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村官:艳满杏花村 » 有些歉意的霍冰

有些歉意的霍冰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女村长 Nvcunzhang.com 】

霍冰乘车往靠山屯去的路上,自己就在那合计,自己见到于归农时是否应该跟他道个歉呢,结果出来了,事实证明于归农的确是被下药了,那天自己的态度也不好,于归农和大宝都能看得出来,这本来就是自己又一次冤枉他了,再说自己有啥资格生他的气啊,跟自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眼下倒闹的被动了。爱睍莼璩

霍冰到村里的时候,于归农已经和大宝等在村口了,因为上次的事情,大宝可以一肚子的火儿,见了霍冰自然没有好脸色了,霍冰一聪明人马上觉察出来了,倒是于归农反而很淡定,不温不火的,仿佛就没把霍冰当回事儿,这样反倒让霍冰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于归农甚至都没有问自己化验的结果,说明什么?说明他本身就是心无所惧,这让霍冰更有些歉意了。

可是于归农不问,自己之前本来就冤枉了他,还真不好意思开口说这茬子事儿,霍冰几次想和于归农说话,于归农都找理由岔过去了,霍冰隐隐觉得于归农是有意在回避自己,这让霍冰有点着急了。

其实于归农是故意这样的,人嘛,都是上赶子不是买卖,越主动人家就越拿翘,霍冰来的时候脸色缓和了不少,于归农就已经猜到结果了,所以理直气壮了起来,他不问,也不提这样就更加让霍冰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霍冰肯定是要内疚的,所以于归农就保持着冷冷淡淡的也算是给霍冰个小小的教训。

霍冰给老霍大夫收拾了衣服什么的,大宝就开车拉着俩人走了,于归农从头到尾都打着官腔,一副村里领导的派头,霍冰根本没机会说上话,不过大宝的态度也让于归农有些诧异,自己这样是为了洗刷冤屈,大宝不就凭白挨了一针吗?至于对霍冰咬牙切齿的吗?于归农看着大宝冷脸上车也一阵狐疑膈。

等大宝中午回来的时候于归农才纳闷的问道:

“你是咋了,就被霍冰给一针至于那么苦大仇深吗?”

“你不也没给她好脸嘛,你还说我!”大宝回道值。

“我那就是给她点小教训,我也没冷着一张脸啊,就是公事公办的样子,你那驴脸都快拉到地上了,没看霍大夫都直瞅你啊!”于归农说道。

“哥们,我是看她真来气啊,你看看,就因为她那一针,我这遭了多大的罪啊!”大宝把衣服一撩开,于归农看到了,噗呲就笑了出来。

怎么了呢?大宝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指甲划的印记,还有吸允后的淤红,于归农笑道:

“草,你这回去还有精力干呢?”

“滚犊子,我这哪是干的啊,是被揍的!那俩娘们太狠了!”大宝哭丧着脸说道。

“啊?”于归农听完吓了一跳。

“你咋还让俩娘们揍了呢?”于归农惊讶的问道。

“唉,别提了,我这就嘴快嘛!”大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他妈又把我卖了是不?”于归农翻着白眼骂道。

“嘿嘿,误会,真是误会!”大宝飞快的逃窜。

“草你大爷的了,老子这点事儿,你满哪鼓捣!”于归农骂完飞快的撵着大宝。

终于大宝被于归农撵上,于归农给大宝来了一顿拳头炖肉,一直到大宝讨饶才作罢,俩个人都累的呵斥带喘的坐在地上,当然于归农打大宝也不是真打,就是开玩笑那么给两下,大宝喘着粗气解释:

“昨天不半夜回去的嘛,那俩娘们打手机都要打疯了,我这光顾着你,也没看手机是不是没电了啥的,也没联系她俩,她俩就急了,进屋就一阵盘问,我就全给招了!”

“你那俩娘们咋那么厉害啊?你学学哥!硬气点不行袄!”于归农挖苦道。

“草,我要是像你那么硬气还说啥了?就是因为软了才被揍的!”大宝嘟囔着。

“啥?什么个情况啊?”于归农笑道。

“我不跟她俩说了嘛,咱让人下药了,顺便给那个霍冰扎一针,采血化验,回去的时候我的腿软的都不行了,加上这俩娘们跟审犯人似的,我就躺那不动了,这俩娘们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合计的,就上来撩拨我,你说我被下的是安眠药又不是春药,再说是春药也过了劲头不是,身上都软了,更何况是那玩意儿!”大宝哭丧着脸说道。

”草,你他妈的就是倒霉都得带上我!”于归

农啐了一句。

“你听我说完啊!”大宝哀怨着。

“那俩娘们一看撩拨不起来,就认定我肯定也在外面干啥了,是劳累过度了,才疲软的!这下子可开锅了!”大宝都快哭了。

“先是折腾,后来就开始玩横的了,非得让我招出来是谁,我草,就跟审犯人似的,还说霍冰给我扎那个是什么性病的疫苗,是我和你出去鬼混惹怒了霍冰,才唉那么一针的,我都要屈打成招了!她俩就是纠结在那个针上不撒嘴了!”大宝说道。

“那最后怎么脱身的?”于归农问道。

“嘿嘿,你都说了,倒霉都得带上你,还不是把你弄出来才算过了!”大宝有些歉意的说道。

“我去你大爷的了!”于归农又给了大宝一拳。

大宝也知道于归农是雷声大雨点儿小,肯定不会动真格的,也不躲,就那么挺着让于归农打,等于归农打完了接着说道:

“我说霍冰抽血是看于归农是主动还是别动,我是因为中了安眠药怕有残留才抽的!然后我还说不信去问霍冰!”

“然后就不闹了?那她俩要是真去问霍冰呢?”于归农又问。

“我都想好了,霍冰最近肯定不会在村里头,她爸都回去了,她还不得回去伺候她爸啊,再说了我说的也有一半是事实,霍冰的确是抽血想看你是主动还是被动,我不是跟着你吃的瓜烙嘛!”大宝说道。

俩人正说着呢,于归农忽然看大宝看向自己的背后眼睛直了,直接骂道:

“我草,我不是做梦吧,这乌鸦嘴灵的,还真来了!”

于归农回过头一看,霍冰从不远处拎着行礼往村里的诊所正走呢,这个时候也看到于归农了,露出微笑冲于归农点了点头,于归农愣住了,这霍冰竟然冲自己微笑,活冰山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微笑?于归农都觉得很诡异,倒是大宝这个时候可比于归农淡定多了,虽然他也觉得这霍冰笑的让自己头皮发麻,后背发冷。但还是能感觉出霍冰是在善意的和于归农打招呼,再看于归农已经愣在了那里,大宝怕引起霍冰的不满,以后再跟家里那两只母老虎来个胡言乱语就麻烦了,所以大宝赶紧的,用手捅了一下于归农,于归农才回过神来,看向大宝,大宝忙拿眼神指点于归农,这时于归农才尴尬冲着的点头示意打招呼,然后转过头看向大宝说道:

“你他妈的嘴是不是开过光啊,她咋又回来了呢?”

“这也不是春天啊,老娘们咋接二连三的发情啊!”大宝小声说道。

大宝也知道自己这句说完于归农肯定要再下手,说完就一个跃起一遛烟儿的跑了,于归农剩下自己也不好再坐着了,看到霍冰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他起身走了过去,接手霍冰的行礼问道:

“刚刚不是送你们回去了嘛,怎么?”

“怎么又来了?”霍冰问道。

“我可没说啊,我是想要是拉下什么东西,打我手机,不就给送过去了嘛!”于归农赶紧说道。

“不是,我爸有我姐姐照顾,我过来是怕村里没了大夫,有个急诊什么的!”霍冰说道。

霍冰说完这话脸就红了,这是个多么蹩脚的借口啊,于归农当然也听出来了,但也不戳破,直接就说道:

“你来也算是给村里帮了大忙了,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找郝颖或者葛花,钱心菊也行!别客气啊!”于归农说道。

霍冰泛起了嘀咕,这有问题让我找这些人,那你是干啥的,怎么还不让我来找你啊,我来这的目的就是你,你怎么还不领情呢?于归农仿佛看出了霍冰心中的想法,接着开口解释道:

“我明天就得过龟村那边去,那边的剧场刚弄起来,我必须得盯着,两头跑太麻烦了,所以还是住那边!”

(今天写的有点晚了,所以更的也晚,明天会尽量早点更新的,感谢各位看官哦!稍后还有一更,敬请期待!)

推荐阅读: 嫂子 抱紧我村姑也疯狂婚外沉沦

新书推荐:《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后院》《 荒村野性》《 乡野小村医