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山深处的女人 » 无力回天浸猪笼

无力回天浸猪笼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好嫂子 Haosaozi.org 】 “开门,开门,村长*| lai |*了,”外面突然传*| lai |*的声音很凶悍,jin 接着朱世外家房子外传*| lai |*一阵阵杂的脚步声,然后就是一阵ji cu *的撞门声。
朱玉梅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声音如同缠丝布一样将她jin jin 的包裹着,让她瞬间都喘不过*| lai |*,心如刀绞。她愣住了,只能呆呆的傻站在* na *里,想起关于王三婆婆说的要将自己浸猪笼才能医好父亲拯救整个朱家村的“神言”,心里一阵胆寒,自己不是不知道这个村庄对王三婆婆的言听计从,这就是一个愚昧的池子,自己不能踏入这趟浑。
“玉儿,快走,再不走就*| lai |*不及了。”亲刘氏从房内急匆匆的跑了chu **| lai |*,一把拉住朱玉梅往外走。
“娘,我不走,我不能丢下父亲呀!”朱玉梅甩开亲的手,立在一旁。
“玉儿,你不走,你就要被拿去浸猪笼呀,你知道吗?”亲神异常动,睛神死死的盯着朱玉梅看。
“娘,我真的不能走,这是封建信,现在是社会主义。”朱玉梅* gao *傲的看着亲,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和不满。
“让开,让开,闪一边去。”村长朱天带着一帮人闯jin *了后院*| lai |*。
“你们想gan 什么呀?”亲也吓了一跳,只是强装着一副盛凌人的样子。
朱玉梅今天穿着是一条风裙,面是一个低而不露的低领粉红衣,搭配的固有一番jiao (女乔)mei(女眉),但却显得有点陈旧。
“*| lai |*人,将朱玉梅抓起*| lai |*,送到仙子窖受审。”村长一声令下,三五群群的人就将朱玉梅围了起*| lai |*。
“你们想gan 什么呀?快住手。”朱玉梅瞬间就被这些人五flower (hua )大梆的捆起*| lai |*。
“娘亲,救救我呀。”朱玉梅两眼瞪的很大,因为此时,村子里* na *些对他想入非非的人居然称huo *打劫的在她的前*,扭,rou。有些大胆的还将手伸 到了她的衣服里面不断的**她的包,顿时让朱玉梅jiao (女乔)喘连连。
可是朱玉梅的体内居然莫名的传*| lai |*一流,chong *击着她的神经,让她此刻魂牵梦萦。
朱玉梅停止了抗,因为她的亲这时被人架住了,父亲也生病躺在,根本无法*| lai |*解救自己。
朱玉梅就这样被人一路押到了仙子窖。
此时带*| lai |*的朱玉梅哪是一个黄flower (hua )大闺女呀,分明是一个衣衫破褛,装脏容的冷面女人。
王三婆婆走到朱玉梅边,眼睛瞪的很大,然后一把将朱玉梅的衣服撕扯下*| lai |*,前* na *神秘的di 带更加露chu *隐隐的光*| lai |*。***顿时传*| lai |*啧啧称奇之声。
朱玉梅的子是冰清玉洁,她的心灵也是纯洁的,样子本*| lai |*也长的灵秀,想想当就有村子里的人暗暗的chu *500块钱月儿chu *朱玉梅的手绢*| lai |*,还统一将朱玉梅的各个用品标价。什么里面衩1500块,前zhaozhao1000块等等,一时间在村子里的black(hei )易场所里的竞价呼声极* gao *。就连村里的王大爷无意中检到朱玉梅的一条粉红内衣也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当然,这个必须要有月儿这个公证人在场才能jin *行易,实在是防止有假货赝品。可是现在的她已经送到了仙子窖受神,只可惜现在已物是人非。
“各位乡亲,恕大家抬,昨天晚与* gao *人再次在梦中取的谈话。”王三婆婆停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看***,看到大家都在挤耳倾听,心里乐了,于是提* gao *嗓子嚷:“大神说了,朱世外的病之所好不了,就是因为他的女儿是一个天生的狐狸精,克相,***脸。是要受到浸猪笼,嫁傻夫的酷刑才能够可以治好他的病。当然大神也说了,当朱家女儿浸猪笼后三天,苦财爷才会离开,到时咱们朱家村的人下下都会遇事顺利,生意红huo *,chu *外平安。”
王三婆婆的最后几个字还意味的托的很长很长,***的人几乎鼓掌欢呼,也只有少许几个人摇了摇,因为他们也奈何不了如此之多的民众。
“你说,我怎么可能是克伤我父亲的凶手,你们不要信她,她说的是信,我们要相信科学呀?”朱玉梅瞪大着眼睛,看着***的人,可是每个人都低不语。
朱玉梅看到一双双失望的眼睛,看到了一张张无奈的脸皮,看到了一个个低不语的乡民,看到了王三婆婆* na *丑陋的脸。不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恨自己没有* na *个能力摆tuo *掉这个荒瘳的神言,瞬间就顺着角往下一滴一滴的掉落。
朱玉梅被扔jin *了猪笼里,全被扒的就剩下* na *包裹着的三点不露。乡亲们抬着朱玉梅*| lai |*到了湘江往内伸 延jin **| lai |*的一条小内河旁。
“小,小,”月儿pa(足八)在猪笼面,对着直直的躺在里面的朱玉梅道。月儿是朱玉梅以前的贴丫鬟,对朱玉梅自然也存有很深的感。
“月儿,回去告诉我父亲,孩儿不孝。”朱玉梅jin 闭双眼,咬jin 牙关,泪哗哗的流了下*| lai |*。但是她没有哭泣,只是静静的躺在里面,好像在等待着受刑一样。
月儿看到朱玉梅躺在里面,没有勇告诉朱玉梅,刚刚朱世外听到她被抓*| lai |*浸猪笼的消息,躺在吐chu *一大碗black(hei )*| lai |*。再次晕倒的事。
随着王三婆婆的指示,村民们在村长的一声哟喝下将朱玉梅抬起*| lai |*,* gao ** gao *举过顶,走到河中间的一个小渡的石板。
“一,二,三”村民们将猪笼连同朱玉梅一起远远的抛向河中央,看着* na *个猪笼向箭一样she chu *去,然后重重的沉到底,村民在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见到朱玉梅退缩的样子,只有她* na *可怕的眼神一直在他们脑海里久久不能平息。
面恢复了平静,只有连着猪笼的* na *根绳子还在* na *里有一点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推荐阅读: 小寡妇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新书推荐:《 老婆出轨》《 留守男人不寂寞》《 小姨子的诱惑 》《 妻子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