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枚戒指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枚戒指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唐宾和李晶晶骑着小白羊电动车到达闲聊酒吧的时候,看到杨冲正坐在吧台边和一名衣着时尚性感的年轻女子搭讪。

杨冲这货也是个人才,居然装作来酒吧喝酒的客人玩邂逅,可那女子却爱搭不理的,反而一个劲的问酒保,你们酒吧的老板在哪里,人怎么样,听说又帅又有钱什么的还叫洋葱,看来又是幕名而来的脑残粉。

酒保一脸古怪地瞄了眼杨老板,然后笑了笑说老板去旅游了,那女子马上变得一脸悻悻。

杨高只顾着搭讪美女没有注意到进来的唐宾和李晶晶,直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才回过头来。

“洋葱,就你一个?治安员呢?”唐宾一边说一边打量了一下坐在旁边的时尚美女,他们刚进来却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底细,还以为是一起的。

结果那女子一听到有人叫旁边搭讪自己的男人为洋葱,顿时脸上愣了愣,皱着眉头问:“怎么你也叫洋葱?”

杨冲笑了笑说:“是啊!”

女子忽然明悟,脸上马上变得热情起来,说道:“你不会就是这酒吧的老板吧?讨厌啊你,搭讪人家也不说出你的身份。”

唐宾和李晶晶顿时面面相觑。

杨冲摇摇头道:“我不是这里的老板,只是刚巧也叫洋葱。”

那女子狐疑,看了看酒保的脸色,最后切了一声,道:“没事你叫什么洋葱啊,真是扫兴,走开走开,别来烦我!”

三人到一张角落的桌子边坐下,就刚刚那女子的事情调侃了两句,然后杨冲才告诉他们说刘志安去医院接肖萍萍了,临最后还笑着说道:“现在小护士肚子里躺着他的儿子,这牲口就直接成孙子了,天天早晚接送,怕她走不动似的,才一个多月……”

李晶晶道:“一个多月怎么了,那也是怀孕,孕妇当然要小心仔细点的啦,唉,跟你这不当爹只知道搭讪的人说不清楚。”

杨冲举手投降:“好,好,当我没说总行了吧?”

三人正闲聊着一边等刘志安和肖萍萍,结果门口又进来一人,红衣红裙,白色高跟,往里面看了一圈,径直往唐宾一桌的方向走了过去。

“宾宾!”

三人同时抬眼看去,顿时都瞪大了眼睛——

居然是何巧英!

李晶晶撇了撇嘴不说话,杨冲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些发愣,唐宾则是皱紧了眉头:“你怎么来了?”

何巧英没作正面回答,反而看向杨冲,笑着说道:“洋葱,这是你开的酒吧吧,前段时间给你打电话,你还说不知道宾宾在哪呢!”

杨冲干笑了两声道:“以前确实不知道,这不刚刚才联系上,你就来了。”

到底是做生意的,瞎话张嘴就来。

“我可以坐下吗?”这次的何巧英和上次在植物园里遇到唐宾时的态度显然不一样,上次咋一见面这女人情绪马上变成疯了一样,歇欺底里的,此刻却很是客气。

杨冲看了看唐宾,把这个难题推给他做决定,毕竟何巧英找的是他;李晶晶没什么好脸色,在桌子下面握住唐宾的手,十指紧扣,使劲捏了一下。

唐宾会意,脸上没什么表情,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在等两个朋友,可能不是很方便。”

何巧英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眼神里闪过一丝愠怒,不过竭力忍住了,看着他说道:“你们等的朋友应该就是治安员吧,我又不是不认识,能有什么不方便的?”

她说完就径直往杨冲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去,因为是酒吧卡座,一排位置上可以坐三个人,她坐上去的时候道也不显得拥挤。

李晶晶暗暗瞪了一眼杨冲,不过杨冲也没有办法,只好无奈朝她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他总不能动手把何巧英从位置上推下去吧?

不过既然都已经坐下了,谁也不好过于恶言恶语。

杨冲对何巧英的不满主要还是来自于唐宾,他和她之间倒是没有什么瓜葛,以前读书的时候,何巧英经常会跑到他们寝室里来找唐宾,一来二去之下,她和杨冲以及刘志安也算熟悉,一起玩的时候也挺好。

“你喝点什么?”杨冲毕竟是这酒吧的主人,就算不太乐意这种情况下何巧英插进来搅局,但也不能没有容人之量,再怎么说也是同学。

何巧英一双涂了淡淡眼影的美眸在桌上轻轻扫过,用尖尖的下巴点了点唐宾的方向,说道:“我和他一样。”

杨冲站起来离开,中途何巧英站起身来让了一下,再坐下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唐宾,旁若无人的样子让李晶晶看的直皱眉头,顿时冷冷地哼了一声。

何巧英微微一笑,转而看向李晶晶,眼神里有些复杂,淡淡地说道:“李晶晶,你现在已经是宾宾的女朋友了吗?我记得一直到学校毕业的时候,你们两个也只是好朋友而已。”

李晶晶有些吃味,冷着一张脸说道:“要你管吗?唐唐现在已经是我老公,麻烦你以后别再叫他宾宾两个字,我听着别扭,你们已经没有半点关系!!”

说完她把放在桌子下面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举了起来,亮在何巧英的面前。

“是吗,你叫你的唐唐,我叫我的宾宾,咱们各叫各的,又有什么相干?”何巧英脸上一直在微笑,可眸子里有一股妒忌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宾宾,我记得以前你曾经说过,这一辈子都只会牵我一个人的手!”

何巧英注意到唐宾和李晶晶的手指上都没有戴任何的戒指,所以对李晶晶说唐宾是她老公的话并不是很相信。

她眼神脉脉的看着唐宾,心里面不知怎么的千丝百结,看到他跟李晶晶这么十指相扣的坐在一起,有一种很烦躁很暴躁的情绪在迅速滋生,她努力吸了口气,然后拉开自己随身包包的拉链,从里面翻出来一样小小的东西,轻轻的放在桌上,看着唐宾的眼睛轻声问道:“宾宾,你还记得这个吗?”

唐宾看了看放在桌上的东西,脸色顿时变了数变,眼神也变的无比复杂,那是一只橙黄色水晶制成的戒指。

看到这只戒指,两人以往经历的一幕顿时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唐宾和何巧英相约去学校外面的电影院观看最新上映的爱情片《初恋》,当影片放映到一半的时候,两人就忍不住在情侣座位上激情拥吻,以至于下半场放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电影结束散场的时候,发现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两人被困在影视城没法回去,索性就在旁边的宾馆里开了一个房间,然后就发生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那一晚,何巧英流了很多血,又疼又怕,拉着唐宾哭的死去活来,两人都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唐宾也急得团团转,差点就打了120急救电话,后来好不容易止血了才安心,那晚的破身经历真可谓是有惊无喜。

直到第二天早上,两人才战战兢兢的又尝试了一番,这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男欢女爱的滋味。

**之后,唐宾就跑到外面取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去水晶坊买下了这只水晶戒指,亲手戴在何巧英的手指上,赌天发誓,这一辈子都只会爱她一个人,直到天荒地老,世界末日云云。

一想起这些,唐宾心里闪过丝丝柔情,第一次的初恋,第一次的破身经历,还有这第一个女人,虽然结果很悲伤,但是这些记忆永远都不会消失,它只是沉浸在那里,没有人提起。

唐宾抬起头来,第一次仔仔细细的看她,自从两人分手以来,他就从来没有再好好看过她一眼。

何巧英的脸上依然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比以前更多了一些成熟的风韵,显得更加有女人味一些;她不是江州人,老家是在中海的某一个小城镇,在唐宾的印象里,她身上有一种所有中海姑娘都有的特色——作,平时有些小任性,喜欢小小的炫耀自己……

唐宾的脑海里如同放电影一般慢慢回忆,两个人的点点滴滴,有温馨有柔情,直到家中突发变故,噩耗传来,自己一下就像没了灵魂,当时何巧英也安慰过他鼓励过他,只是后来自己为了生存日夜疲于奔命,直到两个月后的某一天,她提出了分手。

唐宾暗暗叹了口气,心想也许自己也没有责怪她的权利,那段时间自己太忙,根本就顾不上她,她又是那种需要有人疼需要有人宠的个性,两个人走到分手那步,也说不上到底该怪谁,只是那时候的他,本来就心里不好受,再加上她突然间要分手,更加雪上加霜,所以心里面一直有些怨气,不过几年的时间都过去了,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巧英,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再提呢?”唐宾看着她轻声说道。

“过去了?”何巧英满脸幽怨,甚至闪过一次疯狂,“没有,还没有过去,对我来说,这些永远都过不去!”

推荐阅读: 妻子的付出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

新书推荐:《 村官:艳满杏花村》《 乱欲》《 乡村猎艳》《 少妇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