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偷偷摸进房的小姨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 偷偷摸进房的小姨子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这天晚上,周晚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子里老是想着白天时李家人过来之后的事情。

唐宾是她一直以来心里内定的未来姐夫,可是按照今天看到的情景,似乎他马上要成为别人家的乘龙快婿,那今后姐姐要怎么办呢?虽然白天演的一出戏让她隐隐有些感觉太过不道德,只是细细盘算她却没怎么后悔,要是让李晶晶的爸妈再说下去,要把结婚的日子都定下来,而且到时候唐宾这家伙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那可就真的无路可走了。

只是现在真的要加快一下姐姐的进度了,今天虽然气走了李家人,但是自己的谎言根本经不起深究,稍一对质就会被人揭穿,到时候李晶晶会更加的肆无忌惮,说不准追的更紧,马上就结婚都说不定,到时就什么都晚了。

她轻轻侧了下脑袋,黑夜里注视着身边并不能看清楚脸庞的姐姐,心里不由哀叹:“姐姐啊姐姐,你跟那家伙同个屋檐下住了那么久,怎么就不能早点把他拿下呢?害的现在你妹妹我要帮你操心,哎,真是个不称职的姐姐啊!”

周晚晴下午的时候被唐宾一阵软语安慰,解释了一番受伤的原因,又说最想娶的就是她,虽然内心对李晶晶的事情还是有些难以释怀,但还是心里甜丝丝的很受用,两人又背着周晚浓和心心,亲亲摸摸了好半饷,此刻心情好转正睡的香甜。

“不行,一定要做些什么!”

周晚浓心里想着就悄悄撑着手臂爬了起来,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然后双脚摸索着汲起拖鞋,偷偷摸摸的走出了房间。

此刻,唐宾的房间暗着灯,可他却并没有睡着,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一会是嫂子,一会是晶晶,再一会又变成了雁姐;无可否认,他心里还是对嫂子的感情偏重一点,这不仅仅指的是爱情,还有一些更加复杂的因素。

和李晶晶之间纯粹说是爱情吧,却也不尽然,一些感激,感动的情绪也会经常涌现。

当然了,男女之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看了一眼就爱上的虽然世人尽可美其名曰一见钟情,但那种感情实在肤浅,没有积累,根本经不起考验,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例子早已数不尽数。

至于叶雁,唐宾觉得她就是一妖孽,他对她的定义是强烈的心动,两人接触的时间算起来并不长,但是她的妖娆妩媚,百般娇俏,实在让人惊艳,这就像让他这个吃惯了国风味的人突然去吃了一次法国大餐,新奇,激动,回味无穷,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又想再去尝试一番,虽然那很贵很奢侈,可总是抵不住心里的**。

正这么虚无缥缈的忖思着,耳突然听到一串缓慢而轻微的脚步声往这边走来。

几个呼吸之后,借着客厅窗户外面昏暗的路灯映照,他看到自己的门口出现了一个婀娜的黑影,只是看不清更多的细节,模模糊糊很是熟悉。

“是嫂子!”

他心里一喜,断定是周晚晴偷偷摸了进来,因为这个时候还会这么做的人,除了嫂子没有别人,至于周晚浓是绝对不会这么干的。

黑影进入房间,身上顿时失去了外面灯光的照射,完全看不出来影子,只能听到拖鞋摩擦地面的声响,他意识到她已经走到了自己床的右边,就站在自己伸手可及的位置。

唐宾不仅暗暗想笑:“嫂子又想跟我玩偷袭,嘿嘿,你的闷骚内心我是身有所感,可是偏偏我就是喜欢的不得了!偷袭什么的最好玩了,你喜欢玩,我也喜欢玩……哈哈,看看这次谁先偷袭到谁!”

他一边想着就一边慢慢伸出手去,无声的靠近,然后豁然用力一把揽了过去,就想将嫂子拉到自己的怀里。

可是因为黑夜里看不清楚,判断错了位置,他的手臂没有揽到嫂子的腰身,却将一只手掌抓在一团丰满的软/肉上。

“啊!”

对方轻呼了一声,只是喉咙里非常压抑,极其轻微,显然不想被别人听到。

唐宾马上感觉到那是她的臀部,柔柔的,软软的,于是他忍不住又揉又捏的抓抓摸摸了起来,由于偷偷摸摸的兴奋,使得他没有注意到那臀/肉比平时摸到的要稍微韧性了一点,没有了以前的酥软,但是弹性十足,可惜他还以为是因为紧张她才会这样。

周晚浓在黑夜里乍然被抓到了敏感的臀部,顿时浑身一阵激灵,一时间有些愣神,而且怕吵醒了隔壁房间里的姐姐和唐心,就捂着嘴不敢出声,可是臀部上的那只手实在太可恶了,抓了一下之后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过分的揉/搓按捏,极尽羞人之能事,让她瞬间就把浑身的神经都抽了起来。

几秒钟之后,周晚浓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被唐宾这无耻的色狼给偷摸了,想也不想就奋起一巴掌拍了下去——

“哦——”

唐宾一声痛呼,正要喊出来,此刻嘴上却被一双小手胡乱的按住,连他的鼻子都闷了起来,他赶紧伸出手去阻止,然后才听到说话的声音:“别叫,叫一声我就掐死你,混蛋,居然敢偷偷摸我屁股!”

“啊!”唐宾睁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到了此刻他才知道居然是自己摸错了人,眼前这个女人根本不是嫂子,而是周晚浓。

不过她刚才黑暗的一巴掌正好打在了他的刀口伤疤上面,现在正火辣辣的疼,于是他用力掰开她的嫩手,悄声道:“你干什么,打到我伤口了,你想害死我啊!”

周晚浓吓了一跳,可是两只小手被他抓住,根本不能动弹,而且被他怪手偷袭的部位又是那么敏感羞耻,满脸的晕红还没有退去,咬着下唇轻声说道:“谁让你偷摸的了,真是大色狼。”

对于这一点,唐宾也觉得有些尴尬,他一直以为是嫂子摸进来才会这么干的,可是这种话根本不能讲出来,于是脑筋一转,说道:“我刚刚正在做梦,抱着一头奶牛在挤奶呢,哪知道挤的居然是你,我可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半夜三更摸进我的房里来的,你是想对我做什么坏事吗?”

一听见这家伙居然把自己说成是奶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是现在手被他握着无处着力,身体这么弯曲着也难受,顿时挣扎了两下要把手解脱出来。唐宾也没有故意捏着不放手,主要是伤口上疼痛,他要看一看出血了没有。

“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光点亮,唐宾看见周晚浓满脸晕红,神态局促的站在床前,身上只穿了一套卡通睡衣,样子憨态可爱。

她回头看了眼门口,生怕这边的动静会惊醒了姐姐,于是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把门关上,等她回头的时候看见唐宾正在一点点揭开腿上的纱布,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奔过去压着嗓子说道:“唐宾你干嘛呢,这个弄开来做什么?”

唐宾手上不停,将白色的粘带一条条撕开,没好气的说道:“还说呢,还不是被你一巴掌给折腾的?”

周晚浓咬了咬光鲜娇嫩的红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手上的动作,似乎有一些紧张,弱弱说道:“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唐宾的伤口纱布被完全掀了开来,刹那间就把她吓的惊叫了一声,里面是黄色的药膏,皮肤浮肿起一大团,外面果然渗出来一些血丝,不过还好并不太多,看来伤口只是裂开了一点点,只是尽管如此,看起来还是非常触目惊心。

说起来这一刀也算侥幸,没有伤到里面的骨头,而且听医生说要是再偏个半寸就要伤到大动脉了,到那时只怕真的会非常危险;外面的刀口只有五公分左右长度,但刺进里面的深度,却足足有十公分以上。

周晚浓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伤口真面目,一瞬间就感觉心里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锤了一下,痛的她全身不能呼吸,眼眶里酸酸的,有种流泪的冲动,两只小手紧紧地捂着小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帮我把抽屉里的药膏和纱布拿一下吧!”唐宾抬头看了一眼周晚浓,然后轻声说道。

“哦!”周晚浓轻轻点了点头。

等她把东西拿回来,重新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带着别样的温柔颤声说道:“我来帮你吧!”

说完也不等唐宾表态,就拿起一根长长的医用棉签,在上面扒拉了几下,尽量让它变的松软,然后轻轻地蘸取他伤口边缘的血渍和药膏,她的手放的很柔,速度非常缓慢,棉签只是微微碰触到表面的皮肤,这让唐宾只是感觉到有一丝丝麻痒,却感觉不到什么痛楚。

近距离的观察,他发现她紧拧着两道秀眉,眼神专注,一对薄唇紧紧抿着,好像生怕一个不慎会弄痛了他,他嘴角稍稍勾了勾,浮起一缕浅浅的微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认真起来的周晚浓似乎显得更加耐看。

推荐阅读: 山村野情 出轨日记老婆出轨

新书推荐:《 色色小说:男欢女爱》《 婚外贪欢》《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诱惑人的好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