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零七章 破天神拳

第五百零七章 破天神拳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以己之力,破开苍穹……”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破,聚全身真气于一diǎn,瞬息而发,以diǎn破面;万物皆有重心,一力以破之,一diǎn破万事破……”

在青蛇岛后山一片安静的平地,秦海燕手把手的教导唐大官人那本破天拳法的精意;那薄薄的羊皮本子上写的深奥难懂,字句之间还生涩的很,对唐宾这个门外汉来説,要自己学会实在有些难度,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些生僻字他能读,但是全然不知道意思,跟看天书似的。

这时候他就感慨了,拥有一位有文化有知识还有天赋的老婆真是好啊,就连学习起来也是事半功倍。

这不连拳法秘笈都不用看,老婆都帮你看完了,还一字一句的帮你翻译,听不懂的还手把手教你怎么使怎么使,弄错了也不会拿刀架你脖子上,最多又踢又打骂你是个大笨蛋,实在是居家旅行练功必备。

“笨蛋,错了,这一式石破天惊,重意不重形,必须有暗劲跟上,你这是什么呀,照猫画虎,花拳绣腿,拿来打老鼠呢!”

“这也不对,早饭没吃吗,有气无力……”

实际上这破天拳并不难学,是属于内功处功结合以力量见长一力降十会那种讲究硬碰硬的功夫,敌人硬,我比他更硬!

凭唐宾现在肉身强悍的程度和一元圆满内功境界,应该是很快就能上手学会的事情,可是对着千娇百媚一颦一笑都充满韵味的的秦大校花,想起两人激情缠绵时她那种疯狂和无穷耐力的香艳折磨,他就心里犯贱,很想再被按倒在地折磨一番,心思都不在学拳上面。

説到这里,有必要提一下,那晚破了校花的处,无意间沟通阴阳,两人体内真气互有并挤,好处不仅仅是让秦海燕突破一元圆满,实际上最大得益者还是唐宾自己。

秦大校花自娘胎就被他爷爷刻意培养,一身先天真气精纯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可以説她从出生就是先天灵体,再经过几十年不断修炼,内功根基无疑相当深厚,跟唐宾这种靠别人馈赠来的内力??内力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然而当两人沟通桥梁,真正做到阴阳合体互补循环的时候,秦海燕自身的阴属性先天真气涌入唐宾的体内,一边和他的内力阴阳调和,也一边帮他炼化内力中的杂质,把原先有着秦长青烙印的内力进行一遍遍的筛洗,纯化,使其更加稳固,运转起来也更加灵活。

另一方面,两者内力结合,互通有无,将本身存在极端的阴阳补充完整,甚至也滋润了彼此的经脉;要知道纯粹的阴或者纯粹的阳,修炼到最后就有些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对自身经脉的损伤也比较大,到最后很可能经脉爆断而亡;当然这种情况很少见,正常情况都是到了一定程度内力不能寸进,容器已满,自然无法再增加,就比如説先前的秦海燕。

如果説原先的唐宾只是刚好突破一元圆满,而且内力混杂,那么经过这一次合体双修,他已经大大的往前迈了一步,不仅真气纯度提高,先天真气的比重增加不少,就连中丹田的内力也增加了一半还多,距离二元圆满,已经更近了一些。

除此之外,肉身的精粹和强悍,也将会随着内力的精纯而提升。

“打我,打我呀,快diǎn!”

秦海燕摆着手臂,对唐宾娇声道。

唐宾哪里肯对她出手,刚刚试拳都是打在她手掌上,而且也没怎么敢用力,看起来当然如同花拳绣腿,倒像是在**;现在她居然挺着丰满的胸脯説打我打我,唐宾就更加不会出手了,眼睛瞄在高耸的玉女峰上,只想上去抓两把。

不过,打是舍不得打,碰几下总行吧!

于是他握着拳头,轻轻伸出——

“噗!”

拳头的前端碰到了软绵绵很有弹性的存在,还顺便挤压了一下变形,然后又重新恢复原状。

“你这是打吗,一diǎn气力都……,你打哪呢,耍流氓是不是?”秦海燕见他一diǎn都不认真,还趁机吃豆腐,马上开始发飙了,一对粉拳一下一下朝唐宾身上招呼,那可是真正的破天拳,要不是唐宾皮糙肉厚,估计早就鼻青脸肿了。

“我投降,投降还不行……,我打,打总行了吧,你把屁股撅起来,屁股肉多,打着我不疼……”他一边逃跑一边怪叫。

“撅屁股,你撅啊,撅起来让我打……”

“是我打,我打,你打我有什么用……”

屁股上果真被轰了两拳,真他娘的疼啊!

于是他更像火烧了屁股似的奔跑,连青虹掠影都用上了。

“诶,等一下,等一下,有情况……”

他忽然站住,眼睛视线看向远方,那边海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艘大型的游轮,这在以前没有见过。

秦海燕正追的欢呢,这混蛋学了青虹掠影之后,果真跑起来跟个兔子似的,有些追不太上,这时候他突然一停,她就一头撞了上去,结果噗通一下双双倒在地上,现在秦海燕也是一元圆满了,而且真气质量远远高于唐宾,这样撞过去唐宾根本挡不住,要是真打起来,更加不是对手,但好在他肉身强悍不怕打也不怕摔,秦老爷子那一身盖世内功,大半都被他用来强健**了。

唐宾双手护着她,或者説紧紧搂着她的臀部,时轻时重的在上面捏了几下,脸上非常认真的説道:“我跟你説正经的呢!”

秦海燕可算是新婚燕尔,刚刚破身为新妇,**敏感的很,一双臀瓣被他这样又摸又捏,自然羞涩的要死,嗔恼道:“你哪正经了?”

挥手拍开他放在臀部上的爪子:“这叫正经?”

再打了一下他两腿间自然dǐng起的帐篷:“这也叫正经?”

唐宾汗颜了,那东西他也控制不了啊,谁知道那么容易冲动,不过这时候他指了指远处道:“我真的挺正经的,你看,你看,那船,是不是来客人了?”

客人?

秦海燕顺着他手指的方位看过去,果真看到一艘白色的游轮,而且还不小,只是太远,暂时看不清具体情况。

她拧了拧秀眉,道:“不知道是什么人,走,我们下去。”

唐宾diǎndiǎn头,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难道是游客?你们这平时有游客会来吗?”

秦海燕道:“不可能,谁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正要下山的时候,她又叫住了他:“等一下,忙了半天了,总要看看结果……”

她左右四顾,最后选中一方巨石,跟山体连在一起,半辆小轿车那么大,指了指它説道:“就它了,过来,尽全力打它,用破天拳最后一式,破天一击,看看能不能打碎。”

“它?”

“打碎?”

唐宾指着那巨石,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这是在开玩笑呢吧,这么大的巨石,在这里存在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怎么可能一拳就能打破。

“打呀,愣着干嘛?”

“呃……,我觉得,这块石头挺好看的,打碎了它实在可惜,説不准就破坏了生态系统……”

“打不打,不打一会没饭吃!”

“当然,我打!”

“轰”一拳撞击在坚硬的石头上面,然后——

“哎呀,哎呀,我滴妈呀!”

唐大官人捂着拳头直跳脚,那个痛啊,原来是一听到要没饭吃,这货就着急了,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吃的越来越多,可越来越吃不饱了,于是想也不想一拳就下去了,都没仔细看看落拳的地方是不是平整,结果刚好那里有个小小的凸起,这一拳差diǎn就把他手指骨给磕断。

“怎么了,怎么了……我看看……”

秦海燕慌忙查看他的手指,结果发现出血了,顿时好一阵紧张,捧着手呼哧呼哧吹气,跟小唐心似的。

不过还好,毕竟有挨打术自动护体,没伤筋动骨。

缓了一阵,两人携手下山,去看看那游轮到底什么来历,现在非常时刻,江南慕家刚刚在岛上死了家主,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到来,那么接下来事情就变的微妙,能不能和平过度尚是个未知数。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山头,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刚才那块巨石,忽然传来一阵轻响,最后“咔”一声,连着山体的那一端出现了一条微不可查的裂缝。

……………………

巴黎小镇。

一辆art快速而灵巧的从小区大门口开了进来,开车的是穿一身大条纹灰色淡雅装的美女总裁,也就是唐宾经常叫的女胖子席妍,副驾驶座还有一个人,却是一眼看有些中性化奶油气十足的冒牌女人,娘娘腔阿乐。

席妍开车的时候,阿乐在旁边沾着兰花指一个劲的碎碎念:“这个小雁雁啊,居然一下失踪了这么长时间,让我们几个好一番寻找,这不回来了居然也不説一声,要不是你打电话给我,我都还被蒙在鼓里,不行,不行,不行,这回一定要好好説説她,太不像话了……”

席妍diǎndiǎn头:“嗯,一会你就可着劲説道,我站你一边。”

阿乐抹了粉底上了眼影涂了口红的脸上顿时洋溢了笑容,肉麻的挥了挥手手里一跳手帕:“还是妍妍你最乖,我最喜欢了。”

席妍一阵恶寒:“别,你的口味什么时候变了……”

阿乐咯咯娇笑,却难掩男人的嗓音:“我开个玩笑嘛,谁还真的喜欢你啊,臭美吧你!”

下车,上楼。

叶雁笑盈盈给两人开门,见面后席妍和阿乐马上狂轰乱砸一阵数落,但也不失关心。

娘娘腔阿乐更是説着説着要去挽叶雁的胳膊,结果旁边忽然冲出来一个金发美女,抬脚就把阿乐踹在地上,一串英文叽里咕噜爆了出来:“拿开你的臭手,你是什么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互换女友 》《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 野性乡村》《 恋上嫂子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