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接二连三的惊诧

第四百一十四章 接二连三的惊诧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暗红色的窗帘摆动,秦海燕刚刚藏好身,房门就又是“咔嚓”一声被打了开来,身穿一身素花露肩小睡裙的周晚晴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反手又把门给关上了。

“嫂子,你还不睡呀?”唐宾定了定神,站起来说道,眼角瞄到那窗帘布微微晃动了一下。

此刻,躲在帘子后面的秦海燕也有些后悔,你说好好的自己干嘛要躲起来呢,不就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吗?现在这要是被晚晴姐给看见了,那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过,如今躲也躲了,只能一躲到底,绝对不能让她发现。

于是秦大校花静静地隐在窗帘布后面,凝神静气,连大气都不敢出。

周晚晴微笑着走过来,拉着唐宾在床边坐下,柔声道:“小宾,我睡不着,过来跟你说说话。”

“哦,好,好的……,那……,要不我们去外面的客厅里坐坐,这房间里有点闷!”唐宾看到那帘子再次一动,慌忙放开周晚晴的手站起来说道,一是怕周晚晴发现了躲在窗帘后面的秦海燕,又有点担心秦海燕发现他和嫂子之间的**。

可是他脸上神情有异,动作又过于突兀,看在周晚晴眼里就感觉不同了。这要是在以前,她晚上主动送上门来,他早就控制不住要欺负自己了,就算不是真刀真枪,也会动手动脚的先占一番便宜,她今夜来到他的房间,也不是没有想过那方面的事情,毕竟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可是现在……,周晚晴心细如发,却又因为一些原因情绪敏感,看了看他的脸色不禁生出疑窦——

“小宾难道这是刻意在躲开我?”

“莫非妹妹说的没有错,小宾他真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慢慢的开始厌恶自己了?”

“要是真的这样,那自己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般种种,周大美人就自怨自艾,心如刀割,脸色也变得苍白一片,全身禁不住微微颤抖。

唐宾一见她这幅模样,顿时惊觉自己犯了傻,让她误会了,心里急忙权衡一下,想到自己和嫂子的情事迟早也要面对秦海燕,自己这样刻意隐瞒不仅伤害到了大宝贝,同时也是在欺骗海燕,这怎么说都不是男人大丈夫的行径,虽然滥情已经是极端的不可取,但欺骗感情甚至伤害深爱自己的女人,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主意打定,唐宾伸手过去在她瞬间变成苍白而又惊恐的脸上揉捏了两下,笑着说道:“那个……,可能是我太热了,里面外面都一样,那我去把空调调低一些,你先坐会!”

他走到门边,在空调的控制器上按了两下,眼睛瞄了瞄窗帘,发现秦海燕在里面藏的严严实实,丝毫没有偷看的意思,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看到大宝贝慌张的神色尚未褪尽,心疼之下索性捧起她的脸,深情地吻了下去。

这个吻没有持续多久,即使不愿再隐瞒秦大校花,但是当着她的面肆无忌惮的亲热也不是个事啊,于是唇分后在她旁边坐下来说道:“有件事刚才在电话里说不大清楚,我现在就慢慢告诉你,你听了之后不要吃惊。”

被唐大官人吻了一下之后,周晚晴的脸色稍稍回暖,现在握着手轻声细语也就疑虑全消,心里止不住暗暗自责自己实在太过敏感,小宾只是太热了而已,自己居然能想到那么多无中生有的问题,于是一张俏脸也臊的慌,低着头道:“是啊,白天你电话里说遇到了事情,我就是老想着这件事所以才睡不着,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

唐宾摇摇头:“不是的,你别瞎猜,其实不是坏事,反倒是件喜事呢!你知道吗,我见到我的爷爷!”

虽然唐宾刚才就说过让她不要吃惊,可是一听他这句话,周晚晴还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诧异道:“你爷爷不是很早以前就……,去世了吗,难道是假死?”

唐宾拉着她笑了起来:“那当然不是,又不是电视剧演戏,还有假死那么蹊跷的事情!实际上,以前那个爷爷不是我的爷爷。”

“啊,爷爷不是爷爷,那到底谁是你爷爷?”

“……”躲在窗帘后面的秦海燕差点笑出声来,这两人说话真逗。

“是啊,以前的爷爷不是我的真爷爷,他原来是我爷爷的朋友,我真爷爷现在还活着。”

“那……,你见着他了,见着你真的爸妈没有?”

“没有!”唐宾摇头,“听说,他们已经死了。”

“啊!?”周晚晴愣了愣,然后又道,“小宾,你这消息靠不靠谱啊,现在这年头,乱认亲的人可不少。”

“应该是真的,还做过亲子鉴定了。”

“那……,你爷爷,还有你姑姑,到底是谁呀?”

“是……”

唐宾刚刚要说,房门再次被敲响了——

“笃,笃笃!”

“……”

“笃笃,笃!”

“……”

唐宾和周晚晴对视了一眼,下一秒钟,周晚晴豁然站起来,在房间里扫了一眼,然后也是径直冲往了暗红色的落地窗帘布。

唐宾大吃一惊,伸手在空中抓了抓,可是已经晚了。

周晚晴已经撩开窗帘布钻了进去,他甚至听到周晚晴“啊”的一声,轻轻的惊呼声。

两个女人在窗帘后面相遇,当真是窘迫到了极点,不过随后马上达成了一致意见,静静的藏着不动了。

同一时刻,门再次被推开,小姨子周晚浓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冒了出来。

“唐家小哥,你还没睡吧?”周晚浓眨巴了下眼睛说道。

“你不进来的话,我就要睡了!”唐宾脑子里电转,可不想让这小妮子在这里呆着说话,不然按她那口没遮拦的性子,指不定说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那就是还没睡了……,没事,我就是来问问你,你到底和秦海燕现在是什么关系啊,你可别说没关系来搪塞我,刚才在大门口我可都看到了,你那爪子亲亲热热的搂着人家呢,一天一夜不回来,你们肯定是在一起幽会!”周晚浓气呼呼的说道,一边是为姐姐抱不平,一边是感觉有些心里酸溜溜的,刚刚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实在忍不住就跑来问个明白。

小妮子此话一出,躲在窗帘后面的秦海燕当真是面红如血,尴尬莫名了。

特别是周晚晴就在旁边,还转过头来看了看她,那眼神多么的惊人呀,况且自己躲在唐宾房间的窗帘后面,这怎么都是一个越描越黑解释不清楚的事情。

周晚晴自己也有些汗颜,刚才唐宾可是吻了她的,唐宾现在是想明白了不介意秦大校花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可不表示周晚晴也接受得了这样的观点,此刻也早就脸色红润,羞羞答答,以为秦海燕也已经看到了。

唐宾否认道:“哪有啊,事情不是都跟你解释过了,是海燕她受了伤,我才扶着她的。”

周晚浓道:“扶着她需要你搂那么紧吗?都贴在一起了,骗鬼去吧!还有,她晚上不回家,你也晚上不回家,你说你干嘛去了,干嘛去了,哼!”

唐宾见这小妮子越说越来劲,恐怕她说出什么更加天雷滚滚的事情来,于是说道:“你爱信不信,真是奇怪了,半夜三更跑过来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我懒得理你,你又不是我老婆!”

他说完就赶紧拉开门出去了。

周晚浓气呼呼的追了上去:“站住,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窗帘后面的秦海燕和周晚晴面面相觑,周晚晴是知道妹妹这厢大概是为自己抱不平,但其中是不是也蕴含着自己的醋劲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她是知道妹妹的确对小宾是有那意思的,这对她而言也是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劝阻她的心思;而秦海燕更是吃惊,那周晚浓半夜进来的一通言语,怎么听都像是情侣间的吃醋,但是唐宾的后面那句话又让人费思量,她倒是没看到刚才唐宾吻周晚晴的一幕,遂问道:“晚浓和唐宾之间……,是不是……晚浓她喜欢唐宾吗?”

“这个……,呃,不知道呢!”周晚晴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脸上都红成了猪肝色。

“晚晴姐,我和他……不,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秦海燕还是无力的解释了一句,可总感觉越说越黑了。

“嗯,我,知道。”

知道?

知道什么呀?

秦海燕心里哀叹,终于也没再说什么。

“那……,不早了,早点睡吧!”

她从窗帘后面转出来,一跳一跳的跳到门边,往外面张望了一下,发现唐宾不知道把周晚浓引到了哪里,这时候周晚晴从后面挽住了她的手臂,轻声道:“你腿不方便,我扶你上去,咱们轻点声。”

秦海燕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两个女人相互搀扶着轻手轻脚的往楼梯上走,那动作就跟做贼了似的。

“晚安!”

秦海燕说了一句,转身跳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大口的喘气,一双拳头在空气中一阵乱舞发泄。

而周晚晴也在自己的房间拍着饱满的胸口,然后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心想难怪刚才小宾那副古怪的样子,原来房间里藏着个海燕妹妹,那自己进去的时候,是不是惊扰了他们的好事呢?

推荐阅读: 乡村女人出轨男女换爱黄小兰

新书推荐:《 留守男人不寂寞》《 善良的嫂子》《 乡村小神医》《 出轨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