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钻进床底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钻进床底下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几分钟之后,伤口的污渍清理完毕,她也长长地舒了口气,接着拧开药膏的封盖,轻轻地挤了一些均匀的抹在伤口上,一边有些心疼的开口问道:“你怎么会伤成这样,为了一个李晶晶,值得吗?”

唐宾哑然失笑,说道:“说的什么傻话,这有什么值不值的,就是事情赶到那里了!另外,我这实陆上也不是因为李晶晶才受的伤,倒是她身上的伤,多少是因为我的缘故。”

周晚浓一脸诧异,睁大了眼睛:“什么?你说她也受伤了?那她爸怎么会说你是因为救她才受了伤?”

唐宾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心说这应该就是李晶晶的小儿女心思吧!

周晚浓又细心地剪下纱布,折叠成方方正正五层,然后小心的敷在他的伤口上,再用胶布固定,等到一切稳妥,这才直起身轻声问道:“现在还疼吗?”

唐宾笑笑,看着她道:“本来差不多已经不疼了,可现在有点疼。”

周晚浓撇了下嘴,语气不满的说道:“你这人真是不识好歹,我辛辛苦苦帮你换药包扎,你怎么还这么说?”

唐宾却道:“本来就是你打我的,让你包扎一下也应该啊!”

“那是你活该!”周晚浓气鼓鼓的说道,过了一会儿又眨着眼睛问,“既然不是为了李晶晶,那又是为了谁?”

唐宾目光玩味地看了看她,说道:“你这么晚摸进我的房间,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周晚浓愣了一下,脸色有些绯红,半饷之后才哼了一声:“不说就算了,谁稀罕啊!我可不是为了这个摸……来找你的。”

“哦,那你摸……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唐宾故意把那个摸字拖得老长,使得小姑娘异常羞恼。

“就是想来问问你,你真的会和李晶晶结婚吗?”

“呃……”唐宾脸上一呆,想不到这小姨子居然半夜三更会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可是要让自己怎么回答呢?想了想后,就笑道,“这个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啧!我说你这人不识好歹吧,我这是关心你知不知道,要不是看在我姐姐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诶,我总觉得李晶晶和你并不相配,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找一个温柔体贴,美丽大方,进的厨房,出的厅堂的女人,而不是像李晶晶那样一个刁蛮公主似的女孩,不然以后你得累死……,你想想,她不会烧菜,就算烧了也不好吃,你肯定没胃口;洗衣服也肯定不大会,到时候全都让你给她洗,什么臭袜子,破内裤全都让你一个大男人动手;打扫卫生也不大会,你一个人全包;最重要的是她的父母全都一副刻薄相,到时候肯定会对你指指点点,让你生活没有乐趣,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很多……喂,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唐宾静静的听她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最后满脸笑容的说道:“对,全对,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最适合我的老婆不是李晶晶。”

周晚浓一脸高兴,拍了拍手道:“对啊,你终于开窍了!”

唐宾玩味的看着她:“的确是,我终于想明白了,原来最适合做我的老婆的人,是你周晚浓啊!”

周晚浓笑容一滞,脸色不由自主红了一下,嗔怪的白了他一眼道:“开什么玩笑,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没有对你不正经呀!”

“你……”周晚浓生气的瞪了他一眼,漂亮的眸子转了转说道,“我是让你明白,要找老婆必须要找温柔贤惠,像我姐姐那样的,是不是?”

唐宾笑了笑说道:“这倒是真话。”

周晚浓看看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满脸神秘的说道:“那你觉得我姐姐人怎么样,是不是特别适合做老婆?”

唐宾听了忽然心里一动,眼神诧异的看着她,心说小丫头这是意有所指啊,难道是想撮合我和她姐姐?这下子可有趣了,我还正想娶你姐姐为妻呢,如今也就缺一张证了,只是还不敢跟你的老爸老妈透露,倒是你居然也有这样的想法,那实在是太好了。

如此一想,唐宾看她的眼神就更加温柔起来。

周晚浓被他看的心羞涩,心里面暗想,我跟你说我姐姐的事情,你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嘛?难道真的对自己有那意思?这可不行,我是来替我姐做媒的,可不是我自己,这么一想于是脸上更加红润,不敢跟他眼神对视,又催促了一下道:“怎么样嘛,人家在问你话呢,傻掉了?”

唐宾心里可是乐得不行,暗道我和你姐早就暗度陈仓,喜结连理,哪还需要你来费心,不过你有这个心实在难得,就为了此事,白天你演戏破坏我和李晶晶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浓浓,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才发现原来你也长的挺好看的嘛,虽然跟你姐姐无法相比,可是也算的上小有姿色,以后嫁人应该不用愁了。”

“什么,你说我和我姐无法相比?”

尽管是亲姐妹,尽管两人的感情好的一塌糊涂,但是在容貌上被说成远远落后于人,饶是她平时并不在意这些也有点接受不了,顿时横眉冷对,一副择人而噬的表情。

正在此时,外面的厕所里传来一个马桶冲水的声音,两人眼睛对着眼睛,面现惊诧,脑海里同时跳出周晚晴上厕所的场景,唐宾是一脸懊恼,这个小姨子真是会折腾人,半夜三更跑进自己的房间,还把门关了起来,现在嫂子起来上厕所,肯定发现妹妹不见了,到时候找过来发现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不是没法解释了?

周晚浓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散乱着头发的脑袋左右转了转,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房间里没什么地方可藏,百般焦急之下,小丫头一矮身就钻到唐宾的床底下去了,还焦急上火的轻声叮嘱:“千万别让姐姐知道我在这里。”

过不多久,房门果然被轻轻敲了两下,然后周晚晴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还没睡呀?”她看了看唐宾脸色,发现他精神奕奕的,显然还没有睡过。

“是啊,那个……这几天白天睡多了,晚上就有些睡不着。”

她在房间里四顾了一下,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可是看了一圈之后失望了,于是皱着眉头问道:“小宾,你见着我妹了吗?”

“呃……”

唐宾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说没见着吧,嫂子肯定会担心死,到时候更麻烦,要说见着了,那现在人又去哪了呢?

周晚浓又道:“我一觉醒来,发现她没在床上,看你房间里亮着灯,还以为她跑来你这儿了呢……,你说她这么晚了会去哪里呀?”

“哦……是这样,刚才她确实来过,说是晚上睡不着觉,然后就过来跟我聊了会天,嗯……本来她还想去烧个菜什么的消磨一下精神,你知道你妹这个人啦,一想到烧菜,整个人就像一根筋似的,兴奋的不行,想再睡那是绝对没可能了,可是半夜三更的炒菜这不是影响别人休息吗,我是劝了半天才把她劝住,哎呀,真是口水都快说干了,然后她就说去楼下走走,赏月去了,你说这臭丫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怪胎投来的,性格真是太古怪了,你这个姐姐以后得好好管教管教她,不然这个脾性,以后谁敢要她呀!”唐宾一边想象着周晚浓睡不着觉后的情景,一边慢吞吞的编造着故事。

床底下的周晚浓听了之后鼻子都要气歪了,咬着一口小白牙暗自想道:“好你个死唐宾,居然敢说我是一根筋,还说我是怪胎,好,你等着,现在让你过把瘾,等姐姐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晚浓一听就抿嘴笑了起来:“瞧你说的,我妹的性格还算可以吧,哪里会像你说的那么夸张,怪是有点怪啦,可还没到怪胎的地步吧?你也就在我这里说说,可不能让那小妮子听了去,不然还不知道怎么记恨你呢!”

听到这里,周晚浓又寻思了,姐姐居然也这么说,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奇怪?真是气人,她还帮着他说话呢!

过了一会又听周晚晴说道:“小宾,白天的事情我替妹妹向你道歉,她年纪小不懂事,做事情总是莽莽撞撞,想到什么做什么,不考虑后果,你不要怪她!我想过了,李晶晶的事情,总要给她有个交待,明天白天的时候,我就到她们家里走一趟,把今天的事情当面解释清楚……说到底,你和她才是合适的一对,我……我就……”

“等等!”唐宾马上出声叫了起来把她打断,一是不想她又说出什么我退出啊什么的话,二是现在这时候可不适合说这些内容,床底下可还有两只耳朵竖着呢!

“嫂子,晶晶那边没事的,我们电话里已经沟通好了,她早就看出来是你妹妹这小丫头搞鬼,压根就不相信,她父母也是一样,所以你用不着去道歉,另外……呃,我担心这么晚了你妹妹在楼下不安全,你还是去叫一下吧,把她叫回来,哦,记得带上手机!”

ps:今天居然有8张月票,真是开心,谢谢,不过月票前20好像有些遥远呢!

推荐阅读: 野性乡村小姨子的诱惑

新书推荐:《 老婆出轨》《 寡妇的私密日记》《 诱惑人的好嫂子》《 山村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