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零四章 难道昨天我已经是妇女了?

第五百零四章 难道昨天我已经是妇女了?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秦海燕将手里的太阳果塞到唐宾的嘴边,不胜羞恼地说道:“给你,给你,不就是个太阳果吗,外面多的是……,瞧你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吃人呐!”

唐宾一口叼住了太阳果,呼噜呼噜嚼两口吞下,满脸坏笑地说道:“太阳果要吃,人我也要吃!”

秦海燕绵软的娇躯被压在下面,唐大官人一米八几的身高,体重怎么也有一百五六十斤重,被压的有些气喘,而且胸部上传来的压迫感还很是怪异,闻言咬住下唇看着他眼睛,似乎有些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羞答答吐气如兰:“人,要怎么吃?”

“这么吃!”

唐宾迅速在她嘴角亲了一口,抬起头的时候还舔了舔舌头,上面有些甜丝丝太阳果的味道。

秦大校花羞怯不已,美眸凝视两秒,又马上往旁边转开,羞羞答答的模样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好吃么?”

唐宾咂咂嘴:“甜!”

“你好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秦海燕说着身体挺了挺,结果感受到小腹下面一根硬邦邦的东西,还热乎乎的,一下子有些心慌意乱,但是又忍不住去感受上面的温度,软中带硬的触感让她瞬间想起了昨天在船上激情的一幕,于是乎,呼吸更加急促起来,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想象那羞人的场景。

这样近距离肉贴肉的暧昧,让校花的身体也悄然起了变化,一层绯红的云霞从身体里升腾而起,人性的**不可抑制的发酵。

唐宾搂着她的腰肢翻了个身,结果就变成她压在了他的身上,而他的一双手掌却不告自取的落在她臀部上面,隔着轻薄的睡裤慢慢的摩挲抚摸,那敏感的触觉让海燕的臀丘上一阵麻痒,像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唐大官人的下身在她大腿内侧顶撞了几下之后,马上像充了气似的翘起来,硬邦邦的难受。

他抚摸在校花臀部的手掌轻轻往下一按,结果两人早已紧密相贴的**更加拥紧,那硬挺的男根更是点在她的最柔软的地方。

“那里……,还疼吗?”他轻声的问道,嘴唇落向她的下巴,那里白白净净,刚刚洗过澡的身体散发着茉莉花沐浴露的芳香,实际唐宾身上也有,那是他用了她的沐浴露的结果。

秦海燕身体扭动了几下,稍微远离一些那硬东西,妖娆的脸庞上轻轻的笑。

可是她婀娜多姿的身段叠在唐宾身上轻轻撵动,却让下面的唐大官人更加兽血沸腾,满腔的**燃烧,如痴如狂,眼神中透出的热力都能够将面前的校花彻底融化,那种期盼和渴望的原始信号令得秦海燕全身都软绵绵使不上力。

“要不,我们再试试?”

唐宾试探性的说道,其实这句话昨天晚上就想说了。

秦海燕脸上的笑容更加娇艳了,没点头也没摇头。

正在唐宾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应对的时候,秦校花琼首一低,轻轻把嘴唇覆盖了上去。

没有答案,就是最直接的答案!

秦海燕对昨天那一脚真是无比后悔,今天晚上也是鼓足了勇气打算再次尝试,自然不会再拒绝,她甚至准备好了一小瓶麻药,计划着真的吃不消的时候洒在上面;她不知道别人破处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但是她自己真的感觉很痛很痛。

“啪!”

房间的灯熄灭。

此时无声胜有声,不过马上传来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还有渐渐粗大的喘息声,以及滋滋亲嘴的声音。

到了现在,秦海燕已经不再排斥亲嘴,甚至已经深深爱上了亲嘴的滋味,两人舌头缠绕互相吸吮的感觉令她身心俱颤,整个身体都软绵绵的像是要飞到天上去;人家说沟通了舌尖就是沟通了天地二桥,她觉得两个人的舌尖缠在一起,那就是沟通了灵魂。

“嗯,唐!”

秦校花情不自禁的呻吟,耳垂被含住舔舐的体感一波接一波的侵蚀着悸动的心。

她终于没有再叫唐宾,而只是叫了一个唐字,她没有叫出唐唐或者宾宾,因为在潜意识里她就不希望和李晶晶和何巧英一样,唐唐是李晶晶对他称呼,而宾宾是何巧英的。

她的声音绵软中带着甜腻,妩媚又不失清扬,如梦呓一般轻啼。

眨眼间,她身上的衣服就被一双大手剥落,一件件落在床头和地上,妙曼的娇躯展露无遗,可惜四周一片漆黑,唐宾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和嘴唇去勾画她的美丽。

因为练武的原因,加上一身的先天真气。

她的皮肤滑腻如酥,身段婀娜多姿,骨骼柔软富有弹性,那小蛮腰甚至可以弯成夸张的圆弧,如一张拉开的满弓。

唐宾的大手不断在上面抚摸,一遍一遍,怎么也不够;同时嘴唇沿着她的耳垂一路往下亲吻,路经轻盈的锁骨,洁白无瑕的香肩,然后一口含住丰盈的乳肉,那里弹性十足,入口香醇,整张嘴里都塞不下那软绵绵的酥滑。

“咿呀……,唐,难受……”

秦大校花浑身轻颤,呼吸都感到艰难了,四肢百骸都在阵阵发抖,腰肢更是拱起如弓桥。

她的两条美腿绷得笔直,从大腿到足尖形成一条惊人的直线,如果灯光可以照明,可以看见她身上弥漫出一层绯红,经久不去。

唐宾温柔的亲吻令她整个灵魂都在震颤,经脉中的先天真气不用引导就开始循着大周天的循环流转,随着荷尔蒙的分泌和身上激情的刺激越转越快,她一颗心砰砰直跳,甚至自己都能清晰的听到那巨大的心跳声;她死死的咬着嘴唇,压抑着情不自禁要从灵魂里发出的声音,喉咙一动一动,时不时又张大了嘴巴抽气,出于女性的羞耻感,秦校花不敢让自己的声音大声宣泄出来,选择了死死忍住……

可是越忍,这种**蚀骨的触感就越强烈。

然而,唐宾的攻坚战还在继续,为了让秦海燕最大可能减轻一会破处带来的痛楚,他是发挥了十二分的努力,一寸一寸,不放过任何一个敏感点,不忽略任何一个激情的瞬间。

越过玉女峰,淌过美人沟,再一路往下,越过一马平川,路径草原溪谷,那里,有一弯明珠横卧,山丘凸起。

他的大手揉捏过她的酥胸,抚摸过她的蛮腰,再肆意揉搓她高耸的臀部和丰腴的美腿,拖着灵活的舌尖来到那早已水漫金山的一线天。

“嘶!”

唐宾的舌尖来到那玉门关,轻轻一撩。

结果秦校花的微微打开的双腿马上用力合拢,终于忍不住从嘴里发出一声呜咽!

“不要,停……”

秦海燕急叫一声,整个身体都抽紧了,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两只素手在空中胡乱抓挠了几下,最后落在唐宾的脸上。

“怎么可以亲那个地方?”

“不仅羞人,而且也不干净啊!”

对情爱一片空白的秦大校花难以想像他用嘴亲吻自己私密处的羞涩,只知道被他这么轻轻一勾,好像魂魄都要勾出来了,下身处一阵急促的痉挛,一股体液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是要停,还是不要停?”

唐宾闻言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好像就是说现在这种情况。

校花颤抖着神经,都快要哭了,她很想说停下来,但是身体的感官就像是在沙漠里行走了一个月的人突然遇到了绿洲,大口喝着清水的感觉让她一下子停不下来,欲罢不能。

但是羞耻心又让她开不了口说不要停,结果就嘤嘤嘤的轻吟,左支右绌的不停扭动着躯体。

唐宾轻轻笑了笑,双手再次抚上她的**,轻轻往外一掰,校花这次没有多坚决,顺势就打开了。

他在她的丰盈**上慢慢亲吻,一直到光滑细嫩的足背,然后再回到花蜜满布的区间,那里的缝隙依然紧闭,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肯定很美,舌尖再次轻挑,沿着那一线天,慢慢的深入。

一股芬芳的气息扑鼻而来,勾动着他原始的**。

“疼吗?”

他的舌头轻轻往里探了一些,小心的问道。

秦海燕拼命摇头,秀发乱舞,强忍着身体的悸动。

再探……

还是摇头!

尽管看不见,但他能知道她要表达的意思。

终于放心了,他继续用心的亲吻,从上面慢慢舔舐,深藏隐秘的玛瑙,到深深的沟壑。

“嗯哼哼……”

她的声音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没有意识的抽泣。

唐大官人的衣服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褪尽,而那溪谷沼泽此刻如同淹了水一般,到处都是一片滑腻。

“我要来了哦!”

他好心的提醒,下身威风凛凛的巨枪顶在那微微裂开的缝隙处,轻轻的摩擦,一种让人疯狂的滑腻和触感令他差点叫出声来。

校花情动如潮,从内到外的瘙痒让她忸怩不堪,门口被摩擦过后更是轻颤不已。

她拧着秀眉轻轻点头,准备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坚持下来,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经历这种痛苦。

唐宾深吸了口气,搬起她的两条美腿,跪在床上轻轻的前进,因为那缝隙很狭窄,他不得不先用手指轻轻拨开。

一寸,一寸……

“怎么样?”他小心的问,进了那么一点点,滑腻,绵软,刺激,爽快。

“还行!”她轻声回答,皱紧了眉头,仔细感觉下面。

“现在呢?”他又挺进去了一点,这次整个前端都没入了。

“嗯!”

“现在……”

“没事!”

“现在呢?”

“呃……,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

唐宾惊诧了,他现在可是全根浸没,甚至感觉前端都进入了一个更里面的狭小空间,挤压的他尾椎骨都发飘了。

“你干嘛呢,还不快点,我都准备好了,长痛不如短痛!”秦校花幽怨的催促,不过声音颤抖,下面真像是钥匙孔里被挤进了一条大热狗,烫烫的,涨涨的,还有些酸酸的,整个身心都像被占有了,那硬邦邦的家伙捅进了喉咙一般。

“我……,我已经进去了啊!”

“啊……,是不是你太短了呀?”

“怎么可能,我都弄进你肚子里了!”唐宾要哭了,这么长的家伙居然还说短。

“那是……,那是……,可怎么不疼了,难道说……,昨天我就已经是妇女了?”秦海燕惊讶的说道,似乎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被吓到了。

“也许……,大概……,可能是吧!”

更新有点晚了,抱歉,今天大家的月票太给力了,老秦很激动,谢谢大家,特别是殤無心朋友的进30张月票支持!另外,最近老秦是在改前面的章节,编辑有点小小要求,无线要重新上过,所以要改动一下;再说个事,最近在准备些生活上的琐事,11号去厦门,12号拍照,14号回家,码字只能在手机上,我尽量啦!至于什么照,大家应该能猜到,有点小忐忑!校花终于推倒了,其实船上就推了,大家没想到过吗?出血了就是破了,流过血那东西会萎缩的,但不是没有了,会一直存在,嗯,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查资料!

推荐阅读: 野性乡村小姨子的诱惑

新书推荐:《 老婆出轨》《 山村野情 》《 色小说:别样仕途 》《 出轨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