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秀秀的死因

秀秀的死因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郝颖拉住于归农心疼的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有火,但秀秀到底遭遇了什么谁也说不好,葛花,你说那天早上你看到秀秀回来是不是?那是几点?”

“也就五点多,郝颖,秀秀能不能去山上了?我看到她后背的衣服都刮破了!”葛花突然想起来问道。爱睍莼璩

“你和云凤云凰去山上转转吧,看看能不能找到啥?”

“那你给他把手包了啊,别再弄化脓了!”古云凤说道轹。

“嗯,你们去吧!但是有啥事儿先别声张,度假村那边,让村里那几个稳当的先管管!”郝颖说道。

“成,我告诉她们一声!”葛花说道。

“归农,都走了,我和你说说我的想法,你听听行不?”郝颖说道粼。

“你说吧!”于归农有些无力道。

“那你先让我给你把手弄了行不?”郝颖试探性的说道。

“嗯!”于归农摊开手。

郝颖找了酒精棉擦了擦伤口,小心的拿着剪刀把手里的碎片挑了出来,于归农面无表情,就仿佛那手都不是他的,郝颖看了一眼于归农叹了口气,又重新撒上云南白药,给于归农把手简单包上说道:

“我怕碎片弄不干净,一会去霍大夫那再瞧瞧吧!”

“不用,郝颖有什么话就说吧!”于归农说道。

“我觉得秀秀可能是被强迫的!”郝颖说道。

“怎么说?”于归农问道。

其实于归农心中最痛的不仅仅是秀秀死了,当然还有秀秀的背叛,于归农觉得李秀秀既然跟着别人搞了,连孩子都有了,就肯定是背叛自己了,这让于归农有些不能接受,他接受不了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背叛自己,可是郝颖的话让他心里好受了一些。

“钱心菊不是说李秀秀总做噩梦嘛,我觉得如果不是被吓到了,应该不会那样,还有霍冰说她身上的伤,她是怕我们看见才穿长袖的,如果真是心甘情愿的,那为什么要绑着她,而且霍冰不是说了嘛,按照伤口的程度当时肯定都得流血了。我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劲,还有,秀秀那阵子恍恍惚惚的!如果真的是.........,那她也不至于这样吧!”郝颖给于归农分析着。

“难道是村里的人吗?秀秀落单的时候很少!”于归农猜测着。

“不好说!要不咱在村里的大路上也装上那个什么摄像头吧,至少人来人往的,能起个警戒!度假村现在来的人越来越多,难保不出事情!”郝颖说道。

“嗯,在村里找四个干不动体力活的爷们,四个人倒班,就专门留意摄像头,以后这个活就按照正常的工资算!”于归农说道。

“行!等他们回来了,我就去张罗这个事儿!”郝颖说道。

郝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于归农说着话,就为了分散于归农的注意力,怕他过度伤心,两个人等了很久,最先回来的故事葛花那群人,是钱心菊和霍冰,一进门钱心菊就一脸焦急的说道:

“手机没在屋子里,秀秀应该是之前就有死的心了,存折放在了我枕头底下,密码都写上了!我细看了下屋子,有不少她平时喜欢的小东西都从柜子里拿出来了!可是她手机能丢哪了呢?”

“钱心菊,李秀秀出事之前是不是一直都在度假村的大堂里工作?”霍冰突然问道。

“嗯,我俩一直都在一起工作,分开的时候很少,秀秀那个手机她很喜欢,都不离身的!”钱心菊说道。

“秀秀的手机号给我,然后大堂那个总机是用谁的名字办的,身份证给我,我去查一下通话记录!”霍冰说道。

正说着呢,葛花回来了,从身后拿出个塑料口袋,里面零七八碎的装了不少的东西,于归农示意葛花递给霍冰,毕竟她是学法医的,也许能从这些东西上看出什么来,霍冰接过袋子一看,里面有麻绳,麻绳上还有血迹,一看就是很长时间了,里面还有一个裤衩,还有两块破布。

霍冰用指着裤衩对钱心菊问道:

“你和她住一起,这个是她的吗?”

钱心菊走了过去一眼就认出了,说道

“这个是秀秀的,还是我给她买的呢!”

“我已经通知市局那边刑侦的了,葛花,一会他们来了,你带他们去找到这些东西的地方看一看,虽然说时间有点长了,还痕迹肯定还是有的,我把这些东西当做物证给他们送去做鉴定!”

“对了,李秀秀死亡的事情村里人有多少知道?”

“就是这几个女人,还有几个村干部,我已经嘱咐他们闭嘴了,可是警察来那天多少还是露了一些!”于归农说道。

“你的手我带你去诊所看看吧!”霍冰有些歉意的说道。

“不用了,你先帮着把秀秀的事儿处理了吧,谢谢!”于归农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下午霍冰跟着公安局的上山看了看现场,然后就直接回了市里,于归农又是一整天都闷在村公所,几个女人虽然为秀秀的离去惋惜、伤心,但终究是不能影响村里的运作的,除了钱心菊都去忙碌了,而郝颖也顶了钱心菊去了度假村。

钱心菊一直都隐忍着没有放声痛哭,而其他人都走了,留下两个人在村公所里的气氛也很压抑,于归农也不说话,他心里实在是不好受,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了,不是生离就是死别,这让他的心很是受伤。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霍冰来了,霍冰很肯定的告诉于归农:

“李秀秀应该是被人掳到山上的,虽然时间很长但是有拖拉的痕迹,还有石头上有血迹,也证实是李秀秀的,她应该是被人***了,我想自杀的原因也是过不了这个坎吧!”

霍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柔些,之前错怪了于归农已经让她心生歉意,加上看到于归农一脸的悲切,她立即明白李秀秀的死对于归农来说是很大的打击,而自己之前的行为无异于伤口上再撒盐,所以霍冰的语气很温柔。

“有没有破案的线索?”于归农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查通话记录的时候,发现李秀秀自杀的那天白天她的手机拨过度假村大堂的总机,加上之前手机找不到了,所以我怀疑就是这个人拿走了李秀秀的手机,我已经将情况反映上去了,局里已经在进行手机定位了!”霍冰说道。

“嗯!”于归农点了点头。

霍冰有些不忍,她下意识的看向于归农受伤的右手,那里的纱布隐隐泛黄,霍冰想,该不会是化脓感染了吧,她马上拉起于归农的左手说道:

“跟我去诊所!”

“你干什么?”于归农的语气很不善。

于归农一点也不客气的甩开霍冰的手,这个时候钱心菊进来了,下意识的就站到了于归农的身前,与霍冰针锋相对的说道:

“事情不是已经讲清楚了吗?霍冰大夫,我们很感激你为靠山屯做的这些事情,但是这不代表于归农就要事事迁就你!”

“钱心菊,你误会了,我是看于归农的手有些化脓了,想带他去诊所看看伤口!”霍冰有些无奈道。

钱心菊愣了一下说道:

“一会我带他过去吧!”

其实也不能怪钱心菊,这个时候任谁都知道肯定是于归农最不好受的时候,而之前霍冰没搞清楚情况就责骂于归农,着实让于归农心中有了刺,更何况这些平时就把于归农当天捧着的女人呢,霍冰看了于归农一眼,默默的转身走了。

钱心菊小心的拉过于归农的手,仔细检查,果然如霍冰说的,好像是化脓了,脓水已经将纱布都沁黄了,钱心菊严重的泪又滑落了,于归农有些心疼的用左手摸去钱心菊的眼泪说道:

“你和秀秀最好,我知道你难过,但是秀秀已经走了,你还得好好活着,万一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好好照顾自己,你的眼睛都肿了,别再哭了!”

“归农,我知道你心里比我更难受,就想你说的,秀秀已经走了,我们都不愿意看到你自己折磨自己,你好好的,我们才能心安!”钱心菊说道。

“我没事!”于归农安慰道。

“听霍冰的,咱去趟诊所,看看你的手行不行?”钱心菊央求道。

于归农实在不忍钱心菊再流泪央求,只得跟着钱心菊去了村里的诊所,

霍冰见钱心菊领着于归农来了诊所,也是松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 善良的嫂子野性乡村恋上嫂子的床

新书推荐:《 女人的地男人犁》《 乱欲》《 善良的嫂子》《 村长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