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林红玉发难

林红玉发难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于归农和卢大军拿着这些证据去了a市,卢大军家里有他女儿用的电脑,于归农在大学里对电脑还是比较熟悉的,他上网找了几个软件,把录音剪辑了一下,准备留着以后防备林红玉的。爱覔璩淽卢大军取笑于归农:

“兄弟,你这真是一杆金枪走天下啊,这么难搞的女人,都拿下了,以后这娘们要是起义,你拿着这个录音就能治理她!”

“哥啊,我是逼不得已好不好?这娘们狠着呢,保不齐将来在哪地方就给我整个陷阱黑我一下,今天这么顺利是因为我从了她,你当我愿意上她啊,白给都不要!”于归农无奈道。

“这娘们,今天得了便宜,以后还不得拿着你啊!”卢大军问道。

“让她放马过来吧,我有这个,不怕!”

于归农晃了晃手里的录音笔,剪辑完的录音已经存到里面了。为了防止万一,于归农在两个手机里各存了一份,又在卢大军家的电脑里设置了个隐藏的文件夹收了起来。

两个人整理好了一切都松了一口气,卢大军提议两个人去喝一通,于归农也放松了下来,两个人乐呵呵的找了一家小酒馆,边喝边聊的很是欢畅,就在这个时候于归农的手机响了,于归农掏出来一看,是林红玉,于归农骂了句:

“真他妈的,这么快就找上门儿了!”

“不是吧,你这才出来,她又迫不及待了!”卢大军说了句玩笑。

于归农翻着白眼儿接了电话,但是口气不是很好:

“喂!”

“哎呦喂,口气这么冲啊,在哪快活呢?要不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我在和朋友吃着呢,没什么事就不要打电话了!”于归农声音冷冷的道。

“你还真是过河拆桥,你就不想想,我能这么给你打电话肯定是有所凭仗的,你就不好奇吗?”林红玉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凭仗?那是你的事情,我再说一遍,没事儿就别给我打电话了!”于归农挂断了电话。

电话这边的林红玉听着“嘟嘟”的响声,肺都要气炸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多小时前还不得不顺从自己的于归农在得到自己要的消息后,竟然态度转变这么大,林红玉紧紧握着手里的照片,使劲的手指骨都泛了白。

其实于归农走了后,林红玉也没闲着,她把于归农的套套用密封袋封好,又拿出了相机拍了几张数码照,自己在家打印了出来。她本来想着这些是自己的杀手锏,留着以后于归农不听话的时候控制于归农的,她要用强女干罪来威胁于归农。可是她压根没想到于归农居然嚣张到一出门就恶言相向。

林红玉看着手里的照片,拿起手机给于归农发了条微信过去,她把其中的一张套套照片发了过去,然后在后面接道,我要报警。

于归农挂了电话的脸色很不好,他心里还是顾忌林红玉的凭仗的,他不知道林红玉要出哪张牌,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有顾虑。卢大军看着于归农的脸色知道于归农还是很担心的,卢大军端起酒杯劝道:

“她也有把柄在你手里不是吗?你怕她个球!到时候闹起来看谁难看!来,咱喝咱的,宽宽心!”

“也对,喝!”于归农拿起酒杯与卢大军碰了一下,酒还没喝到嘴里手机就震动了,这次是彩信,于归农打开了彩信看到了一个套套,套套里有白色的东西,于归农正要开口骂忽然反应过来了。

“草,这娘们,居然来这招,她可真是不想好了,老子就在这等她呢,她居然还敢这么玩!”于归农嘟囔道。

“又怎么了,你酒还没喝呢!”卢大军以为于归农躲酒找借口呢,催促道。

“那娘们把我用过的套子留下了,还拍了照,说要报警,估计要威胁我告我个强女干!”于归农说道。

“这是好事儿啊,她的把柄不就是这个嘛,你还担心啥,强女干?谁强女干谁,她还没整明白呢!”卢大军乐道。

“不喝了,去看看她玩的是什么!”于归农说道。

“别啊,我咋整!”卢大军说道。

“你继续整,叫你家秀兰儿陪你吧!”于归农笑道。

说完于归农就喊了服务员把帐结了,

他知道卢大军的手头结了婚后不宽裕,于归农悠哉的雇了车,回了镇里,他知道林红玉的家在镇里。

于归农给林红玉发了短信问她字哪,她并没有告诉他她家的地址,也是防着他的,而是约他在镇政府附近的小茶馆,找了个包间等于归农。于归农到了后倒没急着进门,而是在门口喘了几口气,让自己看上去无所谓一点,没顾忌一点才走了进去。

进了小包间于归农也不理林红玉,而是叫了服务员,要了一份干果和自己喜欢的茶,东西上来了以后,于归农悠哉的吃着干果喝着茶,还啧啧有声的夸着茶叶的香气和干果的美味。林红玉气的都要冒火了,再也沉不住气起了,从包里拿出一摞照片扔在桌子上。

于归农一看林红玉扔照片了,及其淡定的从兜里掏出了录音笔,又好心的递了耳机过去说道:

“就别外放了,多影响你的形象啊!”

林红玉狐疑的接过耳机,听了一会儿,脸色越来越难看。啪的一声将录音笔扔到地上踩个稀碎,然后故作平静的看着于归农。于归农到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嘴巴头一撇说道:

“哎呀,六十块钱就这么没了,还真是浪费啊!不过林红玉啊,你不会以为这就算毁灭证据了吧?我这存着四、五、六、七份呢?你也听出来了吧,刚刚那个是经典的剪辑版,完整版我可是还有啊,要不你还想听什么样的版本,我给你弄一个出来?”

“你威胁我?”林红玉咬牙切齿的说道。

“似乎是你先威胁我的?想那强女干来威胁我?听听你的叫声?听听你求我上你的声音,好像我们应该反过来吧,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于归农痞痞的说道。

“别逼我,我不怕鱼死网破!”林红玉眼睛通红,像是要杀了于归农一样。

“你一个镇里的干部,我连村官儿都不是!你虽然说也差不多千人睡万人枕了,可到底是还没结婚呢,我老哥儿一个,怕什么?再说,真要把证据拿到公堂上,恐怕信我的会多一些吧,到时候我再来个诬告的罪名,什么毁坏荣誉的!你可真要死都翻不了身了!”于归农一句一句的钉死了林红玉。

“你想怎么样?”林红玉开始示弱。

“很简单,井水不犯河水!咱两不找!”于归农认真说道。

“那你得把录音给我!”林红玉讲着条件。

“我就算给你了,你信我会不留备份吗?况且你是在镇上的官大我好几级呢,万一给个小鞋儿什么的,我上哪说理去?我留着是对你的提醒!当然你也可以不信我,那就两败俱伤好了,不对,是你一力承担才是!”于归农说道。

“好,但是你不可以把录音给别人,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林红玉说这话时有些色厉内荏。

“我可不想给别人当录音教程,这个只是我自己收着!”于归农承诺道。

“记得你的话!”林红玉起身拎着包走了,刚到门口又想起了那些照片,回来把照片也拿走了。

林红玉出门了,于归农也放松了下来,喊了服务员结账,一看账单,于归农这个骂啊,黑店绝对是黑店,两杯茶一份干果居然要一百六,你怎么不去抢?但于归农虽然肉痛,还是老实的付了钱,心里对林红玉又多了一份厌恶。

(下一个轮到谁了?葛花好不好?想看吗?收藏吧!你收藏我加更的哦!)

推荐阅读: 出轨的妻子超级诱惑荒村野性

新书推荐:《 乡村乱情》《 风流村医》《 风流村医》《 乡村欲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