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章 不准挠脚底板

第一百五十章 不准挠脚底板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素不知叶雁听到这里就吃味了,心说:“小坏蛋,现在你下面的那根东西还顶着人家呢,手也还在人家的屁股上乱摸一气,怎么可以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呢,那岂不是说你摸着我的身体,却心里想着别的女人?哼哼!”

她水润的眸子转了两转,心里顿时活泛开了。

“真的,不骗人?”李晶晶听了显然很开心,只是下一秒她听到唐宾“嗯”的一声闷哼,同时还有一个女人“啊”的一声轻呼,顿时脸sè一变,满脸都是恼怒,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顿时气道,“大坏蛋,你居然……居然在做那种事……,还说想我,臭家伙,讨厌死了,我生气了,哼!”

李晶晶说完就气哼哼的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在一边,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热的脸蛋,又羞又恼又是妒忌,一边自言自语:“真是混蛋,做着那事还说想我,哼,晚晴姐一定在旁边偷笑,丢脸死了……,都是白老头惹的,要不然我也可以……”

原来刚才叶雁心里吃味,眼波流转之下就把自己裹着丝袜的臀部高高抬起,然后重重地坐了下去,那两腿间的柔软之处刚好撞在他顶起的帐篷上面,两人敏感处大力撞击之下,顿时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叶雁本来是想惩罚一下他的行为,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或者在内心深处还有一些别的yīn暗想法,比如当着人家女友的电话勾引他。不过,这惩罚的滋味可不好受,不说他了,就说自己,那真是要命了——

她感觉自己的耻骨都要断了,痛的全身簌簌发抖,胸前两团也跟着轻轻颤动,眼睛里马上泛起了一层水光,要不是顾及李晶晶的电话还通着,她肯定会大叫出来,那真不是一般的痛!

唐宾被这么突然撞了一下也不好受,所幸痛了一会之后马上就缓缓地恢复了过来,看到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叶雁,和她娇好裸露的,唐宾不由一阵苦笑,赶紧扔了手机问她:“怎么了,很痛?”

雁妹妹点点头,咬着下唇满脸委屈。

唐宾低下头去看,只是两人这样的姿势显然看不到那下面,只是胸前两团诱人倒是更加清晰,雪白,丰满,沉甸甸的,皮肤细腻如羊脂凝玉,看得唐宾马上又想凑上去咬一口,只是现在这时候显然不能这么做,于是把她的衬衫往下拉了下来,遮住那一幕惊人的诱惑。

此刻,叶雁一只手掌捂着自己的两腿之间,另一手搂着他的脖子,身体软绵绵地依偎在他的怀里,默默垂泪;唐宾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只是那女人的部位,他现在却不好意思再去细看,只好伸手轻轻将她抱在怀里,软语安慰。

“对不起,雁姐!”

他觉得刚才自己太过冲动,不应该直接吻了上去,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叶雁含着泪摇头,反而主动吻上了他的双唇,丁香轻吐,激情回升,只是唐宾的手再次抚上她穿着丝袜内裤的处时,她还是觉得有点疼痛,最后他只得放弃攻城,两人如此拥抱着纠缠了一番,偶尔彼此对视却不说话,暧昧温情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了十点半,唐宾才站起来打算回家。

“小哥哥,下次……下次的时候,就……,好了!”叶雁把唐宾送回翠园小区,临下车的时候,她无限娇羞扑在他怀里说道。

回到家中的她暗自着恼,后悔自己当时干嘛要那么用力,不然现在都已经……,虽然下身那软骨处还隐隐作痛,但刚才被勾出来的yù火还没有浇灭,如今只好尽情淋浴,借此消除心中的旖念。

只是一想起两人刚才的激情缠绵,她就心里一片火热,尽管没有真正的水rǔ交融,但也令人回味无究,要不是那个电话……

“咦,李晶晶在电话里,怎么会是那么个反应?”

叶雁突然想起电话里李晶晶听到两人的呻吟声后说的话,她明显已经猜到两人是在做那羞人的事情,可她居然没有生气的要死要活,饭而是轻描淡写的挂了电话!

“这……不应该啊?”

“难道李晶晶是把我误以为是别的女人,而那女人和唐宾,是被李晶晶认可的?”

“那个周晚浓,难道真的是唐宾的小情人,而且三个人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这,太难以置信了。”

“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这小坏蛋的正牌女友另有其人,就让李晶晶去伤脑筋好了,我可没那资格……,哎,好不容易有个动心的男人,才不想放手,下次……,下次,咯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叶雁摸着自己微微酸疼的下体,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只是这一个下次却又不知道要让她等到什么时候,原因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唐宾基本上都忙得不可开交,上午到一下公司,马上就拿着资料去人才市场招人,所有知名的招聘网站几乎都挂上了皇甫集团监控部门的招聘信息。因为时间紧张,人员要求又相对比较高,来面试的人是一波接着一波,唐宾手上的简历已经可以用卷尺来衡量,可真正能够满意的却没有几个。

而下班之后的时间,基本上都被李晶晶给霸走了。

周晚晴也知道了李晶晶要随东方白去别处学医的事情,对这个心照不宣的妹子,她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尽管有些酸溜溜的味道,但也无可奈何,这也算是默认了她的存在。

有时候想一想,她又觉得乐不可支,因为从某种程度来说,也可以算是自己从李晶晶手里抢来了唐宾,回忆起那一晚自己鬼使神差地在房间里偷偷自摸宣泄,又好巧不巧地被他回来后发现,转而两人有了那种更亲近的关系,这让她又是羞涩又是感激,心想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不是那个晚上,自己又怎么会像现在这么幸福着?

唐宾的腿伤果然也在一周之后,基本痊愈。

这天下班,他就再一次被召回了李家,在李晶晶的房间里嬉闹了一阵,惹得在屋外的胡爱英频频回头看往房间的方向。

“不要,不要……”从里面传来李晶晶压抑而娇憨媚惑的声音。

“这死小子也不傻嘛,就是那老不死的坏事,不然早成就好事了……,我的小外孙唉,又得晚一年了!”胡爱英嘴里小声碎碎念道,满心都是对东方白的不忿。

房间里,唐宾却是一手抓着李晶晶白生生的脚踝,用一根手指在她粉嫩嫩的脚底板上轻轻抓挠,惹得她花枝乱扭,咯咯娇笑,五根细细嫩嫩的脚趾头时而伸展,时而弯曲,那翘成弓形的脚背上有淡淡的青筋闪现,肌肤白腻如霜,光滑柔嫩;她一排洁白的贝齿紧咬着鲜艳的红唇,死死地忍受着来自脚底钻心的sāo痒。

“再弄我咬你了啊……哈哈,别,别来了,求你了,好唐唐,好老公……”李晶晶扭曲着俏脸哀求,她的脚底从小就极其怕痒。

“好吧!”唐宾终于放开了她,坐在床沿上笑嘻嘻地看着她。

脚底重获zì yóu,李晶晶马上来了底气,扑上去一口咬在他的耳朵上,当然咬住却不敢真的用力,结果变成了亲吻,让唐宾好一阵享受,李晶晶觉得不对,明明是要惩罚他的恶作剧,怎么好像变成奖励了,她顿时不干了,眼珠子一转爬下床,跑到外面拎了袋小核桃回来,扔在桌上气呼呼的说道:“作为对你邪恶举动的惩罚,你必须把这袋山核桃剥完,亲手喂给我吃!”

唐宾一看这一斤装的临安山核桃,顿时脑袋脸耷拉了下来,这得剥到什么时候啊,于是商量着说道:“核桃吃多了要长痘痘的,你难道想变成一脸小痘痘的内失女?”

“什么是内失女?”李晶晶脱掉拖鞋跳到床上,奇怪的问道。

“内分泌失调的女人啊!”

“什么,你才要做内失女呢,内失男!反正你要负责剥完,我可以分给我妈吃!”

唐宾悲催了,他总不能说我不想给你妈剥吧?

好吧,唐宾先跑到卫生间洗了下手,然后坐到床边,在床头柜上吭哧吭哧地开始用核桃夹剥壳,只是才剥了五六颗的样子,李晶晶就坐不住了,因为没人搭理她,于是她伸出一只光洁白嫩的巧足,在他屁股上踢了两下。

“又怎么?我不是剥得很专心吗?”唐宾头也不回地说。

“那也不行,你得边剥边跟我说话!”李晶晶把脚趾伸往唐宾的屁股底下,一根大拇趾在他的屁股沟里钻啊钻的,钻得他心里直痒痒。

唐宾扔下核桃夹,回手抓住那只玉足的脚腕,嘿嘿笑道:“是不是又想大刑侍候,脚底板痒痒了?”

“不要,不准挠人家脚底!”李晶晶赶忙缩回脚,这次唐宾抓的不够紧,直接就被逃回,不过他本来就没打算真挠,不然又要去洗一次手,尽管李晶晶的脚底干净的不沾一丝灰尘,并且抓在手里把玩很有乐趣。

ps:杭州成水城了,大街上到处可以抓鱼,西湖跟运河全都满出来了!!!

推荐阅读: 出轨的男人 妻子的婚外遇乡野春潮

新书推荐:《 我和小姨的故事》《 留守男人不寂寞》《 轻微疯狂 》《 出轨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