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零五章 推倒女神新境界

第五百零五章 推倒女神新境界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真的是妇女了?

秦大校花有瞬间的失神。

也许是为那一去不复返的处/女/膜,或者是为了昨天在小船上痛得要死却以为没破而实际上已经破掉的疑惑。

反正这一刻,她有些神思不属,脑子里空白了一片。

只是这样的时间持续不了多久,因为下身传来的撩人触感让她一下回过神来,滚烫的粗壮捅进身体的敏感让所有的神经都发挥了极致的作用,潮水般的快感弥漫了娇躯每一个细胞,那坚硬的物事在自己身体里面轻轻一跳,自己也不受控制的紧张收缩,有水源泊泊澎湃。

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

这就是……,男女之间欢爱的味道吗?

的确,挺舒服,挺**!

可是,能别这么杵着不动么,你倒是动动啊!

海燕不由身体僵硬着难受,欲火燃烧,暗自焦急道。

看到秦大校花真的没事,唐宾也终于放下心来,然后架着她的双腿开始缓慢的抽动。

如果他现在可以看见,就能发现秦海燕在黑暗中睁大了双眼,嘴巴里死死的咬着一条毛毯的一角,两只手都搅成了麻花,可就是不肯发出半点声音。

唐宾还觉得奇怪,可他就不信这个邪了,就想听听她**的声音,于是轻轻磨蹭,慢慢进出,最后来一次突然冲撞,胯部与臀部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就听到她嘴巴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唔”。

校花一只美脚扬起,轻轻踹在他肩膀上:“你干嘛?”

唐宾汗颜了,这秦大校花难道是个闷葫芦啊,怎么弄都不出声,刚刚不是还叫了两声的么?

于是他一边感受那超级紧致的滋味,一边尊尊诱导:“你别忍着啊,想叫就叫出来。”

秦海燕俏脸酡红,跟喝醉酒似的,美眸半睁半闭,身体微微颤抖,口鼻之间发出急促的喘息,杏眼含春的娇叱道:“我不,你自己怎么不叫?”

唐宾一脑门黑线,心说我叫那叫个什么事啊!

不过没关系,不信你真能一直忍得住。

这样想着,唐大官人双手沿着大腿往前摸索,轻轻爱抚,灵活的手指如弹琴般拂过她敏感的大腿肌肤和臀胯之间,更是手指沾上一片滑腻之后往那粉红玛瑙上侵袭而去,这一来,校花顿时如同一阵阵触电般酥麻,但可恨的是他的火热之物居然抽出之后只是轻轻顶在外面,一动不动,这让她体内的麻痒越积越多,却得不到释放,一颗心像是悬在了半空,不上不下,难受的要命。

“唐,你……,快点啊!”

海燕本来还想忍着不出声的,可他的手指不停的摩擦那要命的地方,身体的**越来越强烈,浑身都跟火烧似的,一种断断续续低不可闻的呻吟情不自禁从喉咙口宣泄出来。

折磨,这是香艳的折磨啊!

“什么快点?噢,你说这样啊,好!”唐宾装傻,下身没动弹,手里的动作却在加快。

“嗯——”

秦海燕姣哼一声,肥嫩的臀部无师自通往前一送,两条修长的美腿也放下来缠住他的腰身,然后狠狠的用力一夹。

伴随着一声凤舞九天般的高叫,唐宾那火热的滚烫一下冲开门户齐根进入,深深得挤进了一个温暖而狭窄的空间,四周的软肉剧烈蠕动,像一个漩涡般揉捏撕扯着他的**之源,

然后,一场真正的鱼水之欢开启了序幕。

“哐当,哐当……”

“咿咿呀呀……”

……………………

睡在隔壁的秦寿和洛秋今天难得没有行那周公之礼,理由是今天洛秋来了葵水,说起这事,不得不说秦家的青春延缓术的确有独到之处,像洛秋这种年纪的女人本来在就应该过了更年期早已闭经了的,可她不但样子仍然年轻,连那方面也是年轻的可怕。

听到那哐当哐当声音的时候,秦寿还怔了怔,一只手摸着洛秋依然饱满的丰乳,一边轻声问道:“听,什么声音?”

洛秋也没有睡着,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却刚好听到秦海燕发出快乐的一声吟啼,加上那节奏非常强的铁床撞击墙壁的声音,马上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脸上一红说道:“老不修啊你,女儿女婿做那种事情,你这当爹的还在旁边偷听?”

啊?

秦寿愣了一下也马上明白过来,刚才只是一时间没有想到。

洛秋咯咯笑了两声:“看来这女婿还不错嘛,动静这么大,房子都要被拆了,可比你强多了!”

秦寿哪里肯服气:“谁说的,我也能拆房子!”

洛秋伸手在他下面轻轻弹了一下:“房子今天不方便,您老还是忍忍吧!”

秦寿再听了听旁边的动静,一脸郁闷道:“女儿被别人欺负,我这做老爹的真别扭……,老婆,来葵水不算个事啊,注意点安全就好了,来,来,来,我们也拆拆房子,不然听着多难受!”

洛秋咬着嘴唇笑问:“你不嫌脏啊?”

“怕什么,洗洗不就完了,我可是医生!”

“那……,来就来,我还舒服呢!”

“……”

于是,这边也响起了惊人的动静,哐当哐当的声音不比隔壁轻多少。

……………………

“天哪,还要不要人活了,这都是两对什么男女啊!”

另一边的秦海鹏仰天大叫,只可惜没人理他,塞了个棉花都不起作用,最后气冲冲的跑到两边的房间门口呯呯呯各自踹了几脚房门,又匆匆跑回房间后抱了两床被子往西厢房去了。

他怕影响了四个人的性福生活,一会跑出来痛扁他。

……………………

唐宾听到了踹门声,但是他此刻正爽着呢,哪有工夫理他,端着秦大校花肥腻的屁股马达一般冲撞。

而秦海燕则是彻底的意乱情迷了,在唐大色狼的摆布和调教下,疯狂扭动着腰肢,狂热的摆动臀部,两条美腿紧紧夹住唐宾的腰身,双手在他背上胡乱的抓着,挠着,甚至用牙齿轻轻撕咬。

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香汗淋漓!

娇喘吁吁!

从那花园深处大片大片的液体流出,濡湿了谁的臀部,浸湿了谁的被褥!

原来这个滋味……,这么好!

在疯狂到最后的一刻,唐宾忽然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亲爱的老婆大人,你颤抖过好几次,现在该轮到我了,注意了,我会连同一部分内力注入到你里面去,你看看能不能归为己用!”

“呀?”

秦海燕吃惊,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那里面的火热就一阵急跳,然后一股股滚烫的热流冲进了自己的体内……

“啊……呀……”

初为人妇的秦大校花还没有经历过这一幕,瞬间就玉门关失守,同时娇啼一声登临天堂。

与此同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两人体内的真气在这一时刻像是受到了什么感召,各自在体内飞快的旋转起来,唐宾从下身处灌入她身体里的真气成了一个先驱的引导,顺着校花身体的大周天绕行一圈,然后又回到了唐宾的体内,而那一股内力回来的时候还连带着更多属于海燕的先天真气。

循环!

两人间通过下身的连接处,居然在这高/潮的瞬间形成了一个阴阳互补的循环。

唐宾和秦海燕俱都感觉诧异和惊奇,这不仅仅因为身体内力的变化,在这循环一建立的同时,两人的意识就好像处于同一个频率,相互可以感知到对方真气在经脉中的流向和转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真正的融合。

另外,那敏感的地方也因为这样的循环快感不断,连续不断的震颤,震颤,震颤……

轰——

秦海燕感觉自己身体里出现了某种变化,原本属于唐宾的先天真气进入了她的身体,一刹那间将她原本就处于临界的下丹田扩张开去,一条关键性的隐形经脉被瞬间冲开,通向了檀中穴位置。

那里,是另一个丹田。

一元,圆满!

秦海燕心里真的惊讶万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苦苦修炼不得突破的先天真气居然因为和唐宾做了次爱做的事情而得到突破,这实在太简单了,简单到有些匪夷所思,她从来没有听说这类事情,就算在先辈留下的典籍中也没有提及。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凝神,静气!

属于唐宾的先天真气在混合着她的真气循环了无数圈之后又重新经过下体的连接回到了唐宾的体内。

“啵!”

两人中间连接的地方因为秦海燕的起身发出一声大响,听起来像是刚刚开启了一瓶香槟。

剧烈的震动让两人神经同时一阵抽搐,秦校花差点又因为这一下而泄身。

被冲撞得门户大开的一线天缓缓合上,两人身上都汗涔涔的,身下更是湿了老大一片,一摸之下滑腻腻的,满是**的气味。

“啪!”

唐宾伸手将电灯打开,习惯了黑暗的视野一下变得铮亮,有些刺的睁不开眼睛,不过两人马上就看清楚了此刻身下的场景,一张铁床经过激烈的摇晃摆放的位置都走了样,一个枕头掉在地上,一条毛毯早就湿了半边,两人面对面坐着一丝不挂赤身**,下体更是一片狼藉。

“啊!”

海燕一声娇呼,毕竟是女子,咋一见到这样的光景,就算刚刚才舒爽满足完,也有些感到不好意思,急急忙忙抓起毛毯去遮挡玉体,却感到那上面湿漉漉滑溜溜的很是难受。

唐宾心愿得逞,也算心满意足,这时候很想躺下来学某人的样抽根烟装装比啊什么的,可是手里没有烟,没办法只能贼贼的笑,一双狼眼在她身上使劲吃冰激凌,余韵未消的秦大校花跟往常不同,含羞带俏,粉脸含春,加上满身的香汗淋漓,媚态可掬,诱惑妖娆到了一个极点。

他看着她轻轻微笑,最后一把捞起落了水似的她往浴室间走去。

“等一下!”

秦海燕忽然想到些什么,扭扭捏捏的站在淋浴喷头下面,“好像是危险期呢,会不会……,怀孕?”

唐宾站在她面前,半软不硬的东西扫过她的臀缝,不在意的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咱爸妈不是盼着生孩子么,有了不是更好?”

秦海燕急了:“不行啊,还有半年就是排位战,哪能这时候怀孕?……诶,有了!”

她忽然想到什么,站在原地凝神静气,不知道怎么弄了一会,然后开口道:“好了,没事了。”

“啊?”

这下轮到唐宾傻眼,什么叫没事了?

秦海燕拨开他作怪的东西:“炼精化气,明白不?”

推荐阅读: 野性乡村小姨子的诱惑

新书推荐:《 乡村女人》《 村官:艳满杏花村》《 大山深处的女人》《 大山深处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