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谢依然的绝望

谢依然的绝望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加工厂经过一个月的培训算是正式的运作开来,三十五个人都很认真努力,于归农并没有像之前说的淘汰了五个,而是把岗位安排好后,抽出了那三个会开车的人,于归农托人在城里也买了辆二手的小面包,用来专门运送山珍制品。爱玒琊朄

这期间赵院长来过几次对村里新建的大棚很满意,又留下了不少新培育的品种,还参观了山珍加工厂,和张亮交换了不少宝贵意见,于归农带着另外两个没有驾驶证的人一起到驾校报了名,当然钱是于归农出的,三个人都考了驾驶证。

这期间在b市的连锁店也紧锣密鼓的开张了,因为路程比较远,所以b市的连锁店只卖加工后密封的山珍和干货,即使是这样生意也是火爆的不得了,村里没有人再能调往外面了,所以于归农只是派了一个能驻外的村干部在那主持大局,售卖人员却是别的村的。

慢慢的村里的山珍产量满足不了了市场供应,于归农一次一次的提高了供应价格,可是还是供不应求,于是于归农在镇上贴了广告,收各类的养殖山珍,按照品相分类收购,很快其他村也都往靠山屯送,于归农的生意如日中天,他手里的资金慢慢回笼。

当然加工厂也加大了生产力度,于归农给翟律师打了电话,翟律师每个月从于归农的手里差不多运走一千斤的加工山珍,用于远销,于归农和翟律师通电话的时候,能听出来翟律师也很意外山珍的出口销量会这么好,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利润柝。

于归农黑天暗地的忙了五个月,连吃饭都没有时间,他忘了很多事情,当然也包括谢依然,谢依然的母亲回来倒是没表态,只是说先缓一缓,这让谢依然没了主张,谢依然天天盼着于归农能找自己,然后自己顺理成章的安排他和母亲见一面。可是于归农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了消息,自己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不是正在通话就是已关机。

谢依然感到绝望了,她觉得于归农被自己的父亲吓住了,是不是不打算要自己了,谢依然也来了脾气,索性就不联系于归农了,可是她的心里是那么的想他,每时每刻,谢依然一天天的消瘦着,谢母看到了也劝了她,算是默许了她的爱情,可是于归农却一次电话也没打过,谢依然觉得自己没办法接受,所以她挨着思念,却死咬着不联系于归农。

就这样一直过了五个月,谢依然在乡里的报道上看到了于归农,于归农憔悴无比的脸庞洋溢着骄傲的笑容,报道在采访他的加工厂,于归农在介绍村里的项目。谢依然看到于归农的照片再也抑制不住了,她哭着请了假回了家,可是家里也没有人,大伯病了,父母都去了北京看他。只剩下自己,这一刻谢依然是觉得那么的无助璇。

她迷迷糊糊的躺到了床上,一直到自己很冷才醒来,外面的天渐渐黑了,谢依然知道自己发烧了,她是多么想现在就见于归农啊,她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打给了于归农。于归农的手机正好刚换了电池,找他的人太多了,谈合作的,谈投资的,谈加盟的,还有求职的,每天他的手机都得两块电池换着用。

“喂!于归农!”电话一接通谢依然就哭了出来。

“喂,依然,你怎么了?”于归农焦急的问道。

“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了?”谢依然开始大声的哭。

“然然,别哭,乖,我哪里能不要你啊!”于归农解释道。

“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也不来找我?”谢依然哭着问道。

“我想让你父亲冷静一下,况且你妈妈也没见过我,肯定不好表态的,我想先不要联系你,让你家里平静一些,另外一个我希望我的事业上有一些起色了再去你家,这样我面对你父亲时也能自信一些。!”于归农解释道。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谢依然依旧哭闹着。

“然然,你相信我,然然你在哪,我去找你!”于归农紧张的说道。

“家!”谢依然抽咽道。

“等着我啊,我一会儿就到!”于归农正在a市的山珍店里,他跟送货的司机拿了车钥匙,交待了一句,让他们跟着表哥的车回村,就死命的踩着油门去了谢依然的家。

“然然,开门,然然!”于归农半个小时到了谢依然家门口使劲的拍门。

“归农!”门刚开谢依然就扑到了于归农的怀里。

“这是怎么了?怕我不要你啊!”于归农擦着谢依然梨花带雨的小脸开玩笑道。

r>

“都怪你,都怪你!”谢依然发泄似的捶打于归农,但是并没有用多少力气。

“好,好,怪我,那你也得先让我进去吧!家长在吗?”于归农悄声问道。

“不在!”谢依然回道,刚要离开于归农的怀里,就被于归农打着横抱了起来,于归农觉得谢依然的身上有些烫。他把谢依然放到了她房间的床上摸了下谢依然的额头说道:

“依然,你发烧了!”

“嗯,我就觉得挺难受的!”谢依然无力的说道。

“我带你去打一针吧!”于归农带着谢依然去了医院,好在谢依然只是着凉了,没什么大碍,于归农带着谢依然吃完饭想送谢依然回家。

“你陪我好不好?”谢依然哀求道。

“你家里人在,我留下不方便!”于归农说道。

“他们都去北京了!”谢依然眼中带泪。

“那你跟我回村里吧!半夜发烧我也好照顾你!”于归农说道。

“嗯!”谢依然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

其实于归农不是不想再谢依然家过夜,只是有了上回惨痛的经验教训以后,于归农有点过敏,所以他觉得带谢依然回村里,毕竟将来谢依然是要成为自己老婆的人,村里就是再封闭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而且葛花和郝颖早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她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于归农带着谢依然回到村里时,葛花和郝颖还在村公所等着汇报一天的工作,看到于归农领着个美女进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很意外,但对于于归农的勾三搭四她们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多嘴。“我女朋友谢依然,村里的会计郝颖,村干部葛花!”于归农互相介绍了一下,明确的向葛花和郝颖阐明了谢依然正房的位置。

葛花和郝颖很识趣,于归农都把人带到村公所了,已经很明显了,两个人连工作也没回报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反倒是谢依然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看着两个人离去。

“她们是故意的吧!”谢依然说道。

“她们是好意的!”于归农逗着谢依然。

“我带你看看我的狗窝吧!”于归农自嘲的说道。

“啊?”谢依然不解的看着于归农。

“有点乱,你别介意!”于归农解释道。

于归农带着谢依然上了楼上,于归农长出了一口气,显然葛花白天来收拾过了,现在还算整齐。

“这也不算乱啊,还可以啊!”谢依然说道。

于归农只得陪着干笑,于归农突然想起了上次卢大军和徐寡妇就是在这,不自觉地就乐了出来。谢依然见了说道:

“你想什么呢?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好事儿,真是好事儿!”于归农笑道。

“什么好事儿!”谢依然问道。

于归农趴在她耳边把卢大军‘干活儿’全村广播的事情和谢依然说了一遍,谢依然也被逗的咯咯直笑。

“这也算好事儿啊?你个色鬼!”谢依然笑着骂道。

“怎么不算好事儿?成全了一个寡妇和一桩姻缘呢!”于归农说道。

“他们真的成了?”谢依然问道。

“当然,我就职村主任那天,他们举办的婚礼,现在卢大军都和我成哥们了!”于归农得意的说道。

“那还真是一桩好事!”谢依然说道。

“然然,要不你也成全一桩美事儿吧!”于归农逗着谢依然。

“我才不要呢,现场广播啊,多丢人啊!”谢依然大窘。

“不,咱不现场广播,给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于归农撩拨着她。

“去,色鬼!”谢依然羞涩的骂道。

“我是色鬼,我有没色别人,自己的老婆怎么了!”于归农狡辩道。

“谁是你老婆啊,谁家老公都快半年了不理自己的老婆!”谢依然嗔怪道。

“这不是意外嘛,我怕找你我老丈人儿不高兴!”于归农说道。

“借口!”谢依然装着生气。

“那我要怎么补偿啊?”于归农摸着谢依然的小脸,感觉她的额头已经不烫了,谢依然已经不发烧了。

“请我吃顿好的!”谢依然嘟着嘴想了一下。

“好,我现在就请你吃顿好的!”于归农一个跃起把谢依然压在床上,深深的吻了下去,直到谢依然缺氧了才放开。

“流氓,无赖!”谢依然瘫软的骂道。

“那我就流氓、无赖给你看看!”于归农又一个深吻下去侵略了谢依然的芳香。

(今天的最后一章,大家还喜欢吧!谁把伦家送到南极也行,我想企鹅了!)

推荐阅读: 乡村女人出轨男女换爱黄小兰

新书推荐:《 乡村小神医》《 我和小姨的故事》《 寡妇的私密日记》《 娇艳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