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偷窥的尴尬

偷窥的尴尬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自从上次和于归农上床了以后,她就夜夜思念于归农的大家伙,却一直没有机会,而于归农则激烈的回吻着她,于归农的大宝贝也同样思念着唐丽君温暖而潮湿的窝。爱覔璩淽

于归农很快的就褪去唐丽君的衣服,在唐丽君的胸口胡乱的抓着,又将手伸到下边,轻轻的探入,唐丽君此刻已经很温润了,快乐涌了出来,唐丽君迫不及待的拉开于归农的裤子,重点露了出来,唐丽君再也忍不住了,没了前戏的温柔,更渴望激烈的碰撞,一个跃起就直直的坐了下去。于归农和唐丽君都舒服的呻yin出声。

于归农一次次的努力,将唐丽君填满的喜极而泣。唐丽君如同猫咪的叫春声再次溢出,于归农则享受着唐丽君坐在他身上摇摆带来的销hun感觉,于归农的手抓在唐丽君的腰上借力让自己更快乐,唐丽君搂着他的脖子动情的亲吻他。终于他们同时到达了尽头,而她飘忽的不能自已。两个人又缠绵了一会儿,于归农穿上了衣服,下车去方便,唐丽君在车上打理好自己。

于归农下车刚想绕过砂石堆就听见,砂石堆的另一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于归农立即很警觉,要是知道他和唐丽君才刚被放出来,被人拿这两人的关系做了文章的,这个时候如果被发现,两个人都会很被动。于归农轻手轻脚的一点一点的转到了侧面,接着大块石头的遮挡,他看清了情况。

砂石堆另一头的不是别人,是卢大军,此刻的卢大军裤子已经退下了,正抱着村里的徐寡妇在那啃呢,原来唐丽君被带走后就停了工,随后于归农也被带走了,工程队势必要停下来的,一部分人就回了市里,另一部分人就留了下来,住在工程的帐篷里。

但卢大军现在身份儿不同了,不是队长变成了卢工,自然待遇要好一些的,他本来可以回市里,但他也怕有人再来挖事故的线索,所以他就住到了村里,每天到现场晃一晃,至少离的近,真要有什么事情,自己可以第一时间赶到。

卢大军住到了村里之后,并没有像于归农一样被频频骚扰,毕竟村里的女人还是知道一些好赖的,人家是来修路的,自己这帮人急吼吼的,就是丢了村里的脸。但卢大军也是死了婆娘的,一个人了好久,四十多岁的男人,肯定是需要关爱的,他住在了徐寡妇的隔壁,一来二去的,徐寡妇送个温暖什么的,两个人就搞上了。

但徐寡妇知道这事要是村里人知道,唾沫星子就得淹死自己,比较人家是工程队的,自己上赶子也攀不上,可是卢大军饥渴啊,卢大军就先下了手,两个倒是没在村里有什么,而是回回都跑出来,唯恐被人撞见。今天说来也巧,唐丽君的车刚停下不久,卢大军就拉着徐寡妇转到了砂石堆,他以为村里人不看见就行,所以也没看到砂石堆的背面停着唐丽君的车。

于归农看着徐寡妇和卢大军在办事儿,自己偷偷的乐着,他坏坏的回到车里,把唐丽君拉了下来。

“怎么了?弟弟?还想要在荒郊野岭的再来?”唐丽君媚笑着。

“嘘!你别出声,无乱看到什么都别出声!”于归农拉着唐丽君小声的说。

他领着唐丽君到了刚才偷kui的地方,将唐丽君推到自己身前,让唐丽君看着,唐丽君一看是卢大军,马上就惊讶的要出声,于归农一把捂住她的嘴。自己看过去,此刻卢大军的前戏已经完了,正将徐寡妇抵在砂石堆上,自己站着从后面环抱着呢,他身体一拱一拱的,猛烈的进攻着。而徐寡妇也顾不得了,低低的呻yin着,一声一声的。

于归农和唐丽君就躲在后面偷kui着,这整个就是一副活的春宫图,唐丽君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于归农也是,两个人都兴致勃勃的观赏着,很快于归农受不了了,于归农有了反应,他的正站在唐丽君的身后,他愉快的磨蹭着唐丽君的腰,而唐丽君看着眼前的一幕,再加上于归农在后面的刺激,唐丽君也受不了了。

于归农并没有带着唐丽君回到车上,而是半退下唐丽君的丝袜,用手撩拨着唐丽君,他惊喜的发现唐丽君已经准备就绪了,比他更急不可待,他一撩高唐丽君的裙子,自己直入主题。唐丽君被的突然吓的差点嘤咛出来,于归农一手环住唐丽君的腰,一手捂住她的嘴,整个人充满了侵略的味道。

唐丽君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但是这样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就想是被人强女干一样,她喜欢这种被于归农强迫的感觉,瞬间觉得于归农的强大。而眼前又是别人的活春宫,唐丽君整个人极度亢奋,双手胡乱的背过去,在于归农的身上抓着,唐丽君反手抓到于归农,更是刺激了于归农的兴奋。于归农的嗓子里压抑着,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nb

sp;另一边卢大军,也是猛烈的干着活,于归农看着卢大军一阵佩服,都四十多了,还能这么猛烈,这么持久,还真是宝刀未老。卢大军以为周围没有人,嘴里开始骂骂咧咧的呻yin,配合着徐寡妇的叫春声,两个人倒是一唱一和的。终于卢大军一阵哆嗦,解决了徐寡妇,徐寡妇和卢大军抱在一起坐在了地上,徐寡妇连裤子都没提上。

于归农一看卢大军结束了战斗,他怕自己这边东窗事发,赶紧的也更猛烈,更深度了几下,匆忙的结束了战斗,唐丽君赶忙赶忙提上内ku和丝袜,她没有得到满足,她狠狠的吻向于归农,然后两个人准备回到车上,开远点继续刚才仓促的活动。

于归农拉着唐丽君疾走,是唐丽君的是高跟鞋,一下子绊在地上凸起的石头上,发出了响声。这边休息的卢大军吓坏了,赶紧走了出来想看看是谁,至少得给徐寡妇提裤子的时间啊。卢大军急忙走出后,就看见唐丽君站着,一只脚的高跟鞋掉了,于归农帮她拿着一只鞋,而另一只手扶着唐丽君。

六目相对两方都一阵尴尬,虽然徐寡妇猫在了砂石堆后头,但是卢大军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不然也不会急急的走了。卢大军想说话,却不知道想说什么,嘎巴着半天的嘴也没说出一句话。

“我们是路过的,路过!”于归农先出口。

唐丽君也没说话,她注意到于归农的嘴角有自己的唇膏,很明显卢大军也看到了,虽然卢大军不会说什么,但这着实也让自己尴尬无比,不过唐丽君还是庆幸的,至少不是自己在办事儿的时候让人观摩,她和于归农还算溜的快,没被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唐总,我!”卢大军脸通红的开了口。

“我们真是路过!小于,走吧!”唐丽君重复了于归农的借口,两个人也赶紧灰溜溜的走了。

唐丽君和于归农回到车上,两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两个人对视一眼后都禁不住的哈哈笑了起来,为卢大军的狼狈,也为自己的尴尬,更多的是庆幸。唐丽君和于归农再也没了兴致,两个人在车里将自己整理的妥当,唐丽君又拿了纸巾将于归农的嘴角擦干净。于归农这个时候才看见纸巾上的唇膏。

“你猜卢大军看见了没有?”于归农问道。

“看见了又怎样?他又没看到实质的东西,倒是他,还真是老当益壮!”唐丽君乐道。

“你猜我到他那个年纪会不会比他猛啊?”于归农没正经的说道。

“你和他不一样,他身边一直没有女人,所以是积压出来的勇猛,你啊?身边肯定不会清静,你的宝贝这么大,打它主意的人多着呢,就怕到时候你早就被掏空了,没了今天的强悍!”唐丽君故意刺激于归农说道。

“那我就趁着现在勇猛给你看!”于归农作势要掏家伙。

“别闹了,赶紧走吧,别被人真看见了,就和卢大军一样糗了!”唐丽君掐了一把大宝贝,撤下了遮阳贴,启动车子,直奔了村里。(你收藏,我加更,咱约定好了哦!)

推荐阅读: 大山深处的女人好色艳妇

新书推荐:《 出轨男女》《 色小说:别样仕途 》《 娇艳人生》《 风流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