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全是我的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全是我的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因为,我喜欢你!”

尽管周晚浓喝了酒的缘故,胆气比平时大了一些,但是说出话的声音还是细如蚊蝇,她终究没有暴力女警的直截了当,也没有小号美眉的单刀直入简单直白,她还是那个单纯的善良的如同小家碧玉的美丽小妮子。请大家看最全!

可是,唐宾的听力比一般人灵敏的多,就算她羞羞答答真的如同蚊子叫唤,这么近的距离,他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一刻,唐大官人有种遭受雷击的感触。

两个人平时就像一对冤家,见面十有都要斗嘴,但是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么几个字。

姐夫对小姨子,那种也许隐藏着特殊意味的情感多多少少有一些,加上两人之间因为种种原因发生的意外暧昧和身体接触也有过不少,可是,如此直接的表白,是不是突然了一些?

这不是一句我喜欢你就可以包含一切的事情。

你喜欢我,但你不可以喜欢我……

唐宾听见了,可是这种时候只能装作没听见。

见到唐宾没有反应,周晚浓又抬起了头看她,脸色还是一片绯红,甚至比刚才还要醉人。

“他没听见吗?”

“还是装作没听见,我要不要再说一次?”

周晚浓心里剧烈的挣扎,一是紧张,一是酒劲,一颗芳心扑通扑通乱跳,仿佛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也许是犹豫了再三做出的决定,也许是冲动之下的随性,小妮子忽然跳起来勾住唐宾的脖子,一张粉嫩的柔唇凑上,覆上了他的嘴。

“唔——”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第二次接吻了。

记得第一次还是在师范学院的女生宿舍楼下,也是这小妮子主动,美其名曰帮忙赶走身边的苍蝇。

第二次……

第二次的她借酒壮胆,更加主动,一条小香舌匆匆忙忙吐了出来,带着浓浓的酒气冲进了唐宾的口腔。

也许是事起突然没有准备,又或者是想回味一下当初的滋味而舍不得推开,反正唐大官人半推半就的没有拒绝,甚至情不自禁撩起自己的舌尖缠绕了上去。

一瞬间,也可能是一分钟。

唇分,周晚浓的勇气用尽,剩下的是浓浓的羞涩,低着头再也不敢看他,娇躯柔软,一点没了力气。

……………………

当唐宾载着周晚浓一路从县城开回周家,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厢里显得过分的安静,唐宾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周晚浓则是还陷在刚才的羞涩和紧张状态中。

“叔叔,叔叔,你终于来了!”

看到白色的宝马车在周家院子前面停下,早就坐在大门口等候的小唐心风一般的跑了出去,只是刚刚跑了没几步,脚下不知怎么的扳了一下,噗通一声摔倒在地,甚至小手臂上还擦出了一溜血迹。

唐宾在车里看到后赶紧跑了出来抱起她:“怎么样,小宝贝,疼不疼,疼不疼?”

唐心看看自己的手臂,再看看抱着自己的叔叔,扁着小嘴终于没有哭出声来,万般委屈的叫了一声:“叔叔!”

唐宾心疼的无以复加。

这时候周晚晴也从屋里出来,刚才看到唐心摔倒,看着她手臂上一条擦伤同样揪心的很,只是小家伙见到叔叔后反倒勇敢得没有哭,只是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手。

“姐,送你的!”周晚浓从车里出来,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正是唐宾早上在巴黎小镇门口买的玫瑰加百合,小妮子手里捧着花,其实心里很想要,但知道这并不属于自己,就算自己开口真要了过来,也失去了那份内涵。

“啊,怎么还送我花,不会是你哪个男同学送你的吧?”周晚晴惊讶的说道,正要转身去房里拿创口贴之类的给唐心处理伤口。

“没呢,唐家小哥送你的。”周晚浓看了眼唐宾,眼神复杂,“我先回房了,喝了好多酒,头疼!”

“我说怎么你脸这么红,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幸亏小宾去接你了,不然还不知道你怎么回来呢!”周晚晴说道。

周晚浓自然不会说刚才差点就真回不来了。

唐宾抱着唐心走到车尾箱后面拿出里面一包雁妹妹挑选的衣服:“小宝贝,看看这些衣服喜不喜欢,穿上给叔叔看好不好?”

“漂亮的衣衣……,好啊,好啊,叔叔你真好!”唐心说着嘟起小嘴在唐宾鼻子上啃了一口。

……………………

中海,何家。

这是一套面积80几平米的房产,位于中海距离市中心半个小时车程的景湖花园。

房子的装修中规中矩,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份,但仔细看一些角角落落,还是能看出主人的精心装扮。

何巧英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家,思绪不知道怎么的,径直飘到了青蛇岛上自己住过的房间。

“英英,你简单收拾一下,我们明天就去福州你大姨家做客。”何香云对女儿这样说道,经过了此事,她打算带着女儿到福州去安家,那里有自己的姐姐在,多少能有点照顾,加上前段时间罗家给的一百万赔偿,在医院花了一部分,现在还有七八十万左右,加上自己的一些存款和卖掉中海这套房子的钱,也可以到那边买套像样的房子了。

“嗯!”

何巧英轻声应答,心里其实不想走,去了福州,那就离江州更远了;不过她记忆回到了五年前,那时候的她就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单亲家庭的女生,总是更加懂得珍惜眼前的亲人。

衣服,日用品,书籍……

忽然,一张什么东西从她手中一本张爱玲的里面飘了下来,轻盈的落在她光洁的脚背上。

她轻轻俯身,原来是一张照片。

只是在翻过来看到照片上景物的那一瞬间,心里像是被什么重重的刺了一下,两行清泪滚滚而下……

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拍摄,上面没有日期,场景是在一条河边,她没有什么印象,但是照片上的人她却认识,一个是自己,穿着一件红色的卫衣,牛仔裤,系带高帮靴;另一个也认识,同样的牛仔裤,黑色长袖恤,面容无比熟悉,居然是唐大哥!

“怎么……,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

照片里的自己一脸欢笑,亲昵的勾着唐大哥的脖子,两个人的脸都贴在了一起。

这分明就是情侣间才会拍的照片,怎么会……

一瞬间,何巧英如遭雷击,眼泪止不住滑落,消瘦的身躯秫秫发抖。

“自己是认识唐大哥的,很早以前就认识。”

“可是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起来?”

“难怪我见到唐大哥总是忍不住想流泪,难道我们本来就是一对,我是他的女朋友,他是我的男朋友?”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巧英在房间里怔怔的落泪,过了好一会才拿着相片跑了出去,一边流泪一边对何香云说道:“妈,我不去福州了,我要去江州,我要去找唐大哥,我要问问他,我跟他以前到底是什么关系?!”

何香云满脸震惊,拿在手里的一张盘子“吧嗒”一下掉到了地上,摔成无数碎片。

……………………

“叮咚!”

随意被扔在床头的一只爱疯手机响起一个短信声。

小号美眉何倩背靠床头,原本精致的脸蛋显得有些憔悴,更多的是落寞和孤独,以及背后隐藏着的更多情绪。

下班回家,独自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走来走去都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那个人,自那天从公司离职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打电话总是不通,短信也从来没有回过。

她有些恍惚,好像过往那一切像是做了一场梦,结果梦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她身边没有任何一件属于他的东西,哪怕是一件衣服,一双袜子……

“难道真的结束了,彻底从我的世界消失?”

“你在哪呢,倩倩一直在等你……”

眼泪落下,滑过脸颊的感觉有些冰冷,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她吸了吸白嫩的琼鼻,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无精打采的拿起手机,点开,赫然跳出来一条属于他的短信:“对不起,倩倩,前段时间出了点急事出门,到了那边手机也没信号,所以联系不上你,明天下班我去公司接你……唐宾!”

“……”

如果前一刻的世界是灰暗,那么这一瞬间,上天无疑又打开了照射阳光的窗口。

她的要求不多,一条短信,一条表示你还在乎我的短信,就可以撑起我的一片天空!

……………………

“臭唐唐,一去居然这么久时间,不会乐不思蜀了吧?”

“也不知道何巧英救回来没有,哎!”

一辆从桃花坞返回江州的客车上,晶晶姑娘看着手机里面自己和唐宾的婚纱照,嘴里轻声的嘟囔,脸上一会是懊恼,一会又是迷人的陶醉。

“这一次,我就长时间在家等着,本姑娘就不信了,还逮不住你!”

她点着手机屏幕,一张张的翻阅,时不时抿嘴轻笑,露出两个酒窝。

“老公,九月九号,我在雷迪森订了一个豪华套间,0909号房,晚上九点钟,不见不散哦!”

李晶晶俏皮的编辑了这么一串文字,滴一下发到了一个叫作唐唐的联系人手机上。

过了一会,似乎觉得不够,又补了一条:“到时候不见人,我就把自己给卖掉!”

“嘻嘻!”

……………………

转眼到了夜晚。

唐宾和周家人一起和和乐乐吃完晚饭,周父周母知道唐宾现在跟大女儿晚晴早已凑成了一对,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更是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盼了多年的事情终于成真,女儿的幸福终于在大苦大难之后姗姗来迟,还有什么比现在更加值得高兴呢?

十一点多钟,唐宾拉着周晚晴在楼下自己的临时房间里说话。

“宝贝,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他搂着周晚晴的柳腰,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抚上了她的肌肤,轻声说道。

“什么事呀?”周晚晴差不多月余没见唐宾,此刻蜷缩在她的怀抱里,只感觉满心的幸福欢乐,至于别的什么,她都不愿意去想。

“那个……,叶雁回来了。”唐宾考虑再三,尽管雁妹妹说过不要把她怀孕的事情说出去,但面对周大美人,他实在没有办法隐瞒,再加上雁妹妹的肚子以后一天天大起来,自己也想多陪陪她,谎言终究不能长久,不但伤害了爱自己的人,也伤害了自己爱的人。

“回来了,那……,挺好啊,我还一直在担心呢!”

“她……,怀孕了!”尽管决定说出来,但是真正说出口的时候,唐宾还是感觉脸上一阵发烧。

“啊?”

果然,周晚晴听了差点惊叫出来,丰满玲珑的娇躯在唐宾大腿上一阵晃动:“是……你的?”

那是当然,这还用问?

唐宾点点头,眼睛仔细的分辨她的脸色,结果看到她好半天没有反应,于是又问道:“宝贝,你……生气的话打我吧,咬我也成,尽管咬!”

周晚晴看看他,沉默了几秒钟,不知道在想什么,深深吸了口气不晓得做了个什么决定,然后从他腿上跳下来,伸手把他推倒在床上,一只手拉住自己睡衣的吊带轻轻往外一扯,碎花的轻薄睡衣瞬间脱落了下来,露出里面诱人的和无比丰满的柔软:“我舍不得打你,但是不能不惩罚你……,那就罚你今天晚上,必须也让我怀上你的孩子……”

“呃!”

唐宾一双眼睛像是在周晚晴美妙的躯体上生了根,再也无法挪开:“这个惩罚,我接受!”

“啪!”

房间里灯光熄灭,绝美的娇躯倒下,两具火热的,瞬间纠缠在一起,片刻后,房间里响起了压抑而令人听了血脉喷张的娇啼声,还有两人渐渐急促的喘息声。

久别胜新婚,久旱逢甘露!

两人的激情不知道延续了多久,可正在翻云覆雨共赴巫山的关键时刻,房门轻轻响动,老旧的门把发出咔咔的声响,将两个正沉浸在无边与舒畅中的男女惊醒。

两人同时抬头,黑暗中只见到一个影子悄然接近,啪嗒啪嗒的轻响,是有人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

人影越来越近,“哒”一声,应该是鞋子掉落的响声,可以感觉到有个人缓缓的爬到了床上——

一个轻缓带着羞涩而又异常坚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姐,我已经想好了!”

“浓浓……”

唐宾大惊,抱着周晚晴激情的动作停止,忽然从尾椎骨一阵快感袭来,一下没把持住,身体剧烈的震颤起来……

,第一卷:完!

卷尾语:

《嫂子》写到这里就暂时跟大家作个告别了,所有嫂子迷们应该都知道,嫂子的仓促结束不是老秦的本意,但是千言万语只能最后化成无奈两字。

这是我写过最长字数最多也是时间最持久的一本书,说心里话,这本书最开始写的时候很随性,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要写成什么样,直到后来真正上传发书,签约,才慢慢变得严谨,也因此修改过不少,从去年8月到今年5月,几乎没怎么休息过,每个月老秦都拿全勤,所以请假的天数可以算出来,7天,这对于本来很懒散的我来说,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时间越久,《嫂子》越像自己培养的孩子,舍不得结束,也舍不得放弃,雁妹妹,秦大校花,温柔嫂子,别扭小姨子,俏皮的晶晶姑娘,深情无怨无悔的巧英,精致的小号美眉,暴力而直爽的女警花,祝熟女,谢姑姑,陆小萝莉,席胖子,甚至还有模模糊糊的高中初恋……,似乎每写下一个名字,都能在脑海里显化她们的音容笑貌,真心舍不得,放不下。

所以,结局就先到这里吧,实在无法写大结局,以后有机会再继续写下一卷!

后面的剧情原本有一些梗概:八部天龙排位战,神盾局三叉戟上的对决,谢老爷子的命运,板砖的神秘出处,陨星大盾对上美国队长孰胜孰强,当雁妹妹腹中婴儿出生的那一刻,唐宾又将成为一个怎样的父亲?

好吧,最最主要的还是,美人玉足还没有玩够,白虎一线天正舔的上瘾,丰满的玉女山峰是终极溺爱,敏感臀部是我所爱,成熟水蜜桃,天然体香,重拾记忆后的温馨爱恋,轻微自虐喜欢玩情趣的女奴,强势逆推的暴力对待,小萝莉清音体柔易推倒,熟女喝酒洗澡吃嫩草,等等等等……

唐宾终极大吼:我的,我的,全是我的!!!!!

朋友们,嫂子控们,咱们以后再见!

但是这期间,请继续支持老秦的新书:《近身高手》

推荐阅读: 留守男人不寂寞寡妇的私密日记

新书推荐:《 》《 乡村女人》《 出轨的男人 》《 互换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