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吃饭,吃你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吃饭,吃你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到底还是唐宾脸皮厚一点,他想反正两人都有过05公分的负距离接触了,这会儿摸一摸也没什么吧!

于是索性将内裤也扒了下去,这下子李晶晶握着滚烫存在的场景就纤毫毕现的展现在眼前。

唐宾虽然感觉还是有点痛,但是被她握了一会之后反而更加硬的厉害,涨的要命,李晶晶握着它的手都止不住直发颤抖,眸子里面全部都是娇羞,就连耳根也一起跟着红了起来,她闭着眼睛,声如蚊蝇的说道:“坏人,你干嘛把裤子脱掉呀?”

看到她极尽羞怯的忸怩神情,唐宾心里一荡,笑了笑说道:“你不是在帮我检查有没有受伤吗,不脱怎么检查?”

“你?”

李晶晶气恼了一阵,情绪渐渐平复,心说谁怕谁啊,又不是没见过。于是慢慢睁开眼眸,只是入眼处那根又粗又长的东西,此刻被自己一只手握住了一半,怪模怪样的狰狞露在外面,她心里激灵了一下还是情不自禁放了开来,暗暗咋舌——

“这么大个东西,真的能……进到自己的里面吗?”

“那还不得……疼死了啊?”

以前虽然摸过,但是没有这么直观清晰的看到过,以至于李晶晶心里诽咐,很是惊诧。

唐宾这个不要脸的看着她轻轻调侃:“还没检查呢,就完事了?”

李晶晶又羞又气:“快穿上,快穿上,真是丢死人了。”

唐宾嘿嘿一笑,这会儿缓过来,那地方也不怎么疼了,只是膨胀的厉害,面对佳人,他也不好意思继续挺着那玩意谈笑风生,于是赶紧拉起裤子遮住。

“真是个流氓!”李晶晶轻轻骂了一句,然后打开瓷瓶也勾了一点药膏,轻轻涂抹在那他的伤口上,一遍遍的摩挲。

药膏抹完,唐宾穿起了裤子,两个人又在房里搂搂抱抱低语了一阵,这才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开门出去,却看见周晚晴和胡爱英此刻正好端端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样子已经坐的有一会了。

唐宾看了看两人,眼神里闪过一丝尴尬,干笑着说道:“我们刚刚……在房间里涂药。”

两个人在里面干了什么,周晚晴和胡爱英是无从得知,不过那一阵阵浓浓的药膏气味还是很容易被辨识,且不说周晚晴的反应,倒是胡爱英一个劲的给女儿使眼色,满是得意的神情,敢情她刚刚就是故意拖着唐宾的嫂子给女儿制造机会来了。

“小宾,你把石膏拆了?腿好些了吗?”周晚晴关心的问道。

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胡爱英已经把东方白的身份告诉她了,本来她想出来表示感谢,可是胡爱英说老头子有些悄悄话要跟两个人交待,而且胡爱英又东拉西扯的拖着她说了一大通,让她没有办法脱身,最好只好无奈陪着她聊聊保养啊,护肤啊,实际上周晚晴乃是天生丽质,用的护肤品也是极普通的,哪里有什么非凡的经验。

“嗯,好多了,东方老先生说这几天多走动走动,锻炼一下,再有个十天八天就会完全好了。”唐宾点点头说道。

“真的呀,那就好!”

这时候胡爱英说道:“是啊,是啊,小唐,你天天闷在家里也不行,现在既然那死老头都交待了,就应该多走走,要不现在就去我们家坐坐,你都好久没来我们家了,阿姨烧菜的味道也快要忘记了吧?”

“呃……”

唐宾心说好像也才吃过一次而已吧?

胡爱英又道:“你看你,都快成我们家女婿了,难道结婚前不应该多跑跑丈母娘家,我这丈母娘没刁难你吧?”

唐宾看了看嫂子,哑口无言,李晶晶面目绯红,拉了拉自己妈妈说道:“妈,说这些干嘛,唐唐石膏刚拆,走动也要等了一两天,而且刚刚涂了药膏,不方便不方便,我们先回去吧!”

胡爱英眼睛朝唐宾腿上看了两眼:“是这样吗?对了,东方那死老头呢,怎么不见了?”

李晶晶道:“你干嘛老叫他死老头,老爸都说让我叫师傅了……他有事先走了,半个月后我再过去。”

胡爱英道:“敢骂老娘是老娘们,还不是死老头是什么?”

“……”

唐宾和周晚晴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送走李晶晶和她妈,唐宾回头搂着周晚晴,一脸歉意的说道:“大宝贝,刚刚晶晶她妈说的话……你别生气,那……不是真的!”

周晚晴幽幽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想的明白,小宾,只要你心里有我们娘俩,你最后跟谁结婚,都……”

唐宾急急伸手捂住她的嘴巴,说道:“是真的,我都打算好了,再等一段时间,我们就去结婚,晶晶说愿意做小……”

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就顿住了,小老婆是这三个字,终归是说不出口。

不过周晚晴还是听出来那个意思,一时间表情有些错愕,愣了好一会儿之后,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还是她想的明白,你自己却想不明白,我都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那张证,真的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如果你的心不在我这里,那我要那张证有什么用,我想晶晶也是这么想的吧?好了,不说这些了,刚才饭还没吃完呢,还要继续吃吗?”

唐兵愣了半响,看着她如花似玉的俏脸,心里只剩下感动,李晶晶是这样,她也是这样,两个同样如此深情的女人,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回报她们,感动之余,这厮就想到了以身相许,于是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不吃饭,吃你!”

说完就一口亲在她雪白的脖颈上,肆意吸吮舔舐。

周晚晴吃吃娇笑:“刚刚在房间里和晶晶亲热完,就又来招惹我,你就不怕那什么尽什么亡?”

唐宾嘴巴舌头忙个不停,在她天鹅般的雪颈上胡乱亲吻,过了一会含含糊糊地说道:“哪里有……,我都还没跟她到那一步呢,而且……,白老头要求她,保持处子之身起码一年,真是……搞不懂为什么?”

周晚晴被他吻的呼吸急促,心胸急剧起伏,不过嘴里还是断断续续地说道:“原来……是那边……,啊……,吃不到……,就来……,啊……我这里……解馋,坏蛋,左拥右抱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唐宾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索性闷头强攻,一手从裤腰带里伸进去抚摸她丰满的柔臀,一手隔着衣服揉捏她异常包满的酥胸,唇舌却在她脖子,耳朵,脸颊等等上面来回舔舐。

周晚晴娇喘不止,喉咙里吚呀作声,双手上举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却仍然坚持着开口说道:“刚才在房里……是不是……嗯嗯……干什么坏事了?”她紧紧夹住自己的双腿,不让他作乱的大手继续入侵,却正好将他的手一起夹在了里面,语音颤抖的说道,“出来就这么猴急……哎呀……”

她说到这里就哎呀叫了一声,原来她两腿虽然夹住了他一只手,可他另一只手却透过她的衣服,满满地抓在了她的胸脯上,而且那颗敏感的蓓蕾,被他用力地捏了一下。

她放下一只手隔着衣服按在了他的手掌上,继续追问:“快说,在里面,干了什么?”

唐宾两手被制,虽然可以用力抽出来,凭着她的力气自然阻挡不住,只是他却不愿如此蛮干,被她这样羞怯娇恼地又夹又按,两只手掌却体会到满满的柔腻舒滑,**攀升的感觉更加强烈,可这厮也不消停,虽然两手没有动作,下身的火热却早已蓄势待发,紧紧的顶在她的翘臀上,一边嘴里回答:“没干什么……就,亲了几下。”

反正窗户纸都被那丈母娘大人捅破了,这会儿唐宾也无须再尽力隐瞒,继续说谎只会把嫂子伤的更深。

“啊……,亲哪儿了?”周晚晴放下另一只手,背过去捉住他那条趁乱作怪的坚硬。

“亲,亲嘴!”唐宾说着就找到了她的红唇,狠狠地吻了上去,一条灵活的舌头强势的攻破她的唇线,直捣黄龙般在里面扫荡。

“唔,唔,坏蛋……刚刚亲了别的女孩子,唔,又来亲我,唔,讨厌……”

她说是这么说,可是那条香舌却主动伸出来用力地搅缠着他的舌头,嗞嗞嗞地一番热吻,吸的他嘴唇都快肿了。而且,她的双手也放了开来,转而再次勾上他的脖子,甚至两条美腿也松开了一条缝隙,任由他的大手动作。

唐宾心里奇怪了,嫂子这么问着问着,他还以为会生气吃醋,没想到这会却好像越发兴奋了起来,小腹下的柔软一下一下摇曳,磨蹭着他的火热坚硬,令他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兽血瞬间沸腾。

他摸在她下身处的手掌轻轻一撩,却摸到了一大把春水,不由一脸坏笑:“大宝贝,怎么我一说晶晶,你就骚成这样了?”

周晚晴紧闭双眸,一头秀发散了开来,脸色娇艳欲滴,羞涩难当:“谁……谁骚了?不要转移话题……不要,不要,……哦……坏蛋坏蛋,你们……还干了什么……”

ps:好累,好累,放假了反而一堆事,码字的时间真心少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互换女友

新书推荐:《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出轨的男人 》《 寡妇的私密日记》《 色小说:别样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