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舍命救霍冰

舍命救霍冰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霍冰的腿上传来一阵一阵的钝肉一般的疼痛,凭着对人体的了解,霍冰知道自己的脚怕是断了,霍冰费力的睁大眼睛往于归农身后看去,周围的空气已经模糊的感觉,旁边的那个孩子已经迷迷糊糊的躺下了,霍冰知道,于归农怕是只能带一个出去了,她不希望于归农跟着自己在这里丧命,霍冰费劲的喘着粗气说道:

“于归农,你听,听我说,你抱着这孩子,赶紧出去,我怕是不行了,你,你赶紧走!”

“说什么胡话呢,要走一起走,你留点体力别和我扯那些个用不着的,我想办法带你们离开!”于归农大声说道。言悫鹉琻

霍冰不再说话了,并不是她妥协了,而是她实在没有力气再说话了,周围的环境相当的不好,霍冰比谁都清楚人体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生哪些问题,没有人比她这个一直拿着解剖刀的更了解自己的身体,霍冰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接近死亡。

以前的霍冰都是看着别人的尸体,她也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尸体也在别人的解剖刀下,可是她没想过会和于归农一起死在这里,她这一刻才肯真正面对于归农的感情,面对自己的感情,她不愿意于归农死在这里瞑。

说实话,没有女人不为肯为自己涉险的男人动容,霍冰也不例外,她身陷在绝境的时候是真想过于归农的,所以才会一开始觉得自己是看到了幻影,她甚至觉得那是自己灵魂深处的幻觉,就因为自己太爱于归农了,才会这样。

可是当她真正意识到于归农来救自己的时候,她甚至希望于归农是绝情的,或者说对自己没有情的,这样于归农就不会犯险,不会和自己一样,陷入这个绝境,霍冰心中特别懊悔,恨自己平时为什么不能多谅解于归农,恨自己和于归农闹着脾气,甚至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接纳于归农身边的女人。

空气已经开始灼烫皮肤了,浓烟滚滚的,呛的霍冰一阵阵的咳嗽,于归农不知道霍冰的腿伤成什么程度,不过看那血流了一地,想来是不轻,自己的动作得快一点了,那个孩子已经呛的迷糊过去了,再耽搁下去,怕是自己和霍冰加上那个小的都得交代在这里瑕。

但是霍冰一个,于归农要把她弄出去已经很困难了,到处是火,还有承担着来自周围坍塌的危险,现在边上不光是霍冰,还有一个小的,于归农实在是有心无力,舍弃哪个都是他不愿意的结果,如果真的能放弃这个孩子,霍冰怕是当初也不会跟着进来承受这份危险了。

眼下也顾不得了,于归农先看了看霍冰的腿,他撕下一块衣服给霍冰固定住断腿,好歹别再流血了,尽量减少霍冰的痛苦,霍冰已经没有力气再和于归农说话了,她连喘气都费劲,只是时不时的睁开眼睛看看于归农,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于归农四下查看着,忽然在角落里看到一辆独轮车,这独轮车于归农以前在家的时候没少玩,帮着家里运稻草粮食什么的,于归农好像看到了希望,他不顾周围坍塌的危险,果断的跑过去,愣是在险象环生的火场中,把独轮车推到了霍冰身边。

于归农架好独轮车,看了看霍冰的腿,小心翼翼的把霍冰抱到了独轮车上,霍冰费劲的睁开眼睛看着于归农,她在咬牙坚持着,她要看着于归农平安出去,不等霍冰回过神,于归农又去抱那个小孩子,把他轻轻的放到霍冰的怀里。

那孩子的重量不大,可是压在霍冰的身上,让本就已经很虚弱的霍冰还是有些吃不消,于归农只觉得自己把孩子放上去的时候霍冰闷哼了一声,于归农知道霍冰怕是被压的难受了,他忙附身说道:

“坚持下,霍冰,你可千万别睡啊!”

于归农把大衣放在地上,脱了裤子浇了一泡尿上去,大衣虽然进来的时候浸了水,但是这一路上基本上已经烤的干了,于归农用尿浸湿了之后,撕下三个布条,一条绑在孩子的脸上,掩住口鼻,另一条给霍冰带上,霍冰有些抗拒,她还有些意识,所以于归农干什么,她半睁半闭的眼睛都多少看到一些,闻着那带着尿***味的布条,她下意识的摇头。

这是保命的玩意儿,于归农哪里容许霍冰抗拒,愣是给霍冰也系上了,掩住了霍冰的口鼻,浓重的尿***味,差点就把霍冰熏的晕了过去,霍冰翻着白眼还想抗拒,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咚,’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声音,于归农知道,怕是有大梁掉下来了,再也不敢耽搁了,他安抚霍冰一句:

“保命要紧!”

也不管霍冰是不是还在抗拒了,拿过最后的布条给自己绑好,接着一抖搂破大衣,就盖在了霍冰和孩子的身上,于归农推着车子就往外冲,于归农把霍冰放那个位置很有意思,霍冰的头是猫在车里的,腿搭在推车把手这边,孩子也被窝在了里面,算是当下最安全的位置了。

于归农考虑到霍冰的腿不能长时间那么郎当着,所以,他扶住把手的同时也把霍冰的腿架在自己的手臂上,尽可能的让霍冰舒服一些,减少霍冰的痛苦,没了潮湿的大衣,一阵阵热风袭来,于归农感觉到了皮肤的灼烧,他甚至都看到了自己汗毛在一点点的蜷曲,头发都传来了一股子糊味儿。

地上到处都是倒塌的货架,于归农推着独轮车小心的移动着,要说进来的路也不长,用的时间也不多,可是出去的时候,这条路却显得格外的艰辛与漫长,独轮车的车把是铁的,长时间暴露在高温下,早已滚烫了。

于归农把霍冰的腿架起来,就等于是自己的双手承受更多的高温,于归农甚至都觉得自己的手掌已经硬了,是因为高温的烤熟硬的,慢慢的双手都快没有知觉了,从最开始感觉到的滚烫,然后疼痛,最后麻木,二十米...................十五米.........................五米.....................已经隐约能看到出口了。

出口处有人的叫声在喧嚣,于归农第一次觉得能听到人的吵闹声也是一种幸福,可是就是这五米,却格外的漫长,天花板上不时有钢筋水泥的大块在脱落,曝露在外面的于归农随时都有危险,于归农一咬牙,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越等就是把自己这三人置于危险中的时间越长。

于归农身上已经脱力了,皮肤被热风刮的疼痛不已,双手火辣辣的麻木,都已经快要没有知觉了,双腿也跟灌了铅一样,于归农咬紧牙,那嘴里不知道是因为咬破了什么地方还是刺激的一股子血腥味道。

于归农闷下头,使劲推着车子,一股子劲的冲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后面一个货架倒了,正拍在于归农的后背上,于归农借着这股子冲劲,向前一送,那独轮车就冲了出去,不远处霍冰和孩子翻倒在地,已经有消防人员来了,将他们救起,霍冰还保留着最后的神智,于归农把独轮车送出的那一刹那,她头上的大衣掉了下来。

霍冰的脸正对着于归农那边,正看到货架把于归农拍到的一瞬间,霍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惨叫一声:

“归农!”

然后随着独轮车就被掀翻在地了,霍冰看到于归农被火场淹没的一瞬间,霍冰觉得仿佛坍塌的不是货架,而是自己的世界,那一刻霍冰彻底的绝望了,她从来都没那么后悔过,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逞能去救那个孩子,霍冰一直都是个理智至上的女人,这一刻她多么希望有后悔药可以吃,这时光可以倒流,她好希望于归农没出现在这里。

过度悲的愤倒在地上的霍冰已经没了意识,霍冰的嘴唇早就因为干涸而破皮出血,可是她的嘴依然在翕动着,嘴里不时发出低低的声音,她的嗓子已经因为浓烟而受伤,已经听不出来那动听的声音了,全是沙哑的呢喃,但霍冰嘴里却胡乱的叫着:

“不要!”

“归农,跑,跑!”

于归农撑着一口气,看到霍冰被人救起,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那货架四五百斤的重量,如果不是最后坚持着看霍冰脱险的一股意志力,于归农当时就被拍晕了,可是他楞是凭借自己的信念坚持了几秒钟,最后昏迷在火海里。

推荐阅读: 妻子的付出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

新书推荐:《 乡村欲爱》《 轻微疯狂 》《 妻子的婚外遇》《 出轨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