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想开山,迷路遇郝颖

想开山,迷路遇郝颖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于归农从葛花口中得知了村官换届的事儿,自己也开始盘算着,光有女人支持还不行,要有点成绩出来,胜券才能在握,可是这么个穷地方怎么出成绩啊?于归农看着自己记录的小本子,村里的主要收入就是那几亩薄田,靠田吃饭,都得饿死,要不就上山,弄点山货。爱覔璩淽

可是出山的路很远,一般都是找人代收,要不上价,勉强挣个糊口钱,而外出打工的就更不用说了,没个准信儿。于归农想起了上面政策上的号召‘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想要富,勤种庄稼多修路。’

是啊,这靠山屯的山路的确是一大难,就算有项目招商引资这山路一下子就得把人憋回去。红旗镇的领导十年都没来过靠山屯就因为这得走一天一夜的该死的山路。可是这开山修路哪那么容易啊?哪来的钱呢?于归农决定先探探马主任的口风。

晚上,于归农在村公所让村里的几个漂亮媳妇弄了一桌的好菜,请了马主任来喝酒。马主任乐的屁颠屁颠的就上桌了。于归农知道马主任能喝,事先安排了几个漂亮媳妇灌酒,没一会马主任就飘了。于归农看差不多了,就开始套话:

“马主任,我听说咱村可是红旗镇三不管的地方,连镇长每年的调研都不来咱村。”

“那是,咱这天高皇帝远,山路十八弯,镇长也管不着!”马主任大着舌头开吹。

“可是马主任,镇长管不着是管不着,咱这村里有的人家都快揭不开锅了,你也不想想办法?”于归农装着急的试探着。

“屁,老子能有什么办法?前几年来的几个大学生也折腾了,什么山里有矿,找了地质的专家啥的来看,毛都没一个,也有说做山珍加工厂的,可是来的人走了一天一夜,进村都哭了,歇了三天留了句先把路修好再说,就哭着走了出去。老子还能怎么招?”马主任骂骂咧咧的说。

“那咱就没办法修路了?”于归农问。

“修,拿啥修?就你之前那个去打听了,说什么造价得几十万!几十万什么概念?老子混到死都见不得那么多钱!你去镇上找镇长要这钱,能把镇长逼喝药喽,你拿什么修?拿个铲子去刨山啊?

老子告诉你,你就是真拿铲子去跑山也不行,平时娘们采点山货就算了,真要动这山和林子是违法的,得抓起来滴,这山,这林子都是国家的,没国家说话,你动了,那罪就大了,往小了说判个十年、八年的,往大了说是要枪毙的,枪毙你懂不懂!”马主任一说到枪毙特别激动,吹胡子瞪眼睛的。于归农一看赶紧端起酒碗灭火:

“马主任,喝,咱喝咱的,不提那晦气事儿,喝!”

马主任拿起酒碗骂骂咧咧的又开始喝上了,没一会就倒了,被狗剩媳妇弄走了,剩下于归农和几个漂亮的媳妇在一起摸摸搜搜的,有几个大着胆子的仗着酒劲就要扒于归农的裤子,于归农怕闹出事,赶紧接着出门‘排水’的空儿溜了。

葛花留了个心眼儿跟着他出来了,于归农爬上村头的草垛子在上面想着刚才马主任的话,葛花也爬上去躺在他边上,葛花这次很识相,知道于归农在想事儿呢也没骚扰他,于归农见她老实就没撵她走。

“葛花,你说上哪弄钱修条路呢?有了路,靠山屯才有富的可能啊!”于归农无意识的问。

“你真要炸山修路啊,我还以为你在酒桌上撩拨马主任玩的呢!”葛花挺吃惊的。

“对了,葛花为啥一说枪毙马主任那么激动?”于归农想起了马主任的不对劲。

“唉,马主任以前有个弟弟在三河镇,因为砍了林子,与当时守林子的人发生了冲突,后来失手打死了人,被枪毙了!当时他弟弟托人去法院上诉,被告知私自砍伐国有林木本身就是大罪,现在因为这个还打死了公职人员,肯定是枪毙了。就这么的没多久他弟弟就被判了死刑,枪毙了!”葛花解释道。

“我说呢,一说到枪毙跟要枪毙他似的!”于归农嘟囔道。

“你可别打这山和林子的主意啊,不然万一出点啥事再进去了我咋整啊?”葛花说着手就伸了过去。于归农一把抓住她的手,握在手心里,他怕葛花又来撩拨他,平静的说道:

“总会有办法的,不出点成绩,我怎么当村官,不当村官,迟早都得由把柄被马主任抓到,到时候你也不见得有好果子吃!”于归农狠狠的在葛花前心掐了一把。葛花吃痛刚要翻身而上,就听见不远处村公所,门口有个小小的身影喊道:

r>“妈,妈,三婶,我妈在吗?”

葛花翻了个白眼说道:

“这小兔崽子是生来克我的,总坏老娘的好事!”

“赶紧去吧!”于归农在葛花屁股后拍了一巴掌催道,葛花瞪了他一眼爬了下去。

于归农每天在村里转也想不出个办法,他决定去山上看看,也许能有新的灵感也说不定,他知道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必须得靠自己才能把问题解决。于归农选择了北山,一来这里的山势不那么陡峭,二来这里的海拔也不是很高,如果真的要开山修路的话,他比较中意这里。

开始的时候他转的挺开心,但是不长时间他就发现一件事,他迷路了,南山的林子看着稀疏似乎一眼就望到底,可是进来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于归农现在才终于明白当初为什么他进山要跟着邮差走。

天色渐渐暗了,于归农急的够呛还是找不到路,他现在就是盼着村里谁发现他不在了,出来找他。但是村里人都知道他一天满哪瞎转,指不定上哪,不会有人留意他已经不在村里了。天很快就黑下来了,于归农还在找路。突然:

“有人吗?有人吗?救命!”

“救命!”

于归农屏住呼吸听着,一个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呼救,于归农曾经在网上看过,这是最专业的呼救方法,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持清醒和体力。于归农顺着声音小心的摸了过去,他挪了很久才找到声源。一个四周陡滑的大坑里,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于归农凭声音知道那是个女人。于归农看向她时吓了一跳,她披头散发看不清脸,这荒山野岭的跟个女鬼似的。

“是靠山屯的吗”于归农谨慎的问道。

“我是郭家媳妇郝颖,你是于归农?”女人显然听出了他的声音。

于归农每天在村上转也不是白转,认识了很多村里的女人,也听他们八卦了很多事情,其中就有郝颖的事情。

据说郝颖是被哥哥嫂嫂卖到这里的,郝颖的丈夫是全村除了村主任唯一留在村里的男人郭小四,为啥没去打工呢,因为他是个肺痨病人,父亲去世前家里所有的钱给他娶了郝颖这房媳妇。

于归农见过郝颖几次,是全村最漂亮的女人了,白皙的皮肤,黑黑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段很好,前凸后翘的,让男人想入非非,马主任曾经想下手,被拒绝了几次后,郭小四来拼命了,马主任才作罢。

于归农终于在山上遇见他人生里的第一个女人,是的,真正意义上的女人-----郝颖。

推荐阅读: 村官:艳满杏花村乡村欲爱

新书推荐:《 乡野春潮》《 全能姐夫 》《 出轨日记》《 诱惑人的好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