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铛,铛,铛,铛,铛……”

江州师范学院教学园区,一阵悦耳的下课铃声响起,十五层高的综合教学楼里一群青chun男女cháo水般涌了出来,楼道上全都是学子们的身影,争先恐后地下楼赶往食堂,仿佛去晚了就会轮不到吃饭似的。

周晚浓和同寝室的两名女伴夹在人群,正在低声言语。

穿着一身牛仔装娇小玲珑的苗苗挽着周晚浓的胳膊,嘻嘻笑道:“晚浓,下周期末考试完了之后,有什么计划没有,跟你们家那个唐哥哥发展怎么样了?”

周晚浓脸上一红,轻拍了一下她的手道:“乱嚼什么舌根,他可不是我的什么……,倒是你和邵某人,是不是早就那啥啥了?”

走在旁边的陈洁猛点头,深有同感。

苗苗顿时羞恼道:“去你的,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周晚浓笑道:“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说完,她就咯咯笑着拉了陈洁往远处跑去,苗苗捧着课本在后面拔足狂追,三个人笑闹成一团,惹得周围同学纷纷侧目。

在跑出教学楼来到下面草坪的时候,周晚浓被苗苗拉住衣服,两人嬉闹了一阵,苗苗皱着眉头说道:“晚浓,我跟你说正经事呢!”

周晚浓笑道:“啊,你个小蹄子能有什么正经事?”

陈洁插嘴道:“苗苗,你不会是跟隔壁寝室的韩玉一样,不小心怀上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吧?”

周晚浓顿时大笑了起来,直如花枝乱颤,捂着嘴说道:“那可真要恭喜你,要当未婚妈妈了!”

“你们两个,真是讨厌死了,再这样我生气了!”苗苗撅着嘴说道,“人家都烦死了,你们还说风凉话!”

“好吧,好吧,那你说说到底有什么烦心事,是邵某人脚踏两条船呢,还是你见异思迁,又有了新目标?”周晚浓道。

苗苗说道:“什么呀,我是那种人吗?是这样的,他约我放假后去壇头山岛旅游,那边听说风景很好,纯天然还没有被开发,碧海蓝天……,可是,我一个人又有点怕……”

陈洁好奇问道:“壇头山岛是什么岛,没听说过啊?”

苗苗道:“是邵某人老家那边的,我在网上查了下,风景的确很美,水质清澈,沙滩很漂亮,刚好可以去那儿游泳。”

周晚浓笑道:“既然这么喜欢,那就去呗,你怕什么,怕他趁机吃了你啊,你们不是应该早就偷吃了吗?某人有天晚上彻夜未归,不要告诉我是跟人聊了一晚上天?”

苗苗脸sè红了一下,忸怩道:“那天下大雨,是聊了一晚上天嘛……,哎呀,人家要问的就是你和你的唐哥哥能不能一起去,还有陈洁,你也一起,人多才热闹好玩嘛!”

陈洁马上说道:“不行的,考完试那天我就准备好回家了,连车票我都订好了!还是晚浓和她男朋友跟你们一起去吧,到时候你们两对小情侣,我才不去当这个超级一千瓦呢!”

周晚浓脑海里想了一下自己和唐宾一起去旅行的可能xing,结果发现是完全没有可能啊,再说唐宾现在腿都断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呢,最重要的是,自己是要撮合他和姐姐两人,可不是自己要怎么怎么样,只是这唐家小哥真是榆木脑袋,上次自己那么明显的暗示,他居然毫无反应。

嗯,现在李晶晶那边追的那么紧,的确要加快速度将两人撮合成功……,要是让他和姐姐一起去旅行,壇头山岛,海水,游泳,泳装……嘿嘿,这主意不错,不过那家伙最近断了腿,看来要过一段时间才行。

不过一想起那晚的事情,周晚浓又联想到了自己咬住他的胸口,结果被他在自己敏感的臀部上重重打了三巴掌的事情,这让她一回忆就感觉后臀发热,似乎还能感受到当时那和又麻又痛的滋味。

她暗啐了一口,嘴里却说道:“不行的了,唐家小哥这几天腿断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呢!”

“啊?”两个女生同时吃了一惊。

“谁的腿断了?”这时,忽然从后面响起一个牲口的声音,听在三女耳都比较熟悉,转头一看是毛炳昌和他的一个小跟班螺丝,毛炳昌就是一直以来追求周晚浓的脑残爱幕者,上次跟唐宾还见过一面,那时正好是周晚浓献出初吻的时候,而那螺丝,三女压根连他正名都不知道。

“谁腿断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周晚浓看到毛炳昌就没什么好脸sè。

“晚浓,我只是表示关心下你嘛!”毛炳昌似乎对周晚浓的冷脸已经习惯了,居然一点都不觉得难堪。

“我谢谢你了,不过我们现在要去吃饭,请你不要再跟过来了!”

“晚浓,我对你一片真心你是知道的,干嘛总是拒人千里呢?那个……我稻香园订好位置了,午我们就一起去吧,总比在食堂里吃那些头发苍蝇炒的菜强!”毛炳昌一脸爱幕的说道。

三女脸sè一变,最近食堂也不知道怎么得,老吃到头发,苍蝇之类的恶心东西,甚至还有人吃到那种弯弯曲曲的毛毛,能把人胃水都恶心到吐出来,现在刚要去吃饭,被毛炳昌这么一提,顿时没了胃口。

周晚浓翻了翻白眼道:“毛炳昌你听着,第一,我有男朋友的,拜托你别再来纠缠我;第二,我对你没有好感,也不会跟你一起吃饭;第三,别叫我晚浓,我听着别扭,都跟你说了无数次了;还有,你能不能在这个时候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真的是好讨厌!……苗苗,陈洁,我们去门口吃面!”

她说完就拉着两女往校门方向走去,毛炳昌在后面不依不饶,跟上来说道:“晚浓,你就别骗人了,那天那人根本不是你男朋友,”

周晚浓心里一惊,一张俏脸顿时遍布寒霜,暗想难道这混蛋跟踪我,甚至去调查了唐家小哥的底细,这就更加让人气愤了。

她杏眼怒瞪,冷冷的说道:“我有没有男朋友,难道还需要你来确认,你是我什么人啊?再说,就算我没有男朋友,也不会看上你,滚开!”

毛炳昌满脸yin郁的看着周晚浓拉着两女离开,一腔憋闷至极的情绪全都发泄在小跟班螺丝的身上,劈头盖脸地问道:“螺丝,你到底有没有调查清楚,周晚浓这野丫头到底有没有男朋友?那个叫什么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螺丝男挤出一脸小人样,献媚的说道:“调查的清清楚楚,周晚浓在学校里基本没有跟哪个男生有过亲密接触,绝对没有男朋友。而那姓唐的人,据我再三跟踪调查得知,应该就是她的姐夫,和她姐姐住在一起,他们还有个女儿!”

当然,螺丝说的这些事情并非真实,他说到底也就是个跟在毛炳昌身边鞍前马后的小跟班,其本身没什么能力,只是按照毛炳昌的指示偷偷跟踪了周晚浓,然后见到了唐宾本人,最后远远的观察了一阵,实际上并没有详细的了解过三人真正的关系。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毛炳昌这个官二代身份。

毛炳昌的老爹是江州教育局的副局长,虽然在江州官面上算不上什么厉害人物,但在教育这一块还是有些权力的。而螺丝这人家无权无势,想要ri后进入江州正式教师行列,正需要毛炳昌到时候拉他一把,所以才一直以来曲意巴结,刻意奉承,这会儿当然是把事情说的十拿稳,满口坚定,不然给毛炳昌留下一个办事不靠谱的印象,以后就别想人家会帮自己了。

毛炳昌紧拧着眉头:“这个鬼丫头为了骗我和姓郑的,居然联合自己的姐夫演了一出大戏,他妈的居然连接吻的戏码都上演了……我靠,看我得到你以后怎么收拾你!真是不像话,姐夫啊姐夫,你他妈真是艳福不浅啊!话说,这两人到底有没有猫腻呢……不是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吗,要是周晚浓的屁股真的成了他姐夫的,那他妈的,自己还把她当成个女神……”

不管毛炳昌呆在原地发愣,这边陈洁轻声说道:“晚浓,你这么对待毛炳昌真的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周晚浓不屑的说道。

“他老子毕竟是江州教育局的副局长,正好管着我们这块呢,就不怕到时候他跳出来给你小鞋穿?”

“他敢?老娘一气之下就去剁了他!”

苗苗咯咯笑道:“晚浓,就怕你还没剁到人家,就被人家两父子给一起吃了!”

周晚浓拧了她一把,娇声骂道:“苗苗,你真是个女流氓!信不信我找一群人来吃了你?”

苗苗扭了扭小屁股说道:“好啊,好啊,最好找你家的唐哥哥来,我随便让他吃。”

“小浪蹄子!”

唐宾第一天恢复上班,从叶雁的经理办公室出来之后,就忙了一个上午,除了仔细核对银行监控项目的时间进度安排和人员配置,还要处理堆积下来的各种部门相关邮件。而接下来他的重点工作就是配置监控项目的人力资源,将紧缺的岗位人员尽快去招聘,或者调配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也许是为了方便以后交流,或许还有其他的什么目的,叶雁把唐宾的位置安排在了经理办公室门口,他只要站起来往旁边走上五步,就是经理办公室的门。

唐宾当时脱口就说了一句:“我怎么感觉我现在像是你的秘书?”

不想叶雁回答说:“大内总管不就是一个秘书吗?”

这让他很是痛并快乐的想到了目前在网络上流行的那句话: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互换女友 》《 》《 诱惑人的好嫂子》《 妻子的婚外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