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狠狠的罚

狠狠的罚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那啥,那我那大棚不压上,那菌苗让风扫了,就不能活了!”狗四儿辩解道。爱睍莼璩

“你担心你家的,那别人家的就不用活了呗,好说歹说你也算年轻力壮,你让一个老人去捡大石头你自己说你这事儿对不?还动上手了,你有啥资格动手,这是在村里,这要是在外面,你都够吃牢饭的知道不?“于归农吼道。

“于主任,这你看说的,我要不是她骂娘,我也不能动手,这也不能全赖我啊,是不,不信你问村干部!”狗四儿打算拖你两个村干部下水说道。

“是,于主任,是胖大妈先骂娘的,狗四儿才动的手!我们在旁边都听到了!”王六儿说道。

“就是,这骂娘可是胖大妈先起的头!”张天喜也说道攴。

“都给我闭嘴,你们还好意思说?行,既然你们要说道,那我就让你们好好说道说道!”于归农冷声道。

“我问你们,何南来找我之前,狗四儿就已经和胖大妈动手了吧,这一来一回至少得有二十分钟,你们两个大老爷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拉开架是不是都吃软饭的?没有劲?还是说跟本你们就是拉偏架呢!”于归农大声骂道。

这两个人一听,马上一哆嗦,被于归农说中了,顿时哑口无言,于归农冷着脸说道姹:

“今天开始,狗四儿家所有的山货,收购价按村里的百分之七十收购,剩余百分之三十补偿给胖大妈!至于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看他表现!张天喜和王六儿扣下五十元后,今天起就不再是村干部了!工资按天结算,扣完处罚的钱发给他们!”

“村里村干部不是村民选拔的嘛,你凭啥?”狗四儿嘟囔着。

狗四儿听着似乎在为王六儿和张天喜抱不平,其实他心里是有计较的,这二人以后要啥也不是了,也就没了偏帮自己的人了!那自己那个大棚里的东西,啥时候收购的价格能变成正常的?他们家大棚现在一个月能出四千来快,这百分之三十那可就是一千多块啊,狗四儿心疼的要死了!

“凭啥,就凭我是村主任,就凭村规村纪,你这一出声儿,倒是提醒我了,如果狗四儿把大棚里的东西,私自的售卖,已经查处,马上取消租赁合同,这一点在你们当初签大棚租用协议的时候已经标的很清楚了,村里有权收回公有财产!”于归农说道。

这狗四儿一拍大腿,恨不得这一巴掌拍到自己的脸上,让自己这嘴这个欠儿,这于归农明显是和自己卯上了,自己咋还不觉景儿呢!狗四儿看着王六儿一眼,王六儿这回可把狗四儿恨上了,要不是他,自己也不至于被免了,那张天喜就更不用说了,狠狠的瞪了狗四儿一眼。

这个时候何南也扶着胖大妈回来的,于归农亲自走到门口扶过胖大妈问道:

“都检查了吗?”

“没事儿,娃子,就擦破点皮儿!”胖大妈说道。

于归农看向何南,何南点头,表示真的没什么事情,于归农转身跟郝颖说道:

“你送胖大妈回去吧!”

郝颖点点头,胖大妈本来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倒也没用郝颖扶,就那么一前一后的走了,何南看向许满囤,示意许满囤小声告诉自己刚刚于归农都说了什么,许满囤小声的说着,于归农也不发话,等何南大概都听的差不多了,于归农看何南跟自己点点头,于归农才又说道:

“今天开始,我就再立一条规矩,村里是承担一部分村里老人的责任,就代表着村民同样承担,今后如果再有这种欺负孤寡老人的现象,村里绝不姑息,这次狗四儿是给个警告,下次就是严重处罚,今天这里的处罚决定,还有新立的规定一会大喇叭都给我广播出去!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底下传来稀稀拉拉的回答声。

“都挺明白了吗?”于归农突然大声问道。

“听明白了!”这次回答的也很大声。

“都回各自的岗位上吧!”于归农说道。

狗四儿还不死心,想等人都走了再单独找于归农求情,本来他就站在最外面,于归农也注意到狗四儿没有动,于归农只是淡淡的说道:

“狗四儿你回去吧,已经定下了!”

狗四儿看了眼于归农,终于沮丧了离开了村公所,郝颖这个

时候回来了,见屋子里就剩下于归农了开口问道:

“狗四儿的这个事儿,你闹的有点大!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嗯,发现了不少问题,想杀鸡儆猴!”于归农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了?”郝颖问道。

“你没发现,村里腰包鼓了,但是人心貌似开始起了变化,都想多占多得,后选的几个村干部也都不是很安分,我今天去的时候张天喜和王六儿明显的就是不问青红皂白的在偏帮着狗四儿,狗四儿也因为在村里现在混开了,胆子肥了起来!这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且我今天处罚的时候你也看到了,狗四儿一开始都没当真,他们是时间长了,忘了这村里谁说话算了,我不杀一个给他们看看,他们就是不知道好歹,一旦这股风气形成了,你再想压下来就难了,不像过去,都穷的掉底,你拿点粮食,给俩钱儿就跟着你屁股后面转。

现在这都富了,人心就散了,我如果现在不威慑住,怕是以后靠山屯就得有造反的!”于归农分析道。

“嗯,是我疏忽了,觉得村里最近不咋对劲,又没发现在哪儿,你说的有道理,像狗四儿这样的,村里现在不止一户,都仗着腰包里有俩钱儿开始腰杆子硬了,而且不管跟谁都牛哄哄的!”郝颖点头道。

“所以啊,你得让他们知道,我能带你们致富,把你们捧起来,我也能把你们打回原形,这样村民的心才能在一处,才能在我于归农这里!”于归农说道。

“我现在开大喇叭,把处罚决定还有新规定说一下吧,然后我让钱心菊溜着点村里的动向,看看这帮老娘们咋说,就能知道每家每户都啥反应了!”郝颖说道。

“嗯,你注意跟进下这个事情!”于归农说道“归农,大宝不在,你最近忙的够呛!”

“是啊,以前老觉得那孙子悠哉悠哉的,现在才知道他管的事儿也不少,这都弄我这一块了,可忙活死了,你最近也分担不少,累坏了吧?”于归农搂过郝颖说道。

“不累,跟着你我踏实!”郝颖窝在于归农的肩头说道。

两个人正打算温存一会儿呢,郝颖也好久没和于归农在一起了,这时村公所进来了一个,两个人慌忙尴尬的分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于归农,比较膈应的张翠,自打上次和张翠之后,于归农说实话从心里不咋待见她,可是已经和人家维持那种关系了,总不好撕破脸。

所以表面上维持着,但私底下于归农却再也不肯碰张翠一下,张翠呢也是聪明人,引诱了于归农几次无果后,也就有点灰心丧气了,加上于归农前段时间都泡在龟村,她就是有心相见,也不是总能见的,但是眼下于归农回村里了,大宝据说住院了,于归农肯定得长期在靠山屯住着了,这张翠就来了精神头。

尤其,刚刚张翠得知了于归农整顿村里,大处罚的事情,更坚定了,她得拿下于归农心头好这个位置的决心,可是张翠刚一进门,就看到郝颖窝在于归农怀里,张翠的妒火几乎要把她的心坎烧穿了一样,不过张翠也不是一般人,尽管心里头恨不得掐死郝颖,但表面上还是对郝颖客客气气的,她知道,郝颖在村里可是管着钱儿呢。

“哎呀,你看我,进来也不敲门,多不好啊!”张翠假装自责道。

“没啥,张翠,来村公所找郝颖吧,那你们忙吧,我去控制室看看!”于归农恨不得赶紧离她远远的。

张翠的瞳孔一缩,心中那个恨啊,你对郝颖就情谊浓浓的,避我就跟甩掉破鞋一样,老娘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管怎么地,于归农我得占着你一份儿,张翠想到这忙满脸堆笑的说道:

“于主任,我是找你有事儿!你看!”

她的意思是郝颖有些碍眼了,明里暗里的想撵郝颖出去,郝颖呢,知道于归农不待见张翠,又怕自己走了,于归农为难,就假装听不见的,走过去开了大喇叭说道:

“喂喂,现在开始广播啊,村民们,村民们,都放下手里的活计,听清楚了啊!”。“归农,大宝不在,你最近忙的够呛!”

“是啊,以前老觉得那孙子悠哉悠哉的,现在才知道他管的事儿也不少,这都弄我这一块了,可忙活死了,你最近也分担不少,累坏了吧?”于归农搂过郝颖说道。

“不累,跟着你我踏实!”郝颖窝在于归农的肩头说道。

&n

bsp;两个人正打算温存一会儿呢,郝颖也好久没和于归农在一起了,这时村公所进来了一个,两个人慌忙尴尬的分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于归农,比较膈应的张翠,自打上次和张翠之后,于归农说实话从心里不咋待见她,可是已经和人家维持那种关系了,总不好撕破脸。

所以表面上维持着,但私底下于归农却再也不肯碰张翠一下,张翠呢也是聪明人,引诱了于归农几次无果后,也就有点灰心丧气了,加上于归农前段时间都泡在龟村,她就是有心相见,也不是总能见的,但是眼下于归农回村里了,大宝据说住院了,于归农肯定得长期在靠山屯住着了,这张翠就来了精神头。

尤其,刚刚张翠得知了于归农整顿村里,大处罚的事情,更坚定了,她得拿下于归农心头好这个位置的决心,可是张翠刚一进门,就看到郝颖窝在于归农怀里,张翠的妒火几乎要把她的心坎烧穿了一样,不过张翠也不是一般人,尽管心里头恨不得掐死郝颖,但表面上还是对郝颖客客气气的,她知道,郝颖在村里可是管着钱儿呢。

“哎呀,你看我,进来也不敲门,多不好啊!”张翠假装自责道。

“没啥,张翠,来村公所找郝颖吧,那你们忙吧,我去控制室看看!”于归农恨不得赶紧离她远远的。

张翠的瞳孔一缩,心中那个恨啊,你对郝颖就情谊浓浓的,避我就跟甩掉破鞋一样,老娘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管怎么地,于归农我得占着你一份儿,张翠想到这忙满脸堆笑的说道:

“于主任,我是找你有事儿!你看!”

她的意思是郝颖有些碍眼了,明里暗里的想撵郝颖出去,郝颖呢,知道于归农不待见张翠,又怕自己走了,于归农为难,就假装听不见的,走过去开了大喇叭说道:

“喂喂,现在开始广播啊,村民们,村民们,都放下手里的活计,听清楚了啊!”

推荐阅读: 善良的嫂子野性乡村恋上嫂子的床

新书推荐:《 》《 诱惑人的好嫂子》《 情乱莲花村》《 情乱莲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