜无耻的找上门来,软硬皆施,妄想得到这门奇功。

所以,今天晚上谢老爷子让唐宾半夜还要过来一趟的原因,其真正用意就是让他尽快去谢家老宅,将青虹掠影领悟学会,然后将那处历代祖传之地封闭起来甚至直接毁掉,将来如有后人学习,则是只能通过言传身教。

断断续续听完这些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谢大鹏此刻老脸晕红,差不多已经酩酊大醉,后面说的几句话也含含糊糊,如果不是谢竹芸在边上时不时解释两句,唐宾根本就听不明白,看看时间不早,谢竹芸扶老父上床,然后拉着唐宾离开了房间。

“你怎么样,现在感觉醉了没有?”谢竹芸看看唐宾的脸,发现也有醉酒的迹象,毕竟他喝的也不少,甚至比老爷子更多。

“没……事,这点酒哪里能醉!”唐宾挥了挥手说道,但实际上此刻满脸通红,醉态可掬,只是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至少没有要吐的感觉。

“呵呵!还说回去陪我喝呢,结果自己已经醉了,好了,好了,我再去给你开个房间,你就在这里住下吧!”谢竹芸笑看着他,见他动作有些凌乱,甚至脚步都轻浮了不少,于是拉着他先到隔壁房间,看到熟女祝可贞已经睡着了,静静的趴在床上。

谢竹芸把唐宾扶到另一张床坐下,道:“你先在这等一会,我去帮你开房,乖乖别走开啊!”

唐宾却一把拉住她,半睁着眼睛嘟囔道:“说好要陪你喝酒的,失恋不喝酒怎么行,喝,我还要喝!”

谢竹芸暗暗摇头,这小子居然还记得这件事:“行了,下次再喝。”

她说完拿起手包到楼下去给他开房。

只是唐宾这边大声嚷嚷着要喝酒什么的,结果就把祝可贞给吵醒了。

她睡眼迷蒙的爬起来,看见唐宾一脚高一脚低的在桌子上乱摸,一边胡乱得不断说着:“喝酒,我还没醉,继续喝……”

祝可贞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到唐宾先是摸到了一个玻璃杯子,眯着眼睛摇了摇,举起空杯子就往嘴里倒,可那是空杯啊,当然不可能有酒了:“酒呢,我的酒呢?”

那里刚好放着一个托盘的玻璃杯,足足四个,唐大官人喝完这个,再喝那个,把四个空杯子全都喝了一遍,最后很不满意的扔在一边,继续朝旁边的酒柜摸索。

看到这个样子的唐宾,祝可贞顿时来了兴致,睡意也消失了,光着脚丫从床上跳下来,噔噔噔的跑过去左看右看,这会儿看见他拿着一瓶没开盖子的矿泉水对着嘴狂倒,顿时笑的打跌,伸手去抓他的矿泉水瓶,却不料被唐大官人一把推开,眯着眼睛盯了她半饷,胡乱的说道:“走开,走开,你……是谁啊,怎么在我的房间里?”

祝可贞笑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晃,笑嘻嘻的说道:“这是我的房间,你不记得了,我是你姑姑?”

姑姑?

唐宾这时候越发醉了,白酒的酒劲上涌,脑袋也开始嗡嗡的,他摇头晃脑的看了一阵,说道:“哦,姑姑,咱们说好要喝酒的,可是酒到哪里去了,酒呢,没酒怎么喝……,嗯,你等着,我出去买酒去!”

他拍了拍脑袋,这时候才想起去买酒,然后开始在自己身上乱摸,摸了前面摸后面。

祝可贞满脸奇怪,忍着笑问道:“小宾宾,你在摸什么呀?”

唐大官人把所有的口袋都摸了个遍,含糊道:“我摸钱包啊,诶,我的钱包去哪里了,我钱包呢……,没钱去哪里买酒啊,奇怪了,我记得我带钱包了的……,哦,找到了,原来在这里!”

唐宾刚刚意识到钱包丢了,居然一瞬间神智清醒了一些,然后在床上看到了自己的钱包,估计是刚刚被谢竹芸扶着倒在床上时掉出来的,这也算是唐大官人对钱敏感的表现吧!

祝可贞拉了他坐下,道:“不用去买了,酒冰箱里有啊,姑姑拿给你,不过你得先叫我一声姑姑!”

唐宾翻了翻白眼道:“你是我姑姑,我,叫你一声姑姑你有什么好高兴的,真是奇怪。”

然后,几分钟之后,谢竹芸开好房间进门的时候,居然发现唐宾和祝可贞两个人围着那张矮茶几又喝上了,唐宾一屁股坐在地上,咕咚咕咚对着一瓶啤酒狂饮。

“这……,什么情况?”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年轻的嫂子》《 轻微疯狂 》《 荒村野性》《 老婆出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