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墓园之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墓园之殇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下午两点钟,唐宾一行人来到了马岗镇后山的墓园,慢慢地沿着过道往上,找到属于唐宾父母以及哥哥的墓地。

当初唐家父母是合葬在了一起,而唐峥,随后也被葬在了旁边。

周晚晴将三束洁白的雏菊分别放在墓碑的前面,仔细的捡去落在旁边的树叶,再轻轻的拭去墓碑遗像上的灰尘。

看着那三张栩栩如生的昔日照片,唐宾心里百感交集,过往的一幕幕生活经历如电影一般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曾经的音容笑貌还在心头,可是一眨眼就天人永隔过去了四年……

“爸,妈,哥哥,你们在那边,还好吗?”

唐宾默默思念,胸口一阵阵抽搐,大滴大滴的眼泪倏然滑落,眼前的景象变的模糊,可是曾经的亲人印象却更加清晰,威严的父亲不失幽默,慈祥的母亲总是心软,还有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哥哥……,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亲人早逝,更何况是一下子失去了全部至亲。

周晚晴轻轻的伸手握住了他,同样黯然泪下——

“阿峥,我和女儿都过的很好,你不用替我们担心,我一定会将我们的女儿抚养成人,给她最好的教育。”

“我和小宾……,也许你会怪我们,但我没想过后悔,希望……,你祝福我们吧!”

唐心对这些并不是很懂,但也乖巧的拉着妈妈的手,一声不吭的看着面前的石碑。

良久——

唐宾摸了摸鼻子,从包里取出四瓶陈年老酒。

唐父活着的时候,每天吃晚饭前都喜欢喝几杯黄酒,连带着哥哥也被带了出来,而唐母总是埋怨唐父,把儿子给带坏了,那时唐父总是笑笑说,这就叫虎父无犬子,最后就连唐母和唐宾也会被半强迫的喝上一杯……

酒瓶两两相扣,马上就把瓶盖打了开来,将三瓶黄酒咕噜咕噜的分别洒在地上,剩下的一瓶却被唐宾仰着脖子一口气灌了下去,浓醇的酒味冲进喉咙口带起苦涩的触感,丝丝酒液顺着嘴角流淌出来,同时流淌的还有脸上被风吹凉的眼泪。

周晚晴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却并没有阻止,她知道这一刻的他,背负着怎样的伤痛和辛酸。

亲人已逝,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在磨难挣扎求存,比死亡更加需要勇气。

酒已干,泪已逝!

三人站成一排端端正正的鞠了一躬。

“我们走吧!”最后看了一眼石碑上的遗像,唐宾无限感慨的说道。

“嗯!”

三人正打算离开墓园,却在回头的时候看到过道小径下面缓缓走上来四个人。

这四个人唐宾都认识,周晚晴也见过,其两个老人正是唐宾的外公外婆,手挽着唐宾外公的女人是他母亲的姐姐,名叫姚美琴,而另一边扶着他外婆的女孩子却是他的表姐马茜丽,也就是姚美琴的女儿。

姚美琴年龄过了五十岁,脸上渐现沧桑,因为家庭生活上并不算富裕,也没有多余的闲钱可以用来挥霍保养,以至原先的美貌渐渐老去,不过昔日的风情还能稍见端倪;而马茜丽年方正好,只比唐宾大了一岁,容貌继承了她母亲的传统,秀美娇俏,身段苗条,很有古代美人的韵味。

咋见到亲人,唐宾也止不住内心激动,自从家里出事以后,唐宾一直在为了维持家里的开支日夜奔波,很少有机会回来老家,就算着外公外婆也有两年没见到了。

唐宾想迎上去,可是终因腿脚不方便放弃了,站在原地远远的望着来人。

姚美琴她们显然也看到了站在上面的人,只是这两年唐宾的变化比较大,隔的又有些远,一时间不好确认,倒是马茜丽眼尖,老远就认出了唐宾和周晚晴,笑嘻嘻的指着青草小径上面的人说道:“妈,外公,外婆,那是宾弟弟和嫂子他们,恩,好像峥哥哥的女儿也来了呢!”

“真的是他们,你看清楚了?”姚美琴脸色一喜,也跟着说道。

“没错,妈,你扶着点外婆,我先过去了!”

马茜丽说完就沿着长满青草的过道小径,小跑着赶了上去。

后面的两个老人显然也有些激动,嘴里喃喃的说道:“两年没见着小宾这孩子了,听说一直过的都挺辛苦,也不知道现在咋样了?”

“小峥的女儿也过来了,真好,真好啊,上次也就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去看了一次,这都快三四年过去了,这会也挺大了吧!”

姚美琴挽着两老说道:“现在人不就在上面吗,马上就能见到了,还念叨什么。”

唐宾看见马茜丽率先跑了上来,就远远叫了一声表姐。

刚刚太远没看清楚,直到这会儿马茜丽才发现唐宾竟然拄着拐杖,一条腿上的石膏还没有拆除,于是皱着眉头吃惊的问道:“宾弟弟,你腿怎么了,是骨折了吗?”

唐宾就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摔了一跤,已经快好了,没什么问题。”

听到他这么说,马茜丽才放下心来,转而看向周晚晴,又看了看唐心,笑道:“嫂子,好久不见,小唐心长这么大了!”

唐心记忆里没见过马茜丽,于是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着她,拉着妈妈的手问道:“妈妈,这个阿姨是谁啊?”

周晚晴心里盘算了一下才道:“心心,这个是你表姨,快叫一声表姨!”

唐心小手指抓了抓头皮,表情有些茫然,不过还是乖乖地叫了一声表姨,不过马上又问道:“妈妈,表姨是什么姨?”

马茜丽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笑道:“表姨就是表的阿姨!”

“那……表姨亲还是小姨亲啊?”

“表姨、小姨一样亲!”周晚晴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

“哦!”唐心点点头,“那……表姨你会给我什么礼物呢?”

“……”

马茜丽傻眼了,她身上哪里有什么礼物,手上唯一的也就一束花,可是这东西又不能送人,她哪知道会在这里遇上这个小家伙,于是笑了笑说道:“表姨的礼物放在家里了,没带过来,等一会跟表姨一起回家,表姨再拿给你好不好?”

说话的时候,姚美琴带着两个老人也过来了,唐宾和周晚晴同时叫了一声外公外婆和大姨。

几个人看到唐宾的样子也吃惊的问寒问暖,一阵唏嘘。

两个老人看到唐心的样子,更是老怀大慰,连连称赞小家伙长的漂亮又聪明懂事,唐峥算是后续有人了。

当几个人转过身再次面对三座石墓的时候,心绪一阵哀伤。

特别是两个老人,看到自己的女儿,女婿,以及外孙的遗像,一时间老泪纵横,泣不成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让人看之落泪,听之神伤,几个小辈只好不断安慰两个老人,省的他们太伤心反而伤了身子,最后老头子抚着墓碑喃喃的说了一通告慰的话语,一行人才慢慢的走落半山,往外面行去。

本来几个人都黯然伤心,不过一路上唐心小公主唧唧喳喳问东问西,总是操着奶声奶气的童音问着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几次下来之后,几人的心情才算渐渐好了起来。

来的时候,唐宾他们是打了一辆摩的,直接从镇上过来的。

倒是姚美琴一行人,却是马茜丽开了一辆红色现代轿车,唐宾笑了笑说道:“表姐,原来你发财了呀,连小车都开上了。”

马茜丽脸色一红,道:“不是我的,跟朋友借的。”

边上的姚美琴呵呵笑道:“小丽刚刚处了个男朋友,家里开了个小厂,还算有点小钱,这车就是跟他借的。”

马茜丽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妈,什么男朋友呀,我都还没答应呢!”

姚美琴就嗔怪的白了她一眼:“你不答应,妈还答应了呢!”

唐宾听了就在边上说道:“原来如此,看来表姐你的喜事近了,到时候提前通知一声,我们也好赶回来喝你的喜酒。”

马茜丽伸出两根手指在他脑门上弹了一记,嗔道:“喝你个大头!”

几个人来到车前,马茜丽说道:“宾弟弟,嫂子,要不你们先在这里等会,我先把外公外婆和我妈送回去,然后就来接你们?”

唐宾摇了摇手道:“不用了,你跑来跑去的多麻烦,我们在门口打个车就好了。”

姚美琴就说道:“这儿哪里能打的到车,半天都不见得来一辆,要等的话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就这么定了,我和你外公外婆先回家,顺便去准备下晚上的饭菜,等会你们就直接过来一起吃饭。”

“那……,谢谢大姨!”

“谢什么,这孩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如此,唐宾和周晚晴就在墓园外面的休息地上等了一会,期间也见过几辆私家车开进来,看样子也是过来祭拜亲人朋友,大概半个小时过后,马茜丽就开着红色现代又跑了回来。

唐宾的外婆家也是在马岗镇上,离他自己原来的家就隔了四条街,当初唐父将房子买在镇上,主要就是考虑唐母的恋家情结,唐宾的母亲隔三差五的总喜欢往自己娘家跑,这一点让唐父实在是很无语,最后索性把家安在了镇里头,让她不用每次都一跑就是一整天,至于唐父原先的老家,则是在更偏远一点的乡下。

只是如今,唐家原先的那套房子早已在那一年变卖掉了。

马茜丽将唐宾几人接到外婆的家里之后,马上又开着车走了,笑嘻嘻地说是去接一个什么人。

唐宾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心说接的估计就是男朋友吧!

ps:求订阅,订阅,订阅,订阅,订阅,订阅……

推荐阅读: 妻子的付出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

新书推荐:《 极致诱惑:与美女老师同居 》《 善良的嫂子》《 出轨的妻子》《 小姨子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