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老马中风

老马中风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孙凤一个人呆坐了一会儿,叫来了服务员结账,她心里暗骂老胡,真他妈不是个东西,连他妈喝茶的钱都是自己给的,孙凤出了茶室,但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见老马,孙凤是什么人?一个在镇上有见识的女人,她当然不会被老胡的几句话就吓到了,就这么被老胡打发了显然她是不甘心的。爱覔璩淽

孙凤又找了几个熟络的老相好,终于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是这个结果却让孙凤颇感意外。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打算让老胡停掉的开山审批,竟然是胡处长亲自批准允发的,而且据说胡处长还因为其他人的阻挠而大动肝火。

除此之外孙凤还打听到,于归农的开山经费是被扣发了的,也就是说他没拿到一毛钱,但是只过去了几天,于归农居然就和a市最大的建筑公司-----第一建筑公司谈妥了开山协议,并且没有支付给一建任何费用,倒是一建反倒还给了村里两万元。

打听到这些消息后的孙凤终于相信老胡说的是真的,虽然老胡对自己隐瞒了审批是他亲手发的,但老胡至少有一样对自己说了实话,于归农是有大背景的人,自己和老马跟人家斗是没有好处的,整不好还真没什么好下场。

孙凤此刻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费心费力的整了一出儿,结果是这么个结局。自己被老胡呵斥带骂不说,还搭了茶钱,最让她为难的还是这话要怎么跟老马说,自己在老马眼里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本来老马就对自己四处勾搭男人不满,现在自己失去了利用价值。老马还能不能搭理自己呢?

孙凤回了自己的家,见到老马焦急的等在门口,孙凤叹了一口气,直接进了屋,老马屁颠的跟了进来问道:

“怎么样?成了吗?”

“老马,事情有变化,要不这村官咱不当了吧,也挣不了几个钱儿!”孙凤说道。

见孙凤说出这样的话,老马的心当时就凉了,孙凤这么说啥意思,就是事没办成,但老马潜意识里还抱有一丝幻想,他希望孙凤是逗他的。

“怎么这样说?赶紧的,给我交个实底儿,到底咋回事!”老马的口气很急躁。

孙凤见老马也是真急了,就将胡处长的话还有她打听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老马,当然她没有说胡处长对她的态度,也没说有些是她找其他人打听出来的,她告诉老马这些都是胡处长告诉她的,胡处长的警告变成了提醒,提醒他们不要去招惹于归农。

老马听完孙凤的话,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半天都没有言语,就跟被雷劈傻了似的,这情况无疑对于老马还说还真是晴天霹雳。本来以为找到孙凤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整个事情会有转机,可是却彻彻底底的将他打了个趔趄。真是寡妇死了独生子彻底的没指望了。

老马心里这个憋屈啊,自己在靠山屯就这么无疾而终了,连点油水儿都没捞到就下来了。想到这儿,老马更窝火了,急火攻心,突然一个眩晕,眼前一黑就啥也不知道了。孙凤这头可是一点没放松,她见老马不吱声,心里也是很急,毕竟是自己没有把事情办妥,虽然自己抬着自己说胡处长还是照顾这边儿的,但是真正的情况她自己知道。

孙凤还真怕老马从今以后嫌弃自己,不过话说回来了,老马都下来了,他还有啥嫌弃自己的?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在镇上越来越多的人和自己划清了界限,也是时候找个伴了,老马要是下来了,自己和他过也还可以。孙凤正打着自己的算盘,却看见老马坐在那,脸憋的通红,开始的时候孙凤以为老马是气过了头,可是突然一下,老马就晕了,孙凤慌了。

急忙要扶着老马上医院,老马毕竟是个男的,挺着个啤酒肚,此刻知觉全无孙凤怎么能弄得动他。镇上的医院没有急救车,现在就是雇车的话,也没有人抬老马上车啊,孙凤这个急啊,突然她想起老马的儿子在镇上,马上打了电话。

过了很久老马的儿子才雇了车过来,两个人把老马抬上车,送到镇医院。医生马上给老马进行了救治,医生吩咐让拿钱做手术,老马的儿子看着孙凤,孙凤看着他,两个人大眼儿瞪小眼儿,谁都没动弹。

老马的儿子是知道孙凤和老马的猫腻的,所以他觉得孙凤理所当然的得出一部分钱,孙凤觉得自己这些年虽然和老马勾勾搭搭,但毕竟没在一起过,自己凭什么出钱。他们两个僵持着,但老马不能等啊,医生后来也看出了他们因为钱较劲,直接一句,再晚就没命了,老马的儿子和孙凤乖乖的回家拿了钱。

老马的命是保住了,可是老马却成了偏瘫,原来老马年纪也不少了

,整天吃喝完了就是热炕头,自然而然身体里的脂肪堆积,这次又经了强烈的刺激,一下子心火郁结整出了个中风,其实老马的中风如果当时送的及时根本不至于到这个程度。

孙凤发现老马中风时直接出去找人送老马去医院,老马现在也许就没事人儿一个,但是孙凤给老马的儿子打电话,又等他儿子来,这中间耽误了很久,而到了医院两个人又因为钱僵持不下,如果不是医生,老马怕是连命都得搭上。

现在老马摊了,问题就来了,老马儿子和老马的关系并不好,这次拿钱出来要不是看在老马命都快没了的份上,他才不会管呢,孙凤就更不用说了,人溜子一个,吃亏的事情找她,门儿都没有,何况老马的后期治疗还得一大部分钱,这老马谁接手了都是烫手的山芋。

手术完了的第二天,孙凤就走了,再也没来过,一个星期后老马的儿子也走了,他还有工作,不能耽误太长的时间。医院是在没有了办法,将电话打给了靠山屯。

于归农还真是厚道,带了三千块钱和狗剩媳妇来了,他将剩下的医疗款付清了,又留下狗剩媳妇照顾老马,自己去了镇里打听一下,老马这种情况上面能不能给些补助啥的。老马在手术第二天就醒了,也就是说他知道孙凤离开,也知道他儿子离开。

但老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关键的时候于归农伸手帮了他,这样老马觉得自己在于归农面前彻底的抬不起了头,于归农倒也体谅他的面子,留下钱和狗剩媳妇就出去了。剩下老马对着狗剩媳妇再也抑制不住了,老泪纵横,狗剩媳妇一边陪着老马抹眼泪,一边教育老马道:

“人家娃子厚道啊,往后啊,你小心陪着点,你要是敢再背后蔫儿坏娃子的事儿,咱全村都不能饶了你!”

“是不看不开啊,到了这份儿上,还有啥看不开的,我能留条命,是天可怜啊!”老马口齿不清的感叹道。

“安心回村里吧,那娃子不会亏待你的,他心善着呢!”狗剩媳妇劝道。

“我,我没脸啊!”老马惭愧道。

“都过去啦,娃子不会计较的,他要是计较就不能让俺来照顾你,也不能自己拿钱给你看病了!”狗剩媳妇说道。

“唉!”老马没言语的叹了口气。

“别想啦,你那儿子还跟你呕着呢,你不回村里,能去讨饭啊!村里的人虽然有记恨你的,但也有惦记着的,你回去好好的,大家就都忘啦!”狗剩媳妇继续劝道。

“哪那么容易忘啊!”老马唏嘘。

“会的,会的,总会忘的,回去就好好养病,病好了,也学学娃子多给大家干些实事儿!大家也会念你的好儿!”狗剩媳妇说。

“还不知道能不能好呢!”老马耷拉个脑袋说。

“我说,你还是不是个爷们?我这唾沫星子飞半天的,你咋就汤水不进呢?你都这样了,村里头叫个人就不会再为难你!”狗剩媳妇怒道。

“我,好吧!回村里我给大伙陪不是!”老马低声道。

“这就对了!”狗剩媳妇满意的点头。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村长放过我吧》《 村官:艳满杏花村》《 出轨的妻子》《 乡村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