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遇空姐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遇空姐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周晚晴被说动了心思,止不住有些担心起来,于是换了衣服拿上手机就赶紧跑到楼下去寻找周晚浓。

趁着姐姐出去的空隙,周晚浓赶紧从床底下爬出来,当唐宾看到她一身狼狈的样子,顿时哈哈笑出声来,原来这床底下已经很久没有打扫,里面脏兮兮的不止灰尘遍布,而且还有好多杂物,也不知道她在下面怎么折腾的,出来的时候脑袋边上居然还挂了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里面的臭袜子,一眼看上去分外滑稽。

周晚浓也察觉到头上的异样,伸手一捋,抓到一样东西,拿到眼前一看,顿时气的脸都绿了,那袜子沾满了灰不拉几的蜘蛛丝,本来白色的袜子此刻已经有点向黑色发展,怎么看怎么恶心,周晚浓狠狠的甩手,一把朝唐宾的脸上扔了过去,结果却被他轻轻避开。

“啊,死唐宾,我要杀了你!”

她叫喊着就合身扑了上去,两只沾满灰尘的玉臂笔直伸展着就要去掐唐宾的脖子,但是唐宾大手一伸就把她的两只小臂抓到手,她在气急败坏之下冲劲十足,尽管两手被抓到,但是身体还是扑了上去,歪歪斜斜的贴在了他的身上,小丫头显然不甘心被制止,于是情急之下头一低就咬了下去!

“唔!!!”

唐宾痛叫一声,原来周晚浓一口牙齿居然隔着衣服直接咬在了他的左边咪咪上面。

小丫头下口不分轻重,那地方又软又敏感,顿时咬的他痛彻心扉,两手急忙放开她的手臂去阻止,捧在她的脸上却怎么拉也拉不开,而且越拉越痛,急生智,他就伸手去挠她的腰肢两侧,周晚浓的腰肢又细又软,可是他现在根本无心欣赏,在她腰侧挠了几下之后发现居然没有丝毫反应,唐宾马上想起来有些人腰侧怕痒,但是有一些人却是不怕的,这下没辙了!

他只好出声求饶:“小丫头,快松口,痛死我了!这床底下又不是我让你钻的。”

周晚浓咬的兴起,真想一口狠狠的再咬下去,不过也知道这显然不能够,可是自己这回糗大了,又不甘心就此放过这混蛋,于是就咬着不松口,同时呜呜咽咽的含糊其辞:“不松,说不松就是不松!”

唐宾气急,感觉自己的咪咪都要被她咬掉了:“再不松口,我打你了,真打你了啊!”

“哼,哼哼!”

“啪!!”

唐宾的手本来就放在她的腰侧,这时挥手一拍就打在了她的一边臀部上。

眼见她还是不肯松口,他又连续啪啪啪的打了三下,一下比一下重,那弹性惊人的臀/肉顿时荡漾起一连串波浪。

这下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周晚浓的臀部异常敏感,被他几下拍打之后顿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而且心底有种异样的电流般触觉在迅速蔓延,下身处忍不住蠕动了两下,心底里甚至有种再被拍打几下的另类渴望,不过如此一来,她的牙齿也就在不知不觉间松了开来。

唐宾的小/咪/咪获得解救,这厮赶紧一把将她推开,虽然心里隐隐有些舍不得身上这具温香软玉的青春玉体,特别是只穿着睡衣的她贴在小腹位置的两团柔软真的非常受用,不过此刻毕竟还是自己的小/咪/咪比较重要一点。

“还不快出去整理一下?一会你姐回来了怎么办?”推开了她之后,看到她还是一脸张牙舞爪,唐宾心有余悸地出言提醒。

周晚浓睁大了眼睛瞪了他两眼,这才愤愤不平的跑了出去,赶紧拿自己的手机给姐姐打电话,然后跑进卫生间清理身上的脏东西。

等到周晚晴批着外面的夜风回来,看到妹妹好端端的坐在客厅沙发上,顿时气的好一番数落。

……

日子就在家长里短的笑笑闹闹渡过,唐宾每天躺在床上,接受嫂子无微不至的照顾,偶尔还能享受一下白日荒唐的极致运动,空余时间就看看书上上网,这让他不禁感慨,似乎从大二那一天以来,很久都没有过这种优哉游哉的生活了。

李晶晶自从上次之后,一直都没有来过唐家,也许是觉得一时间无法面对周晚晴,但是每天的电话短信一个不少,几乎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煲一次电话粥,没有半个小时以上绝对不挂机。

叶雁也会经常发个短信来问候一下,跟他说说公司现在的情况,然后两个人会不经意的相互调笑一下,每每都让叶大小姐总在午夜里夜不能寐,抱着枕头吃吃傻笑。

东方老头子的医术到底怎么样,凭唐宾这样的外行无法考究,但是他的腿伤确实好了很多,特别是腿上的那一道刀伤,也不知道那黄不拉几的药膏是什么原材料,抹了两个星期之后就好的差不多了,如今本来那惊人的肿胀已经全部褪去,结痂的地方也有少许自动脱落,现在拄着拐杖一条腿走路,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天晚上,唐家三人围着餐桌一起吃饭。

周晚晴夹了一块鱼肉丢进唐宾的碗里,然后神色黯然的说道:“小宾,明天就是爸妈的忌日了,你的腿这个样子,还能去吗?”

唐宾眼神一凝,闪过一丝伤痛,缓缓的放下筷子,抬起头看着嫂子,勉强笑了笑说道:“去吧,每年也就回去看了那么一次,我的腿已经好很多了,没什么关系。”

周晚晴和他对视了几秒钟,轻声嗯了一下,然后低头去帮唐心夹菜。

唐心仰着小脸问道:“妈妈,叔叔,你们要去哪里呀?心心也能去吗?”

唐宾看着小家伙,脸上的神色缓和下来,轻声说道:“当然能了,妈妈和叔叔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小宝贝的,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好不好?”

小家伙皱了皱小眉头,眼神里显现出一阵迷茫,从小到大就没见过爷爷奶奶的她,对这两个亲人丝毫没有印象,就算是自己的爸爸,也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每次看到别人在爸爸怀里撒娇的时候她还很奇怪,觉得那应该是叔叔才能这么做的。

至于爸爸,小家伙从来都不认识。

唐宾看到她眼神里的意味,心里止不住的伤感,于是神色一变问道:“小宝贝,今天在幼儿园里,老师都教了些什么呀?”

唐心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扳着手指说道:“老师今天教的可多了,上午教我们画画,画一棵很大很大的树,比我们家的房子还要大,然后又教我们画很多很多的小草,我的绿色蜡笔都快要用完了,叔叔,下次能不能帮我再去买一盒?”

“好,没问题!”

唐宾的老家是在江州一个小县城的乡镇上,那乡镇名叫马岗镇,经济算不上十分发达,但也算过得去,唐宾父母以及他哥哥唐峥的骨灰就埋在当地后山的一座墓园里。

从翠园小区这里出发到马岗镇,大概需要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所以这天一大早,唐宾就在周晚晴的搀扶下,带着小唐心出门了,只是刚刚走出单元门没多久,就在路上碰见了有段时间没见面的秦海燕。

此刻的秦海燕一身蓝色空姐制服,手里拖着一个小皮箱,看上去明媚而动人。

秦海燕也几乎在同一时间看见了他们,当她看到唐宾拄着一条拐杖,由周晚晴架着手臂一瘸一拐的前行,显然吃了一惊,急忙走上前来问道:“唐宾,你腿怎么了?”

唐宾自然不好意思说是被人打断的,于是笑了笑道:“不小心摔了一跤就成这样了,你这么早去上机?”

秦海燕却不回答,而是仔细看了看他的腿,道:“什么时候受伤的,我都不知道,咱们住在一个小区,你干嘛不打个电话呀?”

唐宾笑道:“就楼梯上滚了一下,现在已经没事了,再说你又不是医生,我打电话告诉你这个干嘛呀?”

旁边的周晚晴听到他又说起滚楼梯的借口,顿时心里暗暗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偷偷嗔怪的白了他一眼。

秦海燕心里止不住有些埋怨。

前段时间在内衣店里发现他和李晶晶两个人在试衣间里面上演激情瞬间,当时她的心就凉了半截,后来他们说晚上去吃饭,她就找了个借口独自离开了,离开后的她情绪很是低落。

她本来打算将内心对唐宾的那些好感统统抛掉,既然他已经得到了他的幸福,自己又何必再去打扰他,在远处默默祝福也就好了。

可是,当她再一次看见唐宾,并且发现他居然把腿都摔断了的时候,心里又很是担心,说不上来的感觉,原本被压迫在心底的那份情感再次偷偷的冒了出来,所以才会因为他连个消息都没有发给自己感到隐隐的生气,这说明自己在他的心里,根本没有什么位置。

这时候,唐心在旁边说道:“秦阿姨,你也跟我们一起去看爷爷奶奶和爸爸吗?”

秦海燕听了一愣,看了看唐宾和周晚晴,随后就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们是去……,一眨眼都已经快四年了!”

唐宾和周晚晴脸上都浮起一抹哀伤,然后就听秦海燕继续道:“唐宾,晚晴姐,那你们赶紧去吧,回来后我去找你们。”

“嗯!”

“小心心,阿姨今天要去上班不能陪你们一起去了,等下次回来阿姨再给你带礼物好不好,你一定要乖乖的哦!”

“好的,秦阿姨!”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荒村野性》《 乱欲》《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留守男人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