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葛花的彪悍

葛花的彪悍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喂你个娘们是干啥的,你窜出来啥意思?”其中一个人问道。爱睍莼璩

“我是村里的村干部,准确的说村里的琐事都归我管!”葛花说道。

“那你说了能算不?”另一个人问道。

“霍大夫,您去隔壁歇一会儿吧!”葛花对霍大夫说道。

于归农心紧张了起来,如果不是何南也在屋子里的话,他肯定不会放心葛花一个人留下处理那两个泼皮无赖。于归农竖起耳朵紧张的听着,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又叫嚷道榛:

“唉,和你说话呢,你说了算吗?”

“哦,是你说话呢,我还以为哪家的狗出来逼逼呢!”葛花说道。

“爱我,你个逼老娘们,你想怎么地?”其中一个火了骂道义。

“你们不就是想骗点钱嘛?老娘告诉你们,你们找错地方了,这里是靠山屯,不是别的小地方怕了你们,你出去打听打听,来我靠山屯闹的,哪个有好下场了,前几天有一伙,七八个呢,都让村里给放倒下五个,送镇上派出所去了,你们就俩瘪犊子还想来这闹,也不撒泼尿照一照!”葛花骂道。

于归农一听,我勒个去,这葛花是完全彪悍啊,上来就整这么一套,让于归农吓了一跳,这葛花最近是怎么了?完全的超出常理啊,不过于归农倒没有贸然进去,继续留在外面听墙脚。

“我草,你个老娘们出来逼逼,我倒要看看你能把俺们怎么地!”里面那人玩起了横的。

“老娘们咋地,还逼逼,你问问你妈,她是老娘们不?没逼逼你们能出来不,屁拉眼子裂了把你们崩出来的啊?就你们俩那样,换了是我,下地就掐死,省得祸害别儿!”葛花骂道。

“唉卧草,你他妈的早轮是不?”其中一个威胁道。

“你动手试试,私闯民宅、偷东西,东窗事发打人,我告诉你,就你俩那逼样的,何南联系总机,叫人过来,顺便带着几只鸡,咱还是老规矩只卸胳膊腿,顺便把他们偷东西那段监控的录像整下来,到时候直接桀骜给派出所。”葛花说道。

“那带鸡来噶啥?”何南问道。

“收拾到不能动弹把他们和鸡关一起,一直到警察来,到时候你们眼珠子还在不在就看造化了!”葛花冷笑道。

“大姐,我们错了!我们这就走,不要钱了,不要钱了!”其中一个彻底崩溃了。

另一个也有些肝儿颤了,但还拉硬道:

“得了,看在我们也没咋地的份上,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你说算了就算了?”葛花突然大声道。

“那你还想咋地?”那人小声说道。

“得啦,我也没那闲工夫,以后别让俺看见你们,不然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滚吧!”葛花说道。

于归农听到这都要笑出来了,愣憋着,闪身进了诊所的西屋,那俩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于归农这个时候才出来喊道:

“葛花,你他妈真牛啊逼!”

“还不是让他们给闹的!”葛花出来笑道。

“何南,你也学坏了,一点也不厚道了,还配合葛花唱戏!”于归农笑道。

“不怪何南,要不这帮孙子真不是玩意儿啊!”葛花骂道。

“你这都跟谁学的啊?”于归农一阵头大。

“郝颖啊!”葛花大咧咧的说道。

于归农实在无法想象郝颖会这么处理事情,尤其是骂出来的那几句,估计没有几个老娘们能大大方方的像葛花这么从嘴里出来,还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一副没事儿人一样,于归农下意识的看向何南,拿眼神问他,郝颖也这样??何南一副了然的样子摇了摇头,于归农放下心来,就说嘛,郝颖不至于这样。

不过葛花今天的表现虽然有点夸张的粗俗,但是对付这帮泼皮无赖却是很有成效,于归农不禁也赞赏起葛花来了,为了葛花的聪明和彪悍,当然葛花还不止这样,她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开口说道:

“没空和你扯,我得去监控那头,看看那俩王八蛋滚远了没有,别再回来找茬!”

r>

葛花说完就火急火燎的走了,于归农看向何南问道:

“她到底是怎么和郝颖学的啊?”

何南也笑了,何南把之前郝颖处理一桩这样的事情类似的讲给了于归农,其实郝颖处事一向冷静果断,就是指着村里安装的监控设备对着讹钱的说,都拍下来了,你是要自己走,还是我找派出所的请你走,损害我们度假村名誉是要赔钱的,你别和我说没钱,没钱就进局子里面蹲着,蹲够为止。

本来就是一通威胁加手段,可到了葛花那现学现卖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一副流氓范儿不说,还是个彪悍的老娘们,不过葛花这段时间倒是在村里治走了五、六拨这样的人了,村民算是大开眼界了,尤其葛花那满嘴的粗话,加上泼辣辣的态度,让村民也都退避三舍,现在葛花在村里说一不二,村民看着她的眼神都充满敬畏。

经过何南这一解释,于归农算是知道为什么刚才葛花一说都散了,村民跑的那么快了,这是怕葛花殃及池鱼啊,不过于归农倒是对葛花挺满意的,她有样学样,虽然学的不咋地,但着实是给自己帮了不少忙,而且在村里现在也有威慑力了。

于归农乐呵呵的回了村公所,看着村里的账本也挺高兴的,这段时间,收入是翻翻儿的涨,真应了那句,向钱看,向厚长了,晚上于归农特意把钱心菊、郝颖和葛花找回来吃了顿饭,算是犒劳她们这段时间的辛苦,于归农还拿了酒。

葛花这下子可乐了,三杯酒下肚,就有些洋洋得意了,尤其她觉得自己今天在于归农面前算是露脸了,至少算是给村里解决了一个难题,搂着于归农脖子说道:

“我今天厉害吧?”

于归农只是无奈的点头,不过郝颖和钱心菊也都听说了葛花今天的光荣事迹,郝颖玩笑挖苦道:

“你也就那德行了,只能去对付这帮人了,让你上台面也上不了台面!”

“唉,俺咋就上不了台面了?这不也是跟你学的嘛!”葛花不服说道。

“跟我学的?我就教你骂那玩意儿了啊?”郝颖问道。

“啥玩意啊?我骂啥了?”葛花不承认的说道。

“逼逼生孩子,屁拉眼子裂了崩出来的!唉,葛花你都哪来这词儿啊?”郝颖笑道。

“俺当时不给气急了嘛,顺嘴瞎胡嘞了!”葛花郁闷道。

“我看你也是狗带嚼子瞎胡嘞!”郝颖说道。

“你才是狗呢,你们全家都是!俺给你们排忧解难,你就这么对俺呀!”葛花不满说道。

“行了,郝颖,别逗葛花了!”于归农劝道。

“葛花现在是牛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叫老母牛不下崽!”于归农也开起了葛花的玩笑。

“啥意思?”葛花问道。

“就是啊,啥意思啊?”郝颖也问道。

只有钱心菊在一旁咯咯的笑,两个人非得让于归农说出来,于归农一面喝酒一面笑,就是不肯说,两个人目标又转向钱心菊,钱心菊拗不过两个人只得小声的说道:

“我之前在路边摆茶摊的时候,听一些流氓司机总说这话,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老母牛不下崽,牛啊逼坏了!”

钱心菊说完,三个女人都大笑了起来,葛花边笑边去捶于归农,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很温馨,终于在唐丽君离开后,李秀秀死去后,而覃艳也同样离开后,这里又有了笑声,生活也愉快了起来,有些人暂时忘记了伤痛。

这一夜于归农和三个女人都喝高了,钱心菊去解于归农的衣服,葛花大笑着把自己扒个溜光跳大秧歌,而郝颖虽然表面上还是冷静,内里早就喝懵了,拿着空酒瓶子‘咕咚、咕咚’的自己猛吹,何南本来有事要找于归农,可是难得在发生这么多事情后于归农松懈了下来,何南不愿意破坏这样的气氛,看着屋子里温暖的灯光,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可就不如昨天晚上那么高兴了,一男三女全都光不醋溜的,躺在炕上没了正行,于归农揉着发痛的脑袋,撇开枕在自己胸口的郝颖的头,挪开钱心菊的手,扔开葛花的臭脚,一个人爬了起来,看着一屋子的狼藉,一阵头大,妈的,都喝大了。

(第三更,额,有点晚了,不好意思,但总算是写完了,咱今天就算三

爆吧,还好不是三炮!)

推荐阅读: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女乡长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

新书推荐:《 留守村长的艳福 》《 娇艳人生》《 留守男人不寂寞》《 嫂子 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