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悲催的劫机

第四百五十五章 悲催的劫机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果然,唐宾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空姐跑上来阻止谢竹芸:“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您可能听错了,里面是我一位同事在上厕所,可能是在看视频电影,所以……,所以……”

唐宾心里暗暗一乐,猜想这里面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呢,这年轻空姐估计还是个明白人,知道里面在做什么事情,这才出来打掩护;而让唐宾没有想到的是,刚才谢竹芸梆梆梆敲门的时候,里面的两人正处于关键时刻,那激情的瞬间,疯狂的**已经到了万事俱备只欠射击的状态,而那敲门的声音显然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两人非但没有停顿下来,甚至更加快速的耸动,在短短两秒钟时间内,轰然攀上高峰……

这,大概需要有比较粗大的神经才不会因为关键时刻被突然打扰而造成绵软,唐宾有些不无恶意的猜想,里面那两人估计是经常干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被别人抓到,所以才会如此漫不经心毫不在意吧!

“啊……”

那女人**时压抑的啼叫声让门口的几人听的很是清楚,顿时一群人面面相觑,唐宾赶紧拉过谢竹芸在她耳边低声解释了两句,把个正义感爆棚的谢姑姑羞的满脸通红,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爆栗:“臭小子,你怎么不早说?”

唐宾那个冤啊,这种事情,让他怎么开口啊!

“误会,只是一场误会,大家请回到各自的座位!”

“前方将遇到气流,请大家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

空姐在那里安置大家坐回座位,而厕所里的两位却还没有出来,这时候唐宾看见坐在自己里面的秃头中间大叔站了起来,满脸堆笑的跟唐宾说道:“小伙子,能不能让一下?”

呃,位置比较小,他要出来还真不容易,唐宾尽力往后缩了缩,而外面的谢竹芸却是站了起来,她可不乐意被这么个猥琐大叔擦到身子,只是大叔刚刚挤过唐宾的膝盖,忽然“啪嗒”一声响,从身上掉下来一样东西,唐宾好心的帮他捡了起来,却见是一把塑料制成的枪,他神情一呆,看了看中年人:“玩具枪?”

中年人显然也愣了愣,看着他手里的塑料枪有些掩饰不住的慌张,不过唐宾的注意力却放在了这把玩具枪上面,因为这枪掂量着还挺沉的呢,男人干笑着说道:“是啊,是啊,给我儿子玩的玩具!”

然而,就在同一个时间,机舱里从三个不同的位置站起来三个人——

“都别动,全都不准动,动动老子就开枪了!”

“全都抱头,全都他妈别动!”

“……”

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乘客都是一惊,马上联想到了劫机两个字。

唐宾拿着手里的“玩具枪”有些愣神,他已经看清楚了,那三个人手里拿着的同样是这种一模一样的“塑料玩具枪”,这时后方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冲上来,用“玩具枪”对准了唐宾的脑袋,劈手就从他手里抢过了“玩具枪”,然后凶巴巴的对中年人说道:“老邢,你搞什么搞,枪都能掉出来,想死啊你?”

叫老邢的中年人似乎有些害怕这位横肉兄,战战兢兢的点头哈腰,从他手里接过玩具枪,也接替了他的职责,用枪口对着唐宾,笑眯眯无比猥琐的说道:“小兄弟,咱们能坐同个位置也是有缘,你别乱动,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唐宾一头黑线,出声道:“大叔,你准备,用给你儿子的玩具枪……劫机啊?”

嘴上是这么说,可唐宾现在也知道那塑料枪绝对不是玩具枪这么简单,身上的内力已经不用怎么指挥就开始发挥作用,内力散步全身,特别是被枪口指着的地方,挨打术发动;边上的谢竹芸也是拧着眉头在想办法,她坐过无数次的飞机了,今天还真是奇了,第一次遇见厕所里偷情的,也是第一次遇见劫机的。

“玩具枪?”

旁边的横肉大汉不屑的看了眼唐宾,抬手就对着他的大腿开枪,“噗”的一声,唐宾坐在位置上想躲都来不及,顿时感觉一阵剧痛,不过还好,毕竟不是大威力的真枪,而且先天真气瞬间感知后强化,裤子上破了个洞,一个硬邦邦的塑胶子弹打在皮肤上留下一个红印,却是没有穿透。

看到这样的结果,横肉男明显愣了愣,眼睛看着那裤子上的破洞有些不太敢相信,百试百灵的高新科技塑胶枪居然打不穿一个人的大腿,他狐疑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枪,还以为坏掉了,然后对着唐宾的脑袋就要扣下扳机。

刚才被打中大腿已经让唐宾很吃痛了,虽然没破,但真心疼啊,看到他还想再开一枪,这回哪里还肯乖乖承受,马上将那中年大叔的身体拉过来挡了挡,与此同时,惊诧之余已经怒火填膺的谢竹芸也出手了,拉着横肉男的手臂就往上抬了抬,结果就悲催了,塑胶子弹噗的射出,正中猥琐大叔的脸部。

“尼玛的呀!”

那子弹居然直接射进脸颊里面,一股老血不要命的涌了出来,猥琐大叔嗷嗷痛叫,手里的枪也掉了,捧着自己的脸哀嚎,鲜血那是哗啦啦的流;唐宾生怕血液溅到了自己,赶紧换了个身位,而这时候谢竹芸也已经干净利落的抢下横肉南的塑料枪,甚至将他一条胳膊都弄脱臼了。

“身手这么差,也敢来劫机,活腻了?!”谢竹芸恨恨的一脚踹在横肉男身上,将他啪啦摔倒在猥琐大叔身上,这时候飞机上的乘警也出动了,只是时间晚了点,剩下两名劫匪已经各自挟持了一名人质,在那里大呼小叫,嚷嚷着要机长出来说话,绕道克拉玛依。

“我靠,难道是疆/独/分/子?”

唐宾心里暗自猜测,机舱里的乘客刚才分明看到横肉男一枪打中同伙猥琐大叔,那鲜血可是真真的,冒出来那叫一个渗人,从中可以证明那塑料枪也是可以杀人的,顿时个个噤若寒蝉,抱着脑袋不敢声张。

可是谢竹芸和唐宾却不怕那枪,两人不想因为这几个蠢贼去不到阳城,简单一比划,顿时选了时机出手,机舱位置虽然不大,但是要施展青虹掠影并不算难,在两个蠢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纷纷被制服倒地,一场本来就没什么悬念的劫机案就此破获。

乘警和机组人员为此深感谢意,还说到了目的地后要两人一起去警署协助办案录口供什么的,结果被谢竹芸一亮牛掰的国安证件,说有紧急事务一句带过;只是原本的座位是没法坐了,猥琐大叔还真没贫血,那么小的伤口居然流了整整一个坐垫的血,最让唐大官人恶心的是自己的背包竟然被染红了。

…………

…………

江州,盛世嘉园高档物业小区。

钟丽雯亲自出马,带着三个重案组警员到了这里。

经过一天的盘查询问,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那天杨家绍去清水雅苑入室强奸何倩的时候,身边有个同伙,那人就是刘凯威;因为杨家绍父母催命似的催促,还有尚永豪那无形的压力,整个城西分局所有重案组警员连轴转了一天,这才找到了突破性进展,虽然还不能确认杨家绍为他杀,而且凶手就是刘凯威,但是有了这样一个线索,相信破案就在眼前,从东子和鸽子的盘问中可以知道,刘凯威当天拉肚子的说法纯熟撒谎,那为什么要撒谎呢,这就值得寻隙了。

“你们……找谁?”

开门的是刘凯威的母亲景芳,因为进单元门的时候刚好遇到有人出来,所以没惊动刘凯威家的人,直到暴力女警按响他们家的门铃,才从猫眼里看了一眼,见到的是没穿警服的钟丽雯一个人,可开门的时候却看见后面还跟着三个警服大汉,这下子就紧张了。

“你好,我们是西城区公安分局的,有个案件需要刘凯威的协助调查,请问他在家吗?”钟丽雯开门见山的说道。

“小威,他……”景芳作为仁和医院副院长的太太,本来也是趾高气扬,对警察那是没什么惧怕心理的,可是天知道他儿子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一回家就跟老头子进书房合计了一番,然后匆匆忙忙整理了衣服出门,虽然她不是很清楚儿子到底犯了什么事,那父子俩根本就不肯告诉她,但让自己老公也束手无策急急忙忙送走儿子的事情,肯定是大事,不过她毕竟只是个妇道人家,心里有鬼见到警察当然就下意识的紧张。

正在这时候,刘凯威的老爹刘松民从里面出来,板着张脸看了看门口的几人,将副院长的威严先摆了出来,毕竟按级别算的话,他这个副院长可比一般警察的身份可高了不少:“几位,有什么事?”

然后轻轻拉了拉景芳:“你先进去,帮我去把里面的桌子整理一下。”

钟丽雯看了看刘松民,然后再看看明显有些慌张的景芳,脑子里若有所思,遂也不拐弯抹角,将此行来历说明,可刘松民闻言却说道:“那个小兔崽子,前几天就说跟朋友出去旅游,整整三天了,都没有回音,连电话也打不通,我正要找你们报警呢,再不回来我们家都要报人口失踪了,这位警官,麻烦你回去立个案,也帮我们找找,找到了尽快通知我们,你也看到我夫人的脸色了,这几天都睡不着觉,就是担心的。”</dd>

推荐阅读: 轻微疯狂 乱欲换妻俱乐部

新书推荐:《 山村野情 》《 妻子的付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