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四十章 这绝对是假证(第三更)

第四百四十章 这绝对是假证(第三更)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进来的房间有点像是资料室,面积只有十个平方不到,里面杂七杂八放满了各种柜子和材料,进出口除了一扇木门以外,没有其他通道。

“呯”的一声,谢竹芸带着杨家绍的父母进门厚迅速把门关死,唐宾随即放下晕过去的祝可贞,然后搬了两三个柜子堵在门口。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境地是唐大官人始料不及的,他看了看萎顿在地的祝可贞,再看看贴在墙根的谢竹芸,脸上显出茫然之色:“现在怎么办?”

谢竹芸拉了拉有些下滑的睡裙,刚才的剧烈运动让胸前两团软肉差点暴露出来,看到唐宾的视线后弯着眉毛笑了笑:“凉拌!”

唐宾要晕死了,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神经果然大条,现在的情况是几个人跟江州市公安局对上了,后果相当严重,指不定后面还怎么办呢,现在可是杀了个警察呀!唐大官人有些后悔起来,刚才自己怎么就阴差阳错的让暴力女警找谢姑姑帮忙,要是找秦海燕的话,或者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谢竹芸看他一脸便秘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伸脚踢了踢他:“干什么,想上厕所?”

唐宾一脑门黑线,道:“你刚刚杀了名警察,他们肯定不会罢休的,事情现在失控,到时候说不清楚了,你怎么……,跟没事人似的,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是不是有什么计策?”

谢竹芸哼了声道:“杀个警察什么了不起,那也是警察中的害群之马,杀了就杀了,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看着那混蛋把你一枪崩了?”

“……”

唐宾抓了抓头发,看着她无言以对。

说白了,唐大官人是在社会底层出身,格局还没上升到一定的程度,思考问题自然难以超脱一般人的范畴,现在袭警杀了人,有所担心也是正常的。

谢竹芸端着枪侧耳到门边听了听,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杂,想必前来警局支援的人也越来越多,她虽然看上去说话轻松,但心里也不无担忧,这时对唐宾道:“小宾宾,你先把她弄醒,让她打电话给她哥!”

说着指了指地上的祝可贞。

“噢!”

唐宾答应一声,在祝可贞脸上拍了好几下,可结果是她始终没有半点反应:“醒不来!”

谢竹芸嘴里叨叨了一句:“这个腐女,还睡上瘾了?!”

然后伸出一只爪子,在祝可贞一边丰满的胸部上狠狠的捏了两把。

“嘤咛!”

祝可贞从晕迷中醒转,看着近在咫尺的唐宾的脸,忽然浮起一层晕红,摸了摸被谢竹芸抓疼的胸部,羞恼道:“小宾宾,你干嘛捏我咪咪,还下手那么重,疼死我了!”

唐宾瞬间呆愣,结结巴巴的想说不是我捏的,是姑姑捏的。

只是谢竹芸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咯咯笑道:“祝腐女,睡醒了吧,再不醒过来我可要叫小宾宾动真格的了。”

祝可贞刚醒过来,还有些迷茫,转了转脑袋问道:“我们在哪,刚才……你杀人了?”

谢竹芸不在意的说道:“杀一个人渣,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以后出去别说你是祝南天的女儿,见个死人就晕倒,说出去都丢人。”

祝可贞张了张嘴待要反驳,谢竹芸又道:“赶紧给你哥打电话,让他想办法过来救命,不然我们三个都得完蛋。”

此刻门外已经有人开始喊话,让几个人出去投降,只是谢竹芸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投降这两个字,而且出去之后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会开枪射击,她不习惯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就比如刚才看到唐宾生命被胁迫,在那一瞬间她想也不想就把一警察给干掉了。

祝可贞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连忙站起来要打电话,可是——

“我出来时没带手机!”

“用我的。”

谢竹芸手里拿了个手包,里面本来是放了金枪,但是现在金枪被她握在手里,手包就显得很空荡,里面基本没什么东西。

拿出手机的时候里面掉出来一个小本本,正是上次唐宾遇到马疯子干了一仗后用过的特殊证件。

她捡起来朝唐宾晃了晃道:“差点忘了这个东西,说不定还能唬两下……,小宾宾,将柜子拉开一点。”

房间门被打开了一点点,马上有持枪的警察严阵以待,唐宾挡在门口,挨打术全力发动,然后将那本证件远远的扔了出去,一边大声说道:“自己人,别误会,外面死的那个警察是犯罪分子,你们好好查查,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蛊惑。”

唐大官人说话的时候用上了内力,声音袅袅的传出去老远。

门外就与好几个警察,本来是在严阵以待,这会儿听到这么一说,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是真是假,其中一人走过去捡起来瞄了两眼,脸色马上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样?”另一人问。

“国安局的,还是特别行动组。”

“真的假的,不会是假证吧?”

“我也没见过这种东西,贾副局长就在外面,你拿过去问问。”那人道。

“好,你们在这看着,我去问问,最好是真的,不然我总感觉眼皮在跳,好像不太吉利啊!”一人拿过证件匆匆走了。

…………

…………

贾远宏这个时候脸上的恐惧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愤怒。

居然有人公然在警局里杀人,简直就是**裸的挑衅,这是挑衅政/府,挑衅党,挑衅国家机器,这样的人实在应该千刀万剐;除了愤怒之后,他还感到了忧愁,他本来是想通过尚文淑讨好市委书记,可是现在居然杀出这么个疯女人来,在警局里大闹一番,还死了一个队长,重伤了两个;这回好了,不止局长要发怒,尚书记也会彻查到底,更头疼的是现在尚书记的妹妹还被当做人质扣押在歹徒手里。

在他的心里,当然已经将唐宾和谢竹芸一行人定性成为了最凶残的歹徒,欲杀之而后快。

刚才那一幕,真的吓怕了他。

这时候,一名警员匆忙跑了过来:“贾局,里面的人丢出来这本证件,您看看是不是真的?”

“……”

贾远宏一怔,狐疑的拿过去翻开一看,顿时皱紧了眉头。

一时间,纷乱的思绪侵占了脑海。

居然是国安局的秘密特派员!

这时候,他想到了一种严重的后果,事情涉及到了国安局,那这起事件肯定要被彻彻底底的查证,自己滥用职权和私下授人用刑的事情肯定也会曝光,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并不干净,好不容易爬上江州公安副局长这个职位,要是彻查起来,国安局说不准就能查到自己那些破事,到时候别说屁股上的凳子保不住,说不准还得去吃牢饭……

“贾局,怎么样?”警员出声问道,看到贾远宏像傻了一样盯着证件,难道是在看那照片,还别说那照片上的谢竹芸的确很漂亮。

“哦!”

贾远宏回过神来,这短短的半分钟时间,他想到了很多。

警察这行饭不好吃,他贾远宏坐上这个位置不容易,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犯过多少险,当然不肯这么就范,他想了想,最后狠下决心道:“我刚刚就在想这件事呢!这本证件绝对是假的,国安局的证件又不是没见过,这个也不知道是哪里做来的假证,实际上国安局的证件早就换过了,好了,赶紧去解决里面的人,人质一定要保证安全,至于那几个匪徒,实在胆大包天,穷凶极恶,不止谋杀,还在警局杀害我们的同事,这种罪犯绝对不能姑息,通知特勤队,找机会就地格杀。”

“是!”警员领命而去。

…………

…………

清水雅苑。

刘凯威胖乎乎的身子从天台上一个黑咕隆咚的水塔里面爬了出来,谨慎的在四周张望,然后小心翼翼的下楼。

他不敢坐电梯,而是选择了安全通道,更是将一件上衣剥下来套着脑袋,他怕小区里面有摄像头拍到自己的脸,不过这个小区有些年头,房屋周围的树又高又密,此刻又是晚上,他尽量选择隐秘的路行走,直到出了清水雅苑小区,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同时急剧跳动的心脏也稍稍缓和了一些。

他有点庆幸,幸好进来的时候他比杨家绍晚了一步,两人并非一起进门,要不然后面查起来还真不好说。

刚刚走到大街上,开机,里面就有电话打了进来,一看却是东子。

他定了定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接了起来。

“刘少,杨少出事了,你知道吗?”

东子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原来,东子本来是坐在唐宾的车上,但是唐宾下车狂奔去清水雅苑之后,他就趁机跑了;他可不敢再去面对唐宾这个奇怪的狠人,只是刚才电话里的声音他也听到了,还是忍不住好奇偷偷赶了过去,只是见到的却是杨家绍坠楼死亡的一幕,当场就把他吓了个半死,急急忙忙离开了清水雅苑,然后给刘凯威打电话,在他们几个人里面,刘凯文显然脑子更加灵活,很多时候充当了军事的角色,可惜刘凯威的电话一直都是关机中,一直等到东子回了自己家,心情还是不定,连续又打了好几遍,这才打通他的电话。

刘凯威一听,胖脸马上一凝,然后故作惊讶道:“杨少出事了,什么事?”

东子道:“杨少他……,死了!”

“什么?”刘凯威更加表现的吃惊,好像不敢相信。

“刘少,你刚才没跟杨少在一起吗,我还以为你知道的呢!”

“胡说八道,我今天肚子疼,一直在家里呆着,杨少怎么……,死的,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推荐阅读: 村官:艳满杏花村乡村欲爱

新书推荐:《 乡村猎艳记》《 乡野小村医》《 乡野小村医》《 女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