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风云际会(五千大章求月票)

第四百四十四章 风云际会(五千大章求月票)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放肆!”

郑军毕竟是公安局长,眼睁睁看着副局长被暴力攻击如果还不出声阻止的话,那他这个局长也不用当了,于是站了出来,“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公安局,容不得你在这里撒野,还不把贾副局长放开。”

谢竹芸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质问贾远宏,而且时不时的踢一脚。

郑军呆不下去了,吼一声就要亲自冲上去,可是“哗啦啦”一阵响,十几把冲锋枪对准了他,吓的他冷汗一瞬间冒了出来,可是身为公安局长,就这么被吓住实在丢人,估计事后尚书记还是要跟自己算账,郑军咬了咬牙,对着自己的手下喝道:“兄弟们,他们是军人,我们是警察,难道我们警察对上他们军人的时候就认怂了吗?难道任由他们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我们都不敢反抗一下?我们是男人,我们有血性,我们不是懦夫……呃……”

郑军说到后面声音一顿,然后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谢竹芸轻轻吐了口气:“真是聒噪!”

原来正是她一手刀把郑军给砍晕了。

这下子尚永豪又不淡定了,怒容喝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不管你是谁,众目睽睽之下袭击警务人员,你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们,你们是军人,军人就应该有军人的样子,难道可以任由她在这里施加暴行却不出来阻止,你们还配称为军人吗?”

牛俊脸上不太好看,但是在谢竹芸和尚永豪两人之间,他自己选择了竹芸姐。

谢竹芸轻描淡写的说道:“他要杀我们,我只是打掉他几颗牙,不算过分吧?至于我是谁,你问他就知道了……”然后又将目光对准了贾远宏,此刻的他已经整张脸都肿起来,满脸都是血迹,“喂,我的证件呢?你难道真的以为是假证?”

贾远宏被打落两颗大牙,此刻说话都呜呜咽咽,从口袋里摸出一本证件,正是属于谢竹芸的那本。

正在这个时候,警局门口又停下一辆车,一个男人性急火燎的赶了过来,却被门口把守的军人拦住,此人正是姗姗来迟的张真张大市长。

张真得到消息的时候有点晚了,还是他的秘书电话里通知他的。

贾远宏和郑军都有私心,不想把事情闹大,自然不肯向上面汇报,要不然出了问题谁也背不起这个责任,最好的办法就是内部消化,将事情办成铁案,到时候就算追究起来也时过境迁,有了缓冲的余地。

所以张真并不知道事情的起源正是来自于谢竹芸,而谢竹芸现在背对着他,他也就没有注意到,倒是看到了尚永豪,于是开口喊道:“尚书记,尚书记,我是张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真?

张真的到来,让谢竹芸情绪稍稍波动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了平静,将那本证件塞回手包;与此同时,祝可贞和唐宾也是脸上微微变化,两人都认识张真,知道他和谢竹芸有一些不寻常的关系。

知道来的是江州市市长,大牛示意放行,张真急忙走了过来,首先看到一个熟人——祝可贞!

他脸上怔了一怔,然后又看到了谢竹芸的背影,特别是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芬芳,顿时更加惊诧:“竹芸,你怎么在这?”

谢竹芸回过头来,嫣然一笑:“张大市长,可不就是我么!”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听说有人在警局杀了警察,还重伤了好几个,到底哪个家伙干的,简直是无法无天,这是一种令人发指的行为,是在挑衅国家政府……,歹徒抓到了吗,这种穷凶极恶的极端份子,一定不能让他逍遥法外……,竹芸,呃,你手里拿把枪干什么,太危险了,赶紧放下,放下!”张真先是怒斥了一番,忽然看到谢竹芸手里的金枪,吓了一跳,生怕她不小心伤到了自己,赶紧让她放下。

唐宾和祝可贞神色怪异的看着张真。

谢竹芸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道:“张大市长,我就是你嘴里的那个极端份子,你现在要抓我吗?”

张真闻言顿时大惊:“你说什么?人是你杀的?这……为什么呀?”

谢竹芸摇了摇头道:“先听听这个家伙怎么说吧!”

她说着用枪口指了指贾远宏。

…………

…………

贾远宏因为大牙被打落了几颗,甚至门牙也缺了一瓣,说起话来有些漏风,说了一通结果没几个人听得明白,谢竹芸打断他:“行了行了,话都说不清楚,还当什么警察……小宾宾,你来说,这事你最清楚。”

她说着一把拉过唐宾,甚至勾肩搭背的神情很是亲昵。

张真看见不由皱了皱眉,他对唐宾似乎有点印象,但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此刻看到两人如此亲密的样子,心里暗暗有些不高兴。

唐宾点点头,于是从自己接到小号美眉的求救电话说起,将杨家绍如何入室企图强奸,如何被救,然后杨家绍跳楼自杀,一直到后来到了警局被人私下用刑,一直到现在这个时间,简单却又明了的说了一遍。

“你胡说,我儿子不可能跳楼自杀的。”尚文淑跳出来为儿子辩护,自杀这种事情,对于杨家绍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

唐宾挠了挠头,道:“好吧,是不是自杀我不清楚,反正跟我没关系,我只是去救人,但我没杀人。”

“除了你还有谁?小绍身上的伤就是你造成的。”

“还有,我儿子不可能做出强奸这种事,一定是你搞错了,说不准他们是你情我愿。”

“……”

一时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各执一词,到了后来激动的又要打起来。

尚永豪挥挥手阻止道:“好了,这件案子既然有疑惑,那就交给警方处理;但是你们公然在警局杀人,就算有天大的理由也是犯罪,不可能就这么不了了之,一定要有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不然我们将国家法律置于何地。”

谢竹芸哼了声道:“交给警方处理?说的好听,警局里都是些什么人,你也看到了,让他们处理能有好结果?尚书记,你是那杨家绍的舅舅,你死了外甥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将这个黑锅砸在我们家小宾宾头上,那就绝对不可能,那几个警察滥用私刑,在警局拿枪顶着我们家小宾宾的脑袋想杀人,我只杀了一个已经很仁慈了!”

尚永豪怒道:“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

张真插嘴道:“尚书记,我看这件事确实有些误会,我跟竹芸认识有些年了,她是京城谢氏集团的董事长,她的为人怎么样我很清楚,无端端的肯定是不会杀人的,更何况是杀警察;我们的警队之中,确实存有一些害群之马,私下对人用刑这是极其恶劣的行为,何况这并非是犯人,是救了人的英雄;何况还用枪威胁别人生命,那谢董事长情急之下开枪救人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要是尚书记脑袋上被人顶了一把枪,而我正好有机会可以打死匪徒救下你的话,我肯定也会出手的。”

“你??”

尚永豪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张真,“张市长,你跟她是旧相识,而且看来关系匪浅,自然是帮着她说话,但杀人就是杀人,这是没法辩驳的事实,我们现在争个头破血流也解决不了事情,还是要让司法介入才行。”

正这么说着,外面又是车声大作,警笛轰鸣,似乎一下来了不少警车。

听到这个声音后,满脸鲜血的贾远宏激动的跳了起来,挥着手大叫:“这里,这里,就是他们,就是他们冲击警局,这些全都是恐怖分子……”

贾远宏说话漏风,但是声音很大,那警车来了一排,整整十几辆,一下子涌出来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荷枪实弹,钢盔防弹衣样样俱全。

“特种警察?”

“谁让他们来的?”

“这不是捣乱吗?”

尚永豪和张真面面相觑,这形势真是急转直下,完全失控。

“别动!”

“不许动!!”

“放下武器投降!!!”

大牛那个憋屈啊,他可真没想到,自己来了两车人,结果人家一下拉出来整整十车,人数比自己还多了几倍,而且个个武装到了牙齿,自己这些人不够看了,他咧着牙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竹芸姐,可贞姐,这事麻烦了啊!”

在大批特种警察的武装威胁之下,大牛不得不选择妥协。

贾远宏看到军队吃瘪,这时候更加兴奋,看向谢竹芸和唐宾的眼神那是一个怨毒,在那里煽风点火:“快,快,制服他们,特别是那几个,是凶残的恐怖分子,刚才已经杀了好几个警察,不用姑息,直接就地击毙。”

虽然说话漏风,但是字面意思还是说清楚了,几名特种警察枪口瞄准了唐宾和谢竹芸等人。

张真着急了,马上跳了出来:“贾远宏,你胡说八道什么,这里什么时候有恐怖分子了?全都别开枪,听我说,我是江州市市长张真,这是一场误会,这些都是我们的同胞兄弟,是我们的军人兄弟,没有恐怖分子,你们全都住手,不许开枪,听明白没有?”

贾远宏心里怨恨,而且更多的是害怕,因为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已经彻底失去控制,他刚刚下的格杀令那谢竹芸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国安过来调查,要是查出自己的种种,差不多也是完蛋,这时候他有些浮躁了,有些想当然了。

什么叫天要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他抓起地上一把收缴的冲锋枪,直接对准了唐宾等人,呐喊道:“他们是恐怖分子,冲击警局,杀死警察,十恶不赦,张市长,你为了一个女人,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实在让人心寒……”

他呐喊着就要开枪。

唐宾全身真气环绕,挡在了谢竹芸的前面,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枪口。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颗子弹呼啸着从天空中射下,在空气中爆出一缕青烟——

“咻——”

“噗!”

贾远宏的脑袋一瞬间被子弹射穿,他不敢相信的张了张嘴,但是身体的意识在刹那间消失,轰隆一声倒在地上。

突然的变故把紧张对峙的特种警察都吓了一跳,赶紧追寻子弹的来源,而这个时候天空中才响起一片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渐渐的越来越近,待还有数百米距离时,一个空气的爆音划过,紧接着“铿锵”一声巨响,一个大大的盾牌从天而降,一半没入了坚硬的水泥地中,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天空中滚滚而来:“全都给我住手!!”

谢竹芸脸上一喜:“我爸来了。”

唐宾也喃喃了一句:“爷爷!”

然而听到两人这么说的张真却是瞬间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刚刚他还在为两人之间过分的亲密感到心里泛酸呢,不曾想到他们居然是……,是亲戚……,这个唐宾是竹芸的侄子?

如此一来,他刚刚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看向唐宾的眼神也充满了亲切。

只是竹芸的父亲,张真还真没见过,看这出场的气势,简直……匪夷所思,让人瞠目结舌!

两个呼吸的时间,直升机在众人脑袋上盘旋,一根绳索垂下来,随即一条身影如飞龙一般落下,轰的一声站在众人的中间,不是老爷子谢大鹏还有谁?继谢大鹏之后,还有另一道矫健的身影从绳索上滑下,那人身材高大,但动作快如灵猴,细看之下,却正是祝可贞的兄长,祝可壮。

“爸,你怎么来了?”谢竹芸赶紧迎了上去,看了看谢大鹏的腹部,“伤口还没好呢!”

“爷爷!”唐宾走过去。

谢大鹏看到谢竹芸和唐宾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道:“有人要杀我女儿和孙子,我这老头子能不来吗?”

然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贾远宏,摇了摇头似乎像在自言自语:“中国要安定团结,却总有这些跳梁小丑出来扰乱乾坤,唯恐天下不乱,真是杀不尽杀。”

这是在给贾远宏定性了。

与此同时,祝可贞也过去,先是喊了声谢叔,然后招呼她哥祝可壮,眉开眼笑的挽着他问道:“哥,你怎么也来了?”

祝可壮也学着谢大鹏的语调:“有人要杀我的宝贝妹妹,我这个做哥哥的还能安心呆在京城?”

大牛同样上前见礼:“谢将军,壮哥!”

谢大鹏朝大牛点了点头,然后眼睛在四周一群剑拔弩张的人群里扫了一眼,特别是那一批全身武装到了牙齿的特种警察,拧着眉头喝道:“还不收起武器,难道还想自相残杀不成?”

几名围在这边的特种警察面面相觑,他们搞不明白谢大鹏的身份,但是听到大牛叫他为谢将军,而边上的祝可壮却是穿着军装的,那肩章表明是货真价实的少将,犹豫了两秒钟后,一名领头的率先收起武器,同时也喝令其余人等后撤。

实际上,刚才贾远宏让他们对军队的人和唐宾等人开枪射击,他们也不会真这么干的,其中蹊跷太多,而且还有张市长出面阻止,明显不对头;原来他们也是收到贾远宏的电话求援,说有恐怖分子围攻公安局,说的事态非常严重,这才立即行动,匆匆赶来。

谢大鹏不无感慨的叹了口气:“国家政权里面,总有一些蛀虫在危害神器,一旦里面出了问题,影响深远啊!”

由此,他还想到了八部天龙里面的复杂情况,那情形比现在这般只多不少。

“行了,大家都回吧!”谢大鹏挥了挥手说道,单手捏住那深深陷入水泥地的玄铁盾,轰的一声拔了出来,带出不少碎屑,“一点小事,闹到这样的境况,真让人无语!牛家小子,你先带着你的人走,闹哄哄的,影响忒大。”

“是!”

特种警察却是看向尚永豪和张真,得到两人点头后才哗啦啦退走。

一下子,市公安局又恢复了点平静。

尚永豪实在有些心惊,今天晚上的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居然空降了两位将军下来,而且一看那玄铁盾,让他想到了某个秘密的组织,作为江州市委书记,有些国家隐秘还是知道一点的,特别在江州就有那么个超然的存在,他这时候有些庆幸,庆幸唐宾和谢竹芸两人平安无事,要不然真的一脚踢到铁板了,甚至是块烧红的铁板。

他走上前去,神色变的莫名恭敬:“请问这位老将军,您是……”

谢大鹏看看尚永豪,再看看张真,呵呵笑了两声道:“老了,就是个老头子了,还谈什么将军?!”

刚说了这么一句,门外又猛然冲进来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谢大鹏看了一眼,哈哈笑道:“你看,管事的来了,我这老头子还是早点洗洗去睡吧!”

几人朝那来车上面看去,两个少女从车里跳下来,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一个古灵精怪的非主流,可不就是秦海燕和步红么!

ps:四更差1000字,呵呵!还有月票不?

推荐阅读: 乡村女人出轨男女换爱黄小兰

新书推荐:《 换爱黄小兰》《 善良的嫂子》《 出轨的妻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