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急成效挨家走访受罪

急成效挨家走访受罪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到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了,除了村长招待那顿外,于归农就没进过油腥,有时候甚至都吃不饱,但于归农还是坚持下来了,不为别的,因为他知道他只要离开这破地方,他的毕业证就会没有了,他只能把这里作为基础磨练,走基础的升迁道路。爱覔璩淽

于归农知道他走不了,但是马主任不知道啊,马主任还惦着于归农的口粮钱呢,马主任盼星星盼月亮的以为到了一个月于归农肯定熬不住,可于归农压根连个走字都不提,这让马主任很犯难。于归农过了一个月顺利的领到了自己的口粮钱五百,加上工资共一千.

他托上次来的邮差买了些米、面,又买了些鸡,寄养在了老王家,他在靠山屯的生活序幕正式拉开。于归农每天村里村外的转,就希望能找出带着村子致富的项目,可是前前后后转了一年也没个结果,这让于归农很沮丧,心态也开始起了变化,他迫切的希望这个时候天上掉个大馅饼能拍死他。

于归农思前想后决定改变套路,先是将村里的村干部借着村主任的名义召集起来开会,可是几个老妇女不是研究他就是研究他的特殊地方,这让于归农很头疼,也让马主任很嫉妒。

于归农来之前,村里的中心就是马主任,全村的唯一说话算的雄性动物,自然是全村妇女争抢讨好的对象了,可是于归农来了之后,世道变了,于归农年轻,长的也不错,最主要的是他被葛花那大肆渲染的特殊之处深得村里妇女的爱戴。

开会不行咱换走访吧,于是于归农挨家挨户的拿着小本子走访,想看看村里的主要收入都在哪?谁家多一点,谁家少一点。其实说起来于归农还是有私心的,村里的风气他见着了,可是村里好看的人儿他没见几个,除了上次见的葛花外,这一个月见过的也就是村干部那几个中年妇女。

于归农从村东头开始,每走一家他都有特殊标记,除了记载谁家几口人、几亩地、几只鸡、几头牲口、年收入多少外,他还用英语在后面标注了点特殊的东西,谁家的娘们多大岁数,长的如何?身材如何?于归农不到三十,正经的毛头小子一个,火力壮着呢,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有了马主任这个榜样,村里这么多娘们,他怎么可能不惦记。

于归农走了四家老弱病残的,刚进第五家院里就被拉进了屋,于归农吓的不轻,他握着拳头就要还手,这时才看清这第五家不是别人正是葛花,此时葛花的一只手手紧紧的搂着于归农的脖子,另一只手则伸向了于归农的裤子里,于归农有了上次的教训,他迅速推开葛花,怕葛花再粘上他。于归农虽然惦记着女人,但是马主任背后的不怀好意他还是知道的。

葛花却不依不饶,整个人贴了上去,前胸贴在于归农的身上蹭着。于归农试图拒绝,可是葛花很有经验,几下就撩拨的于归农蠢蠢欲动,于归农的小帐篷也顶起。

“葛花姐,别,这大白天的!”于归农阻止她。

“那晚上就行了!”葛花成心逗他。

“我这是来办正事儿的!”于归农说道。

“我也是正事儿!”葛花说。

葛花拉起于归农的手探进自己的衣襟里,葛花轻喘,黏上了于归农,于归农一个激灵将葛花抵在屋里的墙上,蹭着葛花,葛花的手则探到于归农的后背胡乱哗啦着,于归农啃上葛花的嘴,两人正要更ji情的时候,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

“妈!我回来啦!”

葛花七岁的儿子回来了,葛花和于归农吓的赶紧躲在了被帘后面,于归农更是一动也不敢动。有了上次的教训,于归农知道这要是传出去肯定又得被赖上。于归农在心里埋怨葛花,这个骚娘们,勾搭自己。他更埋怨自己,怎么就那么不长记性,被这骚娘们一勾搭就上道了。

这下好,被堵屋里了,自己以后怕是在村里抬不起头了,这以后还怎么混?葛花倒没有于归农那么怕,她贴着于归农手却没闲着,隔着裤子骚扰于归农的大家伙,一松一紧的揉nie着,于归农几次都差点被她弄得呻yin出声,但都克制住了,于归农的眼神都要杀人了,他恶狠狠的示意葛花老实点,葛花才有所收敛。

“妈,狗剩大娘找你!”葛花的儿子喊道。

“大娘,我妈许是下地了,没在家!”葛花儿子对狗剩媳妇说道。

“你妈门咋没锁?”狗剩媳妇狐疑道。

“许是怕我回来进不来!”葛花儿子不以为意。

&nb

sp;“你跟大娘家去吃饭吧,晚上大娘再来找你妈!”狗剩媳妇对葛花儿子说道。

“好!”葛花儿子将屋门从外面锁好和狗剩媳妇走了。

葛花还要继续,于归农却再也不肯了,于归农拉开葛花怕再有人来,准备要走。

“怕啥,晚上才有人来呢!于归农,村里人都知道我看过你的大家伙,可是你也不能光站着不干活啊!”葛花埋怨道。

于归农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现在情形还真不好得罪葛花,万一她把他俩刚才在屋里的事说出去,就是没吃肉也得惹得一身腥,不如先先稳住葛花,于归农的手攀上葛花,拉着葛花在床边坐下。

“葛花,你说我初来乍到的在村里还没站稳脚呢,再说上次的事情都闹到了马主任那,我要是再有什么让马主任抓到小辫子,我在村里还怎么呆?”于归农开始哄着葛花。

“上次的事情就是马主任安排的,别怕,以后姐在村里给你撑腰,村干部改选再一年就到了,到时候姐给你拉人选你当主任。”葛花心直口快的说。

“可是眼下不行啊,花姐,你都快让弟弟我把持不住了,但是弟弟这个时候不能出岔子啊,你要是真心疼弟弟,就忍一忍,等弟弟站稳了脚,弟弟肯定让你也乐一乐!”于归农嬉皮笑脸道。

“成,弟弟都说话了,咱当姐的就依你!”说完葛花还不让在于归农的家伙上摸一把。

于归农出了葛花家也是惊出了一身的汗,差点就贡献在那,但葛花也给于归农提了个醒,村里的女人握着选票,如果真能利用得好,这村官于归农就手到擒来了。想到这于归农计上心来,又走了几家,他不再抗拒和女人勾勾搭搭摸摸搜搜,而是挺身而出,又戛然而止,吊起女人的胃口,又不让女人吃到。

于归农到老徐家时又一次差一点差枪走火,徐家媳妇是个真寡妇,实实在在的扑在于归农的怀里索要,一会撩拨上面,一会勾搭下边,于归农和她说话这会子,小帐篷就一直顶着,徐家媳妇还大声的夸道。

“啧啧!看看,看看,这哪是葛花说的银枪蜡烛头,这就是一顶小钢炮,从进门就站着,说明底子硬啊!于兄弟,你人心让我就看着啊,摸摸是可以的吧!”

说完她的手就探了上去,于归农也不拒绝,同样将手伸向她,只是她的身材要比葛花娇小不少,不过徐家媳妇也是个会缠人的主,不一会就坐在于归农的身上蹭着,于归农也与她耳鬓厮磨,但就是没有真枪实弹。

于归农也用同样的方法与徐家媳妇谈好了条件。出门的时候天都擦黑了,于归农迈着疲惫的步伐回了住处,心想这他妈的走访,哪是政治工作啊,简直就是身体力行,这帮饥渴的娘们,早晚有天老子让你们身下求饶。眼下还没站稳脚,等这帮女人都收服了,我于归农在靠山屯的春天就来了。

于归农用半个月的时间将村里走了个遍,和一帮骚老娘们谈了点‘基础’工作,无非是撩拨撩拨人,拉拉人气,熟悉下环境什么的。于归农想着自己在村里还真的没有根,站不稳脚,他得筹谋着自己的小算盘,让自己站得住才是硬道理。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乡村艳妇》《 轻微疯狂 》《 妻子的婚外遇》《 乡村欲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